我和徐姐的爱情故事

作者: 来源:凤凰网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在没有“徐姐”的世界里,我要学着接受新的自己。接近2500个日子之后,封锁我顽劣青春的牢狱之门缓缓打开。19岁到26岁的时间跨度里,我赎还了自己的罪过。潜伏在我情欲世界里的徐姐,已经彻底淡去。新鲜的世界里,让我好奇的事情太多,我只能祝福她,如同祝福自己一样。
2008年,徐姐31岁,一头橘红色短发。她的长相并不出众,但嘴角的两个梨涡也足够令男人们保留幻想。
认识她是在一个酒店,我的朋友杨峰在那里工作。9月初的一个夏夜,酒店打烊,杨峰约我们一群活闹鬼去偷吃偷喝。
我们打着赤膊围坐在保安室里一张锈迹斑驳的折叠桌前,节能灯周围飞舞着一群蚊虫,半盘蚊香点完,我们喝完了一箱啤酒,一瓶86年的长城干红,一瓶梦之蓝白酒,桌面上洒落着花生、白虾、凤眼猪肝……
这些偷来的东西远不够消弭那个闷热的夏夜,我们摇摇晃晃走出保安室,去后厨和仓库继续翻找酒食。
在仓库里,我找到一瓶白葡萄酒,杨峰手里抓着四瓶劲酒,其他几个伙伴找到了卤牛肉和符离鸡。没来得及撤离现场,徐姐突然出现,和我们打了个照面。她穿着一条蓝色睡裙,手上端着一个洗脸盆,沐浴液的香味把我从倦怠的醉意里驱赶出来。
我和徐姐的爱情故事
 
徐姐是这家酒店的仓管员。
那是我第一次见徐姐。她头发湿润,潮湿的眉毛又黑又密,宽大的睡裙里隐伏着凹凸有致的曲线。她夺下我们手中的酒放到洗脸盆里,指着杨峰唾骂:平日里小偷小摸就算了,现在还带人来胡闹!你尽快把欠的酒给我补回来!
我们一群人围住她嬉皮笑脸。杨峰带头调戏她:哎呀,徐姐,你看你裹个床单就出来了,不得体不得体。
我也跟着起哄:呦呦呦,姐姐不能生气啊!生气就不漂亮了,长皱纹的,我们请你去蹦迪。
“你们这些二流子给老娘死走!杨峰,我马上打电话给老板,你们自己作死去吧!”
徐姐放下脸盆,从睡裙里掏出手机。我们一把夺下来,架着她去了迪厅。
那天我们租了一辆尼桑,徐姐被挤在后座中间。她拿脚蹬开车的人,我和杨峰摁住她,指着车窗外的天色吓唬她:徐姐,别闹,你看这黑魆魆的,把你丢在这里,林子里有狼的。
迪厅在乡下的小镇上,晚上十点营业凌晨五点打烊。前三个小时属于中老年人,暗娼和舞女在灯光黑暗的舞池里陪他们纵情。后四个小时属于年轻人,舞池里到处是接吻的学生和蹦跳的小镇青年
我们到迪厅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吧台上歪倒着几个买醉的男女。我们架着徐姐去舞池中央蹦迪,一开始她剧烈反抗,后来也随着我们胡乱摆动起身体。我和她贴耳磨腮,脸红到发烫。
相关热词搜索:爱情故事 徐姐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7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