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互联网 0
导读:我说:“阿甘,你觉得自己赢不赢得了那边比腕力的大老粗?”我说不知道,丹恩就说:“唔,这是五块钱,我打赌你会赢。”于是,我起身走过去跟那家伙说:“我可不可以坐下来跟你比腕力?”他抬头看我,微微笑着说:“只要有钱,欢迎你试试。”
一天,有个家伙走进酒馆,他穿着白色西装和夏威夷衬衫,颈子上挂着许多金饰。他坐在吧台看我解决另一个挑战者,然后过来坐到我们的桌子。
“我叫麦克,”他说,“我听说过你们。”
丹恩问他都听到些什么,麦克说:“听说这家伙是世上最有力气的男人。”
“那又怎样?”丹恩问,那家伙说:“我有个点子可以让你们赚大钱,远远超过你们在这儿赚的三毛两文。”
“怎么说?”丹恩说。
“摔跤,”麦克说,“不过,不是这冲动动胳膊的小玩意——我指的是真正的摔跤。有擂台,还有成千上万花钱的观众。”
“跟谁摔跤?”丹恩问。
“随便谁都行,”麦克说,“职业摔跤手有一项巡回比赛——‘蒙面人’、‘奇大汉’、‘乔治老大’、‘脏猪’——数得出来的统统有。一流摔跤手每年可以赚上十万、二十万。咱们先慢慢让你这位老弟暖身。教他些擒拿法,传授他一些窍。啊,我打赌他三、两下就会成为明星——让大家都赚大钱。
丹恩看着我,说:“你认为呢,阿甘?”
我不知道,”我说,“我有点想回老家做养虾的小买卖。”
“养虾!”麦克说。“啊,小伙子,干这个赚的钱起码是养虾的五十倍!不必一辈子干这一行——只要花几年工夫,然后,你就可以高枕无忧,银行里存着钱,养一窝金鸡呐。”
“或许我还是问问珍妮的意思。”我说。
“听着,”麦克说,“我这可是给你毕生难逢的机会。你不要,尽管说,我立刻走人。”
“不,不。”丹恩说。接着他扭头对我说,“听我说,阿甘,这家伙说的话不无道理。
我是说,要不然你怎么赚到足够的钱去养虾?“
“这样吧,”麦克说,“你甚至可以带着你这位朋友一起。他可以当你的经纪人。只要你想退出,随时可以。你怎么说?”
我想了一下。听起来是满不错,但通常这种事都有诈。话虽如此,我还是张开了我的大嘴巴,说出那个要命的字:“好。”
呃,就这样我成了职业摔跤手。麦克在印第安那波里市中心的一家健身院有间办公室,每天丹恩和我都会搭巴士到那儿,学习摔跤的正确方法。
简单说,职业摔跤是这么回事:实际上任何人应该都不会受伤,但是,看起来像会受伤。
他们教我各种技术——反扼颈、穿裆胯、原地抱摔、打桩、锁肘等等的。还有,他们还教丹恩如何对裁判吼叫,造成混乱局面。
珍妮对于摔跤这件事并不热衷,因为她说我会受伤,我说不会有人受伤,因为这玩意是唬人的,她说:“那有什么意思?”这话问得好,我找不出合理的回答,但是,我还是盼望能替我们赚些钱。
一天,他们教我一招叫“腹压”的技术,我要凌空压到对方身上,但是,对方会在最后—刹那身滚身滚开。可是不知怎的,我老是搞砸它,有两、三次对方来不及翻开我已压在他身上。最后,麦克走进场中,说:“老天,阿甘——你是白痴不成!你这样子会伤到别人,你奇壮如牛啊!”
我就说:“对——我是白痴。”麦克说:“什么意思?”丹恩就把麦克叫过去解释了一番,麦克说:“老天爷!你在说笑不成?”丹恩摇头。麦克看看我,耸耸肩说:“唉,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吧。”
总之,大约过了一小时,麦克从他的办公室跑到场中。
“我想到了!”他吼道。
“想到什么?”丹恩问。
“他的绰号!我们得给阿甘一个摔胶的绰号。我刚才想到了。”
“是什么?”丹恩说。
“‘笨瓜’”!麦克说。“咱们给他穿条尿布,戴上一顶圆椎纸帽。观众一定爱死了!”
丹恩想了想。“难说,”他说,“我不太喜欢。听起来你好像想拿他耍宝。”
“这只是给观众看的。”麦克说,“他得有个绰号。所有大明星都有绰号。还有什么绰号比‘笨瓜’更好!”
“叫他‘外星人’如何?”丹恩说。“这比较恰当。他可以戴一顶塑胶头盔,插上些天线。”
“已经有个家伙叫‘外星人’了。”麦克说。
“我还是不喜欢,”丹恩说。他看看我,问,“你认为呢,阿甘?”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