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互联网 0
导读: >“别出声,”她说,“也许他们会以为里面没人就走开了。”于是我们等待着,可是,过了半天,又有人敲太空舱门。我说:“不应门是不礼貌的。”弗芮区少校咬牙切齿对我说:“闭上你的笨屁眼—&mda
降落的情况还不错。先是水花飞溅,接着弹了几下,我们又回到了地球。四下一片静寂,我和公苏和弗芮区少校往窗外窥看。
大约十尺外的岸上,一整支部落的士著站在那儿望着我们。他们的模样凶猛极了,可说是到达想像的极致——皱着眉,凑近想看清楚我们是什么东西。弗芮区少校说他们不高兴的原因可能是我们没有从太空船抛给他们东西。总之,她说她要坐下来想想现在要怎么办,因为,目前为止我们还算顺利,她不想在这些怪物身上出岔。他们当中有七、八名块头最大的家饮跳入水中,动手将我们的船推上岸。
弗芮区少校还坐在那儿,突然有人咯的一声敲了一下太空舱门。我们面面相觑,弗芮区少校说:“谁也不准动。”
我就说:“如果不让他们进来,也许他们会生气。”
“别出声,”她说,“也许他们会以为里面没人就走开了。”
于是我们等待着,可是,过了半天,又有人敲太空舱门。
我说:“不应门是不礼貌的。”
弗芮区少校咬牙切齿对我说:“闭上你的笨屁眼——你,看不出这些人有危险性?”
说着。突然闻公苏走过去打开舱门。门外站着一个打从在“橘子杯”跟那些内布拉斯加种玉米的家伙赛球以来我所见过最高大的黑人
他鼻子插了根骨针,穿草裙,持长茅,颈子上挂了好些枣子,头发酷似莎士比亚戏剧中那个演疯汉汤姆,戴的“披头”假发。
这家伙发现公苏站在门内瞪着他。似乎吓了一大跳。事实上,他惊吓得倒地晕死过去。
弗芮区少校和我又往窗外窥看,其他士著瞧见大家伙倒地,立刻逃到灌木丛中躲起来——我猜想是等着看看还会发生什么事。
弗芮区少校说:“别动——千万别做任何动作。”但是,公苏抓起舱内的一个瓶子,跳到地上,把瓶子里的水倒在大家伙脸上让他苏醒过来。突然间,大家伙一骨碌站起来,嘴里不停的咕哝、咳嗽、吐口水。还拼命甩头。他是苏醒了,不过公苏倒水在他脸上的那个瓶子是我用来尿尿的瓶子,接着大家伙又认出公苏,她立刻高举双手,跪夜地上,像阿拉伯人似的不停地磕头打躬。
这时,其他土著从灌木丛中出来,动作慢慢的,好像害怕似的,眼睛大得像碟子,而且准备掷出长矛。地上的大家伙停了一下磕头的动作,始起自光,他一瞧见其他土著,立刻喝斥了一句什么,于是,他们放下长矛,走过来围聚在太空船四周。
“看上去他们满友善的,”弗芮区少校说。“我看我们还是出去表明身份。太空总署的入随时会来接我们。”事实证明,这句话是我一辈子所听过最狗屎的一句屁话——空前绝后。“
总之,弗芮区少校和我走出太空船,所有土著立刻发出“晤、啊”声。地上的大家伙抬起头,非常困惑地望着我们,不过他旋即站起来,说:“哈哆——我是好人。你们是谁?”
他还伸出手。
我跟他握手,不过弗芮区少校一通解释我们的身份,说我们是“美国太空总署太阳系多轨道前行星微重力球状交互太空飞行训练计划成员。”
大家伙站在那儿膛目望着我们,好像我们是外星人似的,于是我说:“我们是美国人。”
突然间,他两眼一亮,说:“看得出来!美国人!演得真好‘——真的!”
“你会说英语?”弗芮区少校问。
“噢,妈的,会,”他说。“我去过美国。大战期间,我是接受战略作战署的征召去学英语,然后,派回此地组织我们的族人跟日本人打游击战。”公苏听了眼睛睁得又大又亮。
不过,我倒觉得这情况有些滑稽——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个大野人说得一日溜英语。因此,我说:“你在哪儿念书的?”
“啊,我念耶鲁,老兄,”他说。“噗啦噗啦,学些屁玩意。他一说”噗啦噗啦“,所有土著也开始唱”噗啦噗啦“,同时鼓声又起,直到大黑人挥手命令他们禁声。
“我叫山姆,”他说,“反正在耶鲁他们都这么叫我。我的本名很拗口。欢迎大驾光临。要不要喝杯荼?”
我和弗芮区少校对望。她几乎成了哑巴,因此,我说:“呢,好啊。”弗芮区少校这才恢复语言能力,声音有些高亢地说:“你有没有电话可以让我们借用一下?”
大山姆似乎有点不高兴,他一挥手,鼓声又开始,我们在——片“噗啦噗啦”声中被送人丛林。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