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地一座大体育馆举行。当时已经在进行一场比赛——“蔬菜”跟一个自称“野兽”的家伙较量。“野兽”浑身是毛,就像只猿猴,眼睛戴着黑眼罩,他一出场就夺下“蔬菜”戴的挖空西瓜,踢到后排看台上。接着,他抓住“蔬菜”的头,把他撞到擂台柱子
蒙夕的比赛预定结果是这样的:我要被“屎蛋”痛宰。
这是麦克在赴蒙夕途中告诉我的。原因好像是“屎蛋”是我的前辈,所以应该赢,而由于这是我的第一场出赛,所以我必须输。麦克说他只是想把话说在前头,免得伤感情。
“荒唐,”珍妮说,“居然有人自称‘屎蛋”。
“他大概就是个屎蛋。”丹恩说,想逗她开心。
“你只要记住,阿甘,”麦克说,“这码事根本是表演。你可不能发火。任何人不可受伤。‘屎蛋’一定要赢。”
唔,我们终于到了蒙夕,摔交比赛是在当地一座大体育馆举行。当时已经在进行一场比赛——“蔬菜”跟一个自称“野兽”的家伙较量
“野兽”浑身是毛,就像只猿猴,眼睛戴着黑眼罩,他一出场就夺下“蔬菜”戴的挖空西瓜,踢到后排看台上。接着,他抓住“蔬菜”的头,把他撞到擂台柱子上。然后他咬“蔬菜”的手。我正替“蔬菜”难过,但是,他也有几招绝活——也就是,他把手伸进他穿的绿叶吊带内,掏出一把什么鬼东西,揉在“野兽”的眼睛上。
“野兽”闷吼,满场踉跪,一面揉眼睛想把那玩意弄掉,“蔬菜”从他后面欺至,踢他的屁股,接着他把“野兽”扔到绳圈上,把他卷任使他无法动弹,然后狠揍“野兽”。观众嘘声四起,向“蔬菜”投纸杯,“蔬菜”冲观众伸中指。我正在好奇这场比赛会如何了结,但这时麦克过来叫丹恩和我进更衣室换戏服,因为下一场就是我跟“屎蛋”比赛。
我换上尿片和园锥帽之后,有人敲门,问:“笨瓜‘在不在?”丹恩说:“在。”那家伙说:“你要上场了,出来吧。”我们就出场了。
丹恩推着轮车跟在我后头走上甬道时,“屎蛋”已经在擂台上。他在场上跑来跑去跟观众扮鬼脸,呃,他穿着那件紧身衣着起来可真像个屎蛋。总之,我爬上擂台,裁判把我们叫到一起,说:“好,两位,我要求比赛精采、干净——不准挖眼睛,或攻击腰带以下的部位,或是咬人、抓人之类的鸟动作。”我点头说:“嗯”。“屎蛋”就狠瞪我。
铃响了,我和“屎蛋”绕着彼此打转,他伸脚绊我但是没绊倒,我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摔到绳圈上。这时我才发现他身上抹了一种滑滑的鬼东西,让人抓不住他。我想抱住他的腰,但是他像条鳗鱼似的从我手中溜走。我抓住他的胳膊,但是他也抽脱,还咧嘴笑我。
接着他埋头冲撞我的肚子,但是我让开一步,“屎蛋”飞过绳子,落在前排看台上。观众嘘他,鸡猫子喊叫,但是,他拿着一把折叠椅爬回擂台上。他拿着椅子追我,我没有防御工具,拔腿就跑。但是“屎蛋”用椅于砸我的背,朋友,那可真痛。我试图夺下椅子,但是,他拿它敲我的头,我困在角落无处可躲。接着他踢我的小腿,我弯腰抱住小腿,他又踢我另一只小腿。
丹恩坐在擂台旁边的突角上,对裁判大叫要“屎蛋”放下椅子,但是没有用。“屎蛋”
用椅于砸了我四、五下,把我打倒在地上,然后压在我身上抓住我的头发我的头撞地板。
接着他抓住我的胳膊撇我的手指。我望向丹恩,说:“这是搞什么鬼?”丹恩想进入场中,但是麦克站起来抓着丹恩的领子把他拖回去。接着突然铃声响了,我得以回到我的角落。
“听着”我说,“这杂种用椅子砸我的头,想弄死我。我必须做什么动作反击。”
“你要做的是翰掉比赛,”麦克说。“他并不想弄伤你——他只是想演得精采些。”
“我可不觉得精采。”我说。
“只要在场上再待几分钟,然后让他把你压倒,”麦克说,“记住,你要赚这五百块就得输掉比赛——不是赢。”
“他要是再用椅子打我,我就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了。”我说。我望向观众席,珍妮坐在那儿神色难过又难为情。我渐渐觉得这么做是不对的。
总之,铃声又响,我上场。“屎蛋”想抓住我的头发,但是,我把他抛开,他像棍子似的转到绳圈内。接着我勾住他的腰把他抬起来,但是他从我手中滑脱,一屁股摔在地上,连声呻吟抱怨,揉着屁股,接着我只知道,他的经理居然塞给他一支橡胶头“通马桶器”,他就用那玩意敲我的头。唔,我夺下它,用膝盖将它掰成两截,起身追他,但是,我看见麦克在那儿猛摇头,因此任“屎蛋”过来抓住我的胳膊扭到我背后反锁。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