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

互联网 0
导读:“真是怪事!”他大声说着,走向自己的工作台。突然他发现打字机旁有个东西在动,那东西形如老鼠,发出金属光泽,亮锃锃的,仿佛还有一种魔力。他犹如生了根似的提不起脚来,喉咙发干,心口烦闷。
  “用钥匙打不开?”克雷因问。
  “现在用什么也开不了啦。”朵罗蒂回答,“又得去麻烦佐治,他才能打开这锁。话是这么说,可谁知道呢……真是倒霉!昨晚,头儿打电话要我提前一点上班,为艾尔伯特松准备一台录音机,他要到北方去采访一桩杀人案,他要录点东西。今天,天不亮我就从床上起来,可这有什么用呢?我没睡好,连早点也顾不上吃,你瞧,怎么办呢……”
  “弄把斧头来,”克雷因建议,“用斧头可以把它敲开。”
  “主要的是,老为这种小事去麻烦佐治,人家也会有想法的。他说就来,可让你左等右等,再打电话,他还是说……”
  “克雷因!”迈克的喊声响彻整个屋子。
  “嗯!”克雷因答应着。
  “有什么东西跟那台缝纫机在一起吗?”
  “小伙子说,光它自个儿在街上跑。”
  “那么可不可以就从这里挖掘出点什么来呢?”
  “天知道,信口雌黄的大有人在。”
  “这样吧,你再向那个街区的人打听一下,问问还有没有其他人看到过缝纫机在街上溜达。这材料也许能写出一篇迷人的小品呢。”
  “好的。”克雷因接受了。
  他预料,采访电话不过如此:
  “我是《盖拉德》采访记者克雷因。打扰了。听说,你们街区有一台缝纫机会自动上街行走。顺便问问,您见到过它没有?对对。尊敬的,我指的就这件事:有一台缝纫机在溜达。不,女士,没人推它,它是自己行走的……”
  他慢慢地站起来,走近查号台,翻开电话簿,找到了莱克-斯特里街区,抄了几个姓名地址和号码。他尽量拖延时间,因为他现在很不愿打电话。他走到窗前,看着天。心却飞向自己家的厨房,又有一个水池堵塞了,管道需要疏通。管子已经卸下,急待清理,重装,要是不上班该多好啊!
  他回到工作台,这时迈克走上前来:“好啦,现在该说点什么了,佐!”
  “那个斯米特是疯子。”克雷因指望主任改变主意。
  “没关系。”主任仍坚持,“可以搞个特别的小插曲嘛。”
  “很好。”克雷因只好附和。
  迈克走开了,克雷因开始打电话。他得到的,正是他事先预料到的回答。
  他着手拟起稿来,然而进展并不顺利。“今晨有台缝纫机自行出走,在莱克-斯特里大街逛游……”
  太差劲了!他一把把稿纸抽出,扔进字纸篓里。
  他重新装了纸,又打道:“今晨有个人在莱克-斯特里大街遇见一台缝纫机。他彬彬有礼地举了举帽子对它说……”
  克雷因又把它抽了,重新来:“缝纫机会自动行走吗?换言之,在没有人拉它、推它,在没有……的情况下,它会自个儿到街上来散步吗?”
  克雷因再次把稿纸扯下,装上新纸。但没有再打,而是起身往门外走去,他要喝水。
  “喂,进展怎么样?”迈克问。
  “马上就完。”克雷因答。
  他在图片台旁立住,编辑盖达尔给他看了一张晨版样照。
  “没什么特别迷人的,”盖达尔说,“当今所有的少女都变得特别斯文保守。”
  克雷因换了一叠照片。的确,半裸体的美女要比一般女子少得多,不过那位竞选花后的少女还算不错。
  “如果图片社再不给我们提供好照片,那我们就得破产。”盖达尔不无感伤地说。
  克雷因喝完水又在新闻部聊了一会儿。
  “有什么新闻吗,艾德?”
  “我们的东方记者也疯了。喏,拿去欣赏一下吧。”
  那份新闻电稿写的是——
  合众社麻省剑桥10月18日电  加尔瓦德大学的一台“火星—Ⅲ”型电子计算机今天不翼而飞。昨晚它还好好地在原处,今早就不见了。
  校方称,没人能把这台机子带出大楼,因为它长达30英尺,宽也有15英尺,总重量为10吨……
  克雷因放好电讯稿,慢慢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去。奇怪,它先前装上机的那页纸本是光的,现在怎么却打上了字。
  他看了一遍文字,身子不觉凉了半截。他又看了一遍——
  一台缝纫机在意识到自己是一名有个性的个体之后,在懂得了自己在宇宙中的真正的地位之后,很想证明自己的独立性,便于今晨来到这个所谓自由城市的大街上游逛。
首页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