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恐怕不了,阿甘,”他说。“我闯的祸够大了。昨晚我一夜没睡。我想到是我要你答应拿我们的全部财产去孤注一掷,而且珍妮明明就快受不了我们了,我还要你继续摔跤,你被‘教授’打败并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而为。该怪我。我实在不是好人。”“噢,丹恩,这也不是你的错,”我说。&ld
呃,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可怜的混球。
丹恩和我那天晚上住在公寓,但第二天一早就收拾行李,因为没有理由再留在印第安那波里了。丹恩过来对我说:“呐,阿甘,把这钱拿去。”他把麦克给的两干块摔跤酬劳递给我。
我不要。”我说。
“唔,你还是拿去得好,”丹恩说,“因为咱们只剩这些了。”
“你留着。”我说。
“起码拿一半,”他说。“听我说,你得有路费,才能去你要去的地方。”
“你不跟我去?”我问。
“恐怕不了,阿甘,”他说。“我闯的祸够大了。昨晚我一夜没睡。我想到是我要你答应拿我们的全部财产去孤注一掷,而且珍妮明明就快受不了我们了,我还要你继续摔跤,你被‘教授’打败并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而为。该怪我。我实在不是好人。”
“噢,丹恩,这也不是你的错,”我说。“要是我没有被什么‘笨瓜’头衔冲昏了头,自以为了不起,相信他们说我的那些屁话,我根本不会惹出这些事。”
“无论如何,”丹恩说,“我不觉得应该再跟着你。你现在有别的事要做。去做吧。忘了我。我不是好人。”
晤,我跟丹恩谈了许久,但是,怎么说也劝不住他,过后他拿了他的东西,我抱他下楼,望着他坐在小轮车上,衣物堆在腿上,自己滚着车轮上了大街。
我到车站买了去木比耳的车票。旅程预定是两天两夜,经过路易斯维尔、纳许维尔、伯明翰,然后到木比耳。我这个凄惨的白痴就这么一路呆坐在车上。
我是夜间经过路易斯维尔的,第二天在纳许维尔换巴士。换车要等三个小时,于是我决定到镇上逛逛。我在一个午餐摊子买了一份三明治和一杯冰茶,沿街走着,突然看见一家饭店前面有个大招牌,写着:“欢迎光临大师西洋棋邀请赛”。
这招牌勾起了我的好奇,因为我在丛林期间曾跟大山姆下过几年棋,所以我就走进饭店。他们是在舞厅内举行棋赛,有一大群人围观,但是旁边有块牌子写:“入场费五元”。
我不愿花一毛钱,所以我就隔着门往里看了一阵子,然后独个儿到大厅坐坐。
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个小老头。他满脸皱纹,看起来性情乖戾,穿了件黑西装,打领结,而且他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副棋盘。
我坐在那儿看,他每隔一会儿就会移动一枚棋子,我渐渐明白他是在跟自个儿下棋。我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巴士才会离城,所以就问他要不要人跟他下棋。他只看看我,然后低头继续看棋盘,一句话也没说。
过了半天,老头子已研究棋盘将近半小时,这会儿他把自主教移到黑侍卫七,正要放开手,我说:“失礼。”
老家伙好像坐到大头钉似的跳了一下,隔着茶几瞪着我。
“你要是走这一步,”我说,“就会空门大开,先损失你的骑士,然后就是你的皇后,你就走投无路了。”
他低头看棋盘,手始终未放开主教,然后他把棋子移回原位,对我说:“也许你说得对。”
唔,他继续研究棋盘,我估计该回车站了,但是正要离开时,老头说:“失礼,不过,你刚才那番评论非常敏锐。”
我点个头,他又说:“这样,显然你下过棋,何不坐下来跟我下完这一盘?你用白棋。”
“我没办法下棋,”我说,因为我得赶搭巴士等等。于是,他点个头,用手跟我微微敬个礼,我就走回车站。
等我到了幸站,巴士居然已经开走了,要到明天才有下一班车。我什么事也做不好。
唔,这下子得打发一天的时间,所以我又走回饭店,那个小老头还在跟自个下棋,而且似乎快赢了。我走过去,他抬头看看,示意我坐下。我接下的棋局情况很不妙——小卒半数已经阵亡,城堡也没了,只剩一个主教,而且我的皇后就要被吃掉了。
我花了将近一小时才扳回劣势,而每次劣势稍有改善,小老头就咕哝摇头。最后,我牺牲一子诱他人毂,他中计了。又下了三手,我将死他。
“该死,”他说,“你究竟是谁?”我告诉他名字,他说:“不,我是说,你在哪儿下过棋?我甚至不认识你。”
我说我是在新几内亚学会下棋,他说:“老天!你是说,你从未参加过区域比赛?”
我摇头,他就说:“唔,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前任国际大师,你刚才那局棋根本不可能赢,结果你却消灭了我!”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