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真是怪事!”他大声说着,走向自己的工作台。突然他发现打字机旁有个东西在动,那东西形如老鼠,发出金属光泽,亮锃锃的,仿佛还有一种魔力。他犹如生了根似的提不起脚来,喉咙发干,心口烦闷。
  "也许,您现在也产生了幻觉吧?"
  "幻觉?"
  "是的。您刚才说过,当您孤独时,你会产生幻觉。"
  "这话我说过,不过,那是为了用词高雅而已。"克雷因解释说。
  他很快喝完咖啡,回到编辑部。
  现在一切都已正常。艾德·莱因在训斥着某人,弗兰克·迈克在删改竞赛报晨版号外。来了两名采访记者。
  克雷因斜起眼睛偷偷地看了壁柜一眼,柜门仍旧紧闭着。
  采访部主任办公桌上电话响了。主任拿起话筒,听了一会儿,然后就把话筒移开,用手捂住送话器,不让对方听到他下面的话。
  "佐,"他喊道,"您来接。有个疯子坚持说,他好像看到一台缝纫机自己会在街上跑。"
  克雷因取下自己的电话。
  "请把245号转给我。"他向接线员请求。
  "是盖拉德吗?"对方先问,"喂,是盖拉德吗?"
  "我是克雷因。"佐说。
  "我要找盖拉德。"听筒里重复着,"我要跟他通话……"
  "我是《盖拉德》报社编辑部的克雷因。有话请讲。"
  "您是采访记者吗?"
  "是的。"
  "那么请听着,我把一切从头到尾,原原本本地讲给您听。我在街上行走时,看见……"
  "在哪条街?"克雷因打断对方,"您贵姓?"
  "在莱克-斯特里街。"对方答,"是在500号,还是在600号门口,我记不清了。我正走着,迎面突然滑来一台缝纫机。我想,准是谁丢失的,可仔细一看,街上什么人也没有。这条街很平,一点坡度也没有,它是在自己溜啊……"
  "您贵姓?"克雷因插问。
  "姓名吗?我叫斯米特,吉弗·斯米特。我想应当帮一帮丢失缝纫机的主人,于是我伸出手去,想把它拦住,可它却闪开了。它……"
  "它怎么啦?"克雷因竟大叫起来。
  "它躲开了。我发誓,若撒谎,就让我下地狱!我伸手拦它,它却躲开了。好像它知道我要捉它,而它却不让我捉住似的。您听懂了吗?它躲开了,围着我兜了个圈,就改向溜了,而且越溜越快。到了十字路口,便拐弯不见了。动作是那么灵巧、敏捷……"
  "您住在哪里?"克雷因问。
  "我住哪里?这与您何干?您只管听缝纫机的事就行了。我给您讲这件事,目的是望您写文章见报,可您老打岔……"
  "如果要我报道此事,我就必须知道您的地址。"克雷因态度坚定。
  "若是这样,也罢。我住霍斯-赫普顿街23号,在艾克塞拉机械制造厂工作,是车工。我大概整整一个月滴酒未沾了,现在绝无醉意。"
  "这很好,请接着往下说。"
  "往下……好像没什么可说了。哦,只是当它在我身旁时,我感到,它好像在盯着我看。然而缝纫机怎么会看人呢?它又没有眼睛嘛。总之……"
  "您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它是在看您吗?"
  "我自己也说不清,先生我也觉得奇怪,而且当时还有一种蚂蚁在背上爬的感觉。"
  "斯米特先生,"克雷因又说,"您过去没有碰到过类似的事吧?比方说,洗衣机什么的会跑之类。"
  "我不是疯子!"斯米特有些气忿了,"我若撒谎,就让我下地狱!此前我从来没见过这类事。我给您讲的,完全是真实的事,先生我是老实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随您向谁打听都行。要么去问杂货店老板仲尼亚·柴柯柏松,他了解我,会把我的情况告诉您的……"
  "明白了,明白了。"克雷因和气地说,"谢谢您来电话,斯米特先生。"
  "你呀,加上这个斯米特先生,"克雷因在心里自语道,"两个全都疯了。您梦幻中见到铁鼠,打字机又教训你要理智冷静;这小伙子却碰到缝纫机在大街上行走。"
  主编秘书朵罗蒂穿着高跟鞋咚咚咚地从他身旁走过。她满脸通红,气呼呼地把钥匙弄得哗哗直响。
  "出什么事啦,朵罗蒂。"克雷因问。
  "都是这该死的门嘛。这柜子真烦人,我明明记得,我是让它一直开着的。是哪个笨蛋拿东西又把它一关,锁上了。"
首页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