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互联网 0
导读:“听清楚,”她说,“咱们得想法子处理这只猴子。它不是苏——它是只公猴子,而且,看起来并不高兴在这儿。它可能会动粗。”通话半天才传到地面再传来回答,不过地面的人说:“噢,啐!猿猴不都一样。”“去你的一样,”弗芮区少校说。“
我的第一印象是被什么东西压扁了,可能就像那些香蕉压在我爸爸身上的感觉。不能动弹,不能叫,一句话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总之,我们非得上太空。从窗口往外望,只看得见碧蓝的天空。太空船往外太空飞冲。
过了一阵子,我们的速度似乎略微减慢,感觉也轻松些。弗茵区少校说可以解开安全带,做自己的事了。她说我们此刻的速度是每小时一万五千英里。我往后一看,果然,地球只剩下一个小球,就像从外太空拍下的照片。我回头看看,大猿猴一脸阴沉不豫的表情,正瞪着弗芮区少校和我。她说也许它想吃午饭,要我去后面给它根香蕉,免得它发怒做出什么坏事。
他们给猿猴准备了一袋食物,有香蕉、麦片、干草莓和树叶等等屁东西。我打开袋子摸索半天,想找一样能让猿猴开心的东西,这时,弗芮区少校正用无线电与休士顿地面控制中心通话。
“听清楚,”她说,“咱们得想法子处理这只猴子。它不是苏——它是只公猴子,而且,看起来并不高兴在这儿。它可能会动粗。”
通话半天才传到地面再传来回答,不过地面的人说:“噢,啐!猿猴不都一样。”“去你的一样,”弗芮区少校说。“要是你跟那只大猴子挤在这么小的船舱里,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过了一、两分钟,一个声音从无线电传来,说:“听着,上面命令你不得跟任何人泄漏此事,否则我们都会成了笑柄。今后在你或任何人眼里,那只猴子就是苏——不管它两条腿中间长了什么玩意。”
弗芮区少校看看我,摇摇头。“是,长官,”她说,“不过,只要那畜牲跟我一起在舱里,我就要绑着它‘——你听清楚了吗?”
地面控制中心只传回两个字:“收悉。”
其实,一旦习惯了,在外太空倒是满好玩的。我们没有重力,所以,可以在太空舱里到处飘浮,而且风景神奇极了——月亮、太阳、地球和星星。不知道珍妮,在地球的什么地方,在做些什么。
我们绕着地球转了一圈又一圈。日夜变换每隔一小时左右一次,这种经验使人看事物有了不同的眼光。我是说,这会儿我上了太空,可是等我回去——或者应该说,如果回去——之后呢?去做我的养虾生意?再去找珍妮?参加“裂蛋”演出?解决我妈妈住贫民之家的事?这会儿想来觉得都怪怪的。·弗芮区少校是尽量抽空闭眼睛小睡片刻,但是只要没睡觉,她就在那儿惹人厌。埋怨弄错猿猴的事,批评地面控制中心的人是蠢蛋,挑剔没地方化妆,挑剔我在不是中晚餐时间吃东西。哼,我们只有“格兰诺拉”糖可吃啊。我不愿意埋怨太多,不过,他们似乎可以挑个好看的女人,或者起码不会整天尖酸刻薄的女人
还有,容我说一句:那只猿猴也不是什么梦寐以求的同伴。
我先是给了它一根香蕉——如何?它抓起香蕉剥皮,但一会儿又放下香蕉。香蕉立刻在太空舱内到处飘浮,我不得不去抓住它。再把香蕉交给它之后,它居然把它提成泥状,还把泥屑到处扔,我只得把它清理干净。它还老是要人注意它。每次不理会它,它就大声喧闹,故意把牙齿上下一开一合发出咋昨声。这样折腾一阵子真会把人逼疯。
最后,我取出口琴吹首小曲——好像是“牧场之家”。猿猴渐渐安静些。于是,我又欧了一些曲子——例如“德州黄玫瑰”和“我梦见浅棕色秀发的珍妮”;猿猴躺着望着我,安详得就像个小婴儿。我忘了太空舱内装了电视,结果地面控制中心接收到一切情形。第二天早上醒来,有人拿了份报纸高举在控制中心的影像传真机前面让我们看。标题是:“白痴吹奏太空音乐安抚猿猴。”这种屁话我已不得不甘之如饴。
总之,情况相当顺利。但是,我已经注意到“公苏”看着弗芮区少校的神情怪怪的。每次她走近它,公苏就会有点儿亢奋,还伸出爪子好像想抓她什么的,她就会骂它—一—“别碰我;你这恶心的畜牲。把你的爪子放好!”不过公苏是在打什么主意。至少这一点我看得出来。
没多久我就明白是什么主意了。当时,我到那块小隔板后面用瓶子尿尿,突然听到一阵骚动。我把头探出隔板,原来公苏不知用什么法子抓住了弗芮区少校,而且,爪子伸进她的太空衣。她又叫喊,还用无线电麦克风敲公苏的头。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