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人

互联网 0
导读:我坐回去开始看电视。现在我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这套有三间卧室、两间浴室的大房子里,这座50年代的建筑离大学很近。自从艾迪抛弃了我而跟巴尼·福斯特出走以后,这里的确有点冷清,可是却安静多了,再没有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比方说吧,房间里再没有一晚接一晚的聚会、情景喜剧表演和闹哄哄的娱乐游戏了。
  “不太清楚,”他老实回答,“我只是打开我的思想。不过我还是不知道到底将会出现一张什么样的照片,但这一次我下定决心想要一点特别的,能让人大吃一惊的东西。”
  “今晚你还想再干下去吗?”我问,“你不觉得累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送你回家。”
  “不,我感觉很好。每次实验都让我觉得越来越容易了,我愿意看看自己还能做些什么。那些照片似乎是来自过去,也许下一步我还能弄些未来的。”
  我觉得自己的肠子开始扭缠在一起了。
  “你知道吗?”他又接着说下去,“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很好。在我的一生中,大部分时候还不是那么太糟。”这时他把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我的身上,而且第一次直接用名来称呼我,“泰里,我还从没有感谢过你那晚叫我进你的家。那时我已经陷入绝境,是你拉了我一把。我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十分感激你。”他伸出一只大手,我俩用力握手。然后他转身面对玛吉咧嘴一笑。她也笑了,他们两个也握了手。
  我们突然被人打断了,波兹、马丁和肯摩尔从外面回来了。波兹几乎一直在兴奋地擦着双手,热切地期待着什么。“对不起,如果你们肯原谅的话,”他大声地说,众人的交谈声停止了。“现在我们将继续进行。”
  人们都安静下来,慢慢走过来围成一个松散的圈子。“您需要先做些简单的准备来活动一下吗?萨瓦马奇先生。”波兹问。他可真够有礼貌的!这还是他第一次尊称杰克为“先生”呢,可他的眼神却像冰镐一样阴冷。
  杰克摇摇头说他已经准备好了。福纳斯叫他妻子拿着马丁的相机,他,波兹和马丁一起离开到藏书室去。肯摩尔拿起波兹的相机,站在正微笑着的杰克的面前。
  过了好几分钟我们才听到一个声音叫道:“好了,我们找到了一张。”
  杰克闭上眼睛,这一次他没有很认真地集中精神,也没有很用力地闭紧双眼,看上去他既轻松自若又胸有成竹。“开始。”他说。肯摩尔按下快门,丽兹·福纳斯也按下快门。有人跑去藏书室取那第三张照片。马丁拿着一本很大的书走进来,把书打开放在桌上。丽兹和肯摩尔拿她们的照片过来时,我看了那本书一眼。
  那根本不是一本百科全书,而是一本名为《空间武器:太空技术在军事上的运用》的书,翻开的那一章是《苏联计划》。书页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图片。
  但是杰克比他们更精明。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的确瞒过了所有的人。肯摩尔把他拍的那张照片放下。照片上没有什么卫星或类似的东西。恰恰相反,我看到一辆汽车,但因为太黑而看不清楚。汽车在雪地里底朝天地躺着。丽兹的照片也是同样,只不过换了一个角度。在她那一张上,我可以看到一个人被压在汽车底下。
  表演到此结束了。人们纷纷穿上外套,戴上帽子。我把波兹拉到一边找他要这次的钱,他甚至没有跟我生气——“心神不宁”现在对他是个最恰当不过的形容词了——接着他套上大衣就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一开始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你猜那到底是谁的车?”我终于开口问他。
  “我不知道,”他回答说,“我只知道我不想显示给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我就决定弄一张未来的照片。于是我得到了。”
  直到我们回到家都没人再说话。我们脱下外套挂好,坐下来休息。还是玛吉决定要了解发生的一切。“杰克,”她问,“你能不能显示给他们想要的?”
  他的眼神一下子严肃起来。“把照相机拿来。”他对我说。
  第一张照片是一个正在太空轨道上运转的空间站,我觉得它似乎还未建好。因为没有同类物体作为参照物,所以很难辨认它的大小和距离远近。如果是从距离100码远的地方来看,它恐怕有直径100英尺,在黑暗的太空中闪闪发光。一个红色的锤子和镰刀的图形在那物体的一侧闪现出来。
  “老天!”我叫起来。潜在的事实真相逐渐在我眼前清晰地呈现出来:中央情报局将介入此事,杰克将被带到某个偏僻隐蔽的地方为他们做些天知道会是些什么的间谍工作——而波兹,当然了,他将负责操纵杰克。波兹会喜欢这份任务的,他会觉得自己有多么的重要!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