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互联网 0
导读:起身,拍去身上的灰土,小黑人酋长叽叽咕咕说了些话,接着他爬下椅子,直接走到公苏面前,踢它的下裆。“他干嘛踢它?”我问古洛克,他跟弗芮区少校同居期间已经学会讲一点英语。“他要知道猿猴是公的还是母的。”古洛克说。我心想,应该有比较客气的法子弄明白这一点,可是我
煮完了大山姆的全族人,取下他们的脑袋之后,小黑人将我们倒挂在长竿上,像猪似的抬入丛林。
“你想他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们?”弗芮区少校对我喊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吼道,这可以说是实话。我受够了这些鸟事。人的忍受力只有这么大的限度。
总之,走了一天左右,我们来到小黑人的村子,朋友或许已经料到了,丛林中的空地上是—间间小小的草屋。他们将我们扛到空地中央的一间草屋前,那间草屋四周站着许多小黑人——还有个蓄着长长的白胡子,没有一颗牙齿的小老头,像个婴儿似的坐在一张高椅上。
我猜想他就是黑人的酋长。
他们将我们从网子里倒到地上,给我们松绑,我们站起身,拍去身上的灰土,小黑人酋长叽叽咕咕说了些话,接着他爬下椅子,直接走到公苏面前,踢它的下裆。
“他干嘛踢它?”我问古洛克,他跟弗芮区少校同居期间已经学会讲一点英语。
“他要知道猿猴是公的还是母的。”古洛克说。
我心想,应该有比较客气的法子弄明白这一点,可是我没吭气。
接着,酋长走到我面前,又叽叽咕咕一番——大概是小黑人话什么的——我正准备下裆也挨一脚,但是古洛克说:“他要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些可陷的食人族住在一起。”
“告诉他这可不是我们出的主意。”弗芮区少校开口说。
“我有个主意,”我说。“告诉他们,我是美国乐师。”
古洛克把这话告诉酋长,酋长狠瞅着我们看半天,然后他问古洛克一句话。
“他说什么?”弗芮区少校追问。
“他向猿猴奏什么乐器。”古洛克说。
“告诉他猿猴会奏长矛。”我说,古洛克转述—遍,于是,小黑人酋长宣布他要听听我们演奏。
我取出口琴,吹了一首小曲——“坎普镇竞赛”。小黑人酋长听了一会儿,开始拍手跳起类似方块舞的舞步。
我吹完之后,他问弗芮区少校和古洛克会演奏什么乐器,我叫古洛克告诉他弗芮区少校会演奏刀子,古洛克不会演奏——他是经理。
小人酋长神情有些迷惑,说他从没听说过有人会演奏长矛或刀子,不过他吩咐族人给公苏几支长矛,给弗芮区少校几把刀子,说要看看我们会奏出什么音乐。
我们一拿到长矛和刀子。我就说:“好——动手!”公苏立刻用长矛敲小黑人酋长的脑袋,弗芮区少校用刀子威吓几个小黑人。我们逃入丛林中,小黑人紧迫在后。小黑人一直在后面向我们扔掷各种石头、箭镞和吹箭。突然间,我们跑到了河边,无路可逃,而小黑人就要抓住我们了。我们正打算跳进河里游泳逃生,突然对岸响起一声来福枪声。
黑人们已经扑至,但是另—声枪声,他们立刻掉头逃回丛林。我们望向对岸,噢,天呐,对岸有两个身穿丛林夹克,戴着白色头盔的家伙。他们跨入一条独木舟,朝我们划来,等他们挨近之后,我瞧见其中一个的头盔上有“美国太空总署”的字样。我们终于获救了。
独木舟靠岸后,头盔有“美国太空总署”宇样的家伙下船走向我们。他一径走到公苏面前,伸出手,说:“是甘先生吧?”
“你们这些混球,究竟他妈的躲哪儿去了?”弗芮区少校吼道。“我们困在这该死的丛林里将近他妈的整整四年了!”
“抱歉啦,女士,”那家伙说,“不过我们办事也有先后顺序,你知道。”
总之,我们终于逃脱了比死还可怕的命运。他们把我们载上独木舟,往下游划去。其中—个家伙说:“唔,各位乡亲,文明就在前面了。我看各位可以把你们的经历卖给出版商,赚一大笔钞票。”
“停船!”弗芮区少校突然喝令。
两个家伙对望一眼,但还是把独木舟划到岸边。
“我决定了,”弗芮区少校说。“我找到了生平一个了解我的男人,我不打算放弃他。近四年来古洛克和我在这地方生活幸福,我决定跟他—起留在这儿。我们会回到丛林建立我们的新生活,养一窝孩于,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这人是食人族。”—个家伙说。
“你去吃个痛快吧,老兄。”弗芮区少校说完,和古洛克下船手牵手走回丛林。在他俩走出视线之前,弗芮区少校回头跟公苏和我挥挥手,然后两人消失了踪影。
我回头看看坐在独木舟尾的公苏,它在那绞着爪子。“等等。”我对两个家伙说。我过去坐在公苏旁边,问它:“你在想什么?”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