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我叫乔治。我的同事弥尔顿·维森是这么叫我的。他是一名程序编制员,而我是一台电脑。我是万用信息网的一部分,与世界各个角落的终端相联着。我知道每一件事,几乎每一件事。
  艾萨克·阿西莫夫 著
  我叫乔治。我的同事弥尔顿·维森是这么叫我的。他是一名程序编制员,而我是一台电脑。我是万用信息网的一部分,与世界各个角落的终端相联着。我知道每一件事,几乎每一件事。
私人电脑
私人电脑
  我是弥尔顿在公司的私人电脑,他的乔治。弥尔顿比其他任何人更精通电脑,而我便是他的“杰作”。他使我比起其它同类来,在语音系统上优秀得多。
  “问题主要在于使声音与电脑指令相一致,乔治。”他对我说,“这也正是人脑运作的原理,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大脑的哪一部分用于发出指令。但我却很了解你,所以我可以使你发出的电子指令和语音库里的单词发音相吻合,一一对应。”
  我告诉他,我不认为我说得和在屏幕上打出的字符一样好。可弥尔顿非常肯定地告诉我,我说得很棒。
  弥尔顿从未结过婚,尽管他都快四十岁了。他告诉我,他甚至没有找到过一个合意的对象。一天他对我说:“我会找到她的,乔治,我会找一个最好的。我会找到真爱,而你要帮我。我烦透了用你去解决天底下老也解决不完的麻烦事儿。来吧!先解决我自己的麻烦,给我找到真爱。”
  我说:“什么是真爱?”
  “管它呢?那太抽象了!只要给我找一个中意的女孩子就行。你和万用信息网相联,所以你能够从数据信息总库里获取世界上每一个人的资料。我要从中一类类、一群群地筛选,直到留下最后一个人,最完美的人,她会很适合我。”
  我说:“我准备好了。”
  他说:“先删去所有男性。”
  这很容易,他的话启动了我的工作系统。我很快与数据总库联接上,并从中开始读取地球上所有人类的资料。根据他的要求,我排除了  3,774,723,635名男性,并把所有的工作指针指向了女性记录
  他说,“淘汰所有年龄在25岁以下、40岁以上的,然后清除所有智商在120以下的。另外,让那些身高低于1.5米,高于1.75米的靠边站。”
  他给我的指令十分明确,他还“踢开”了那些带着孩子的妇女,接着又“消灭”了那些在基因遗传上有缺陷的女性。“我不敢肯定眼睛的颜色,”他说,“这个等会儿再决定。但头发一定不能是红色,我不喜欢红头发。”
  两个星期后,我们只剩下235名幸运儿。她们都能说一口正宗、流利的英语。弥尔顿说他不想碰到语言交流上的困难。
  “我可不能挨个儿和235个女人见面,”他说,“太费事儿了,别人也会发现我正在做什么。”
  “那怎么办呢?”我说。弥尔顿曾经为我设计过几段处理“不可预测”事件的程序。可是没有谁知道到时究竟应该怎么做。
  “她们可不知道见到我,”他说着,脸变得很红。“乔治,找几个最优秀的,我要亲自写信约见她们。”
  我为弥尔顿挑选了8个条件最好的,他给她们写了信,还给大洋彼岸的两个女孩子寄去了机票。
  第一个女孩子一个星期后来了。当弥尔顿见到她时,脸顿时就红了。他试着寻找话题,尽管看上去说话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儿。他们在一起呆了好大一会儿,这期间,弥尔顿甚至没有看我一眼。他忽然说:“能我和共进晚餐吗?”
  第二天,弥尔顿对我说:“情况不如想像中那么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差点什么。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但我却没有感触到爱。试试下一个。”
  8个全一样。她们的条件十分相似,都拥有一张时常带着微笑的俏脸和甜美悦耳的声音,但弥尔顿老是感到不对味儿,他对我说:“真搞不懂,乔治,你和我从全世界挑选了这8个女人,想找出一个最好的,她们也都很完美,可为什么就是不能使我满意呢?”
  我说:“她们不合你的意吗?”
  他眉毛扬了扬,然后一拳砸在自己的另一只手掌心,说:“问题就出在这儿,乔治。这可是相互之间的事儿,如果我不是她们的意中人,她们又怎么能够成为我的意中人呢。我必须成为她们的真爱。可是我又应该怎么做呢?”那天,他似乎一整天都在想这个问题。
  第二天一早,他就对我说:“这事儿要交给你做,全都交给你。你有我的信息库,而我还要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事情。你要不断充实我的信息库,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有用的细节。”
1 2
相关热词搜索:真爱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