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我停下来,走到袋子前面,用脚尖顶顶它。突然间,袋子往后跳丁四尺远,一个声音从袋子底下传出,说:"滚开!""谁在里面?"我问。那个声音说:"这是我的暖气栅,你去找你自己的。""你在说什么?
"去它的,"他说,"那净是哲学屁话。"
"可是打从你告诉我之后,我就一直照着它去做。我顺势而行,尽力而为。尽量做对的事啊。"
"唔,也许它对你管用,阿甘。我原以为它对我也管用--可是瞧瞧我。瞧瞧我,"他说,"我有什么用?我是个他妈的缺腿怪物。一个混混。一个醉鬼。一个十五岁的流浪汉。"
"还算好啊。"我说。
"哦,是吗?怎么个好法?"他说。这话可难倒我了,因此,我继续跟他说完我的经历--被扔进疯人院,然后被送上太空,又掉在食人族的村子里,还有公苏、弗芮区少校和小黑人等等。
"呃,我的天,阿甘小子,你可真是奇遇连连,"丹恩说,"那你怎么会落得跟我一起罩着垃圾袋,坐在暖气栅上面?"
"我不知道,"我说,"不过我不打算久留。"
"那么,你有什么主意?"
"等雨一停,"我说,"我就去找珍妮。"
"她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说,"不过我会查出来。""听起来你似乎需要援助。"他说。
我望向丹恩,他两眼在胡子后面闪闪发光。不知怎的,我觉得他才需要援助,不过我不介意。
老丹和我那天晚上找了一家廉价教会招待所投宿,因为雨一直未停,丹恩付了一人五毛钱的晚饭钱,和两毛五的床铺钱。只要你肯坐在那儿听布道等等就可以免费吃晚饭,但是丹说他宁可睡在雨地里,也不愿浪费宝贵时间去听一个唯圣经是从的人说他对世事的看法。
第二天早上,丹恩借给我一块钱,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打到波士顿找摩西,从前"裂蛋"合唱团的鼓手。果然,他还住在老地方,而且完全没想到我会联络。‘"阿甘--我真不敢相信!"摩西说,"我们以为你玩完了!"
他说"裂蛋"散伙了。费波斯坦答允他们的钱统统被一些开支什么的耗干了,而且出了第二张唱片之后就没人再找他们签约。摩西说现在的人听一种新的音乐--"滚石"、"老鹰",还有什么的--"裂蛋"的成员都离开了,找到了正经工作。
摩西说,很久没有珍妮的消息了。她去华盛顿示威游行,而我被捕之后,她又回来跟"裂蛋"合作了几个月,但摩西说她似乎变了一个人。他说有一次她在台上哭了,他们不得不用乐器演奏填塞那一场表演。之后,她开始喝伏特加,演出迟到,他们正打算跟她谈谈,她却索性不干了。
摩西说他个人觉得她的行为变化与我有关,但是她始终不肯谈,过了两星期她离开了波士顿,说要去芝加哥,打那以后五年来他没再见过她。
我问他是否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找到她,他说也许他还存着她临走前留给他的一个旧电话号码。他搁下电话,过了几分钟回来把电话号码告诉我。除此之外,他说:"我一无所知。"
我要他保重,还说我要是去波士顿一定会去找他。
"你还吹口琴?"摩西问。
"呃,有时候。"我说。
我跟丹思又借了一块钱,打电话到芝加哥。
"珍妮·可兰--珍妮?"一个家伙接电话说,"对了--我记得她。一个满漂亮的小姐。好久了。"
"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她临走的说她要去印第安那波里。谁知道?她在‘天波禄’那儿找到了工作。"
"哪儿?"
"天波禄‘--轮胎工厂。你知道,做轮胎的--汽车轮胎。"
我谢过那家伙,回去告诉丹恩。
"唔,"他说,"我从没去过印第安那波里。听说那边秋天很美。"
我们先是想拦便车离开华盛顿,但是运气不佳。后来-个家伙让我们坐在一辆运砖卡车的后面,坐到市郊,但是之后就没人肯载我们。我猜想大概我俩模样太奇怪--丹恩坐在他那辆小滑轮车上,我这大块头站在他旁边。总之,丹恩说咱们何不搭巴士,他的钱够买车票。老实说,拿他的钱我很不是滋味,但是,我觉得他想去,而且,让他离开华盛顿也是件好事。
于是,我们搭上赴印第安那波里的巴土,我把丹恩放在我隔壁的座位上,将他的滑轮车塞在上方的架子上。他一路喝"红匕首",说这世界真是个鸟地方。也许他说得对。我也知道。我终究只是个白痴。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