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日

互联网 0
导读:带来的黑暗。  日复一日,从观测站派出的飞船在X21的大气层中飞行,记载着日渐光明的大地上所发生的一切。  我们不否认自己曾是X21的破坏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关心它的重生,几百年来,我们欣喜地观察着它上面的欣欣生机,每一颗在绿叶上颤抖的露珠,每一声枝头娇婉的鸟叫都能令我们感到快乐无比。我们珍爱这美丽的生机,珍惜这难得的和平,然而,我们
  当我到达太空观测站的时候,我的种族与那个星球的战争已经中止几百年,大地一片荒芜,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笼罩在星球外围的乌云已经渐渐散去,使得这星球的表面可以接受附近一颗恒星的光与热,从而日渐恢复它的生机。
  我使命是观测这颗星球的复苏,我的前辈一直继续着这项工作,被观测的这颗星球编号为X21,在学校的教科书上,X21被描述成一个曾经的绿色星球,它有着葱绿的原野和巍然的高山白雪,也有着高度的文明和野心勃勃的原住民。X21的人们与我的种族曾是友好的邻居,在广袤的宇宙空间里我们是最近的伙伴,我们的友谊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X21的人向我的种族宣战。战争是残酷的,最终只有战胜的一方可以活下来,我们赢了,X21上的军队被消灭,而其他的原住民们也因为战争的遗留物而相继死去,他们大多数死于战争后隔绝光热的那层似乎总也不散的乌云带来的黑暗。
  日复一日,从观测站派出的飞船在X21的大气层中飞行,记载着日渐光明的大地上所发生的一切。
  我们不否认自己曾是X21的破坏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关心它的重生,几百年来,我们欣喜地观察着它上面的欣欣生机,每一颗在绿叶上颤抖的露珠,每一声枝头娇婉的鸟叫都能令我们感到快乐无比。我们珍爱这美丽的生机,珍惜这难得的和平,然而,我们知道总有一天这和平将失去,只要X21的人们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那些人从未接受过他们的失败,根据星际战争法,那意味着只要他们还有一人尚存,战争就没有结束。
  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说明X21的原住民们已经灭族,相反,几百年来所观测到的迹象表明,他们残存了下来,虽然人数很少,但确实在某个我们无法探知的地方活着。
  太空站派出的观测船还有另一个使命,那就消灭残存的X21人类,而我,正是继任的观测船驾驶员。
  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一个X21上的庞大身影便如影子般时刻伴随着我的生活,那是一个追逐着飞船的巨人,太空站的前辈蓟告诉我,它叫"夸父",是上次战争的遗留物。夸父与山同高的硕大身躯使我意识到它不是X21的产物,这样的尺寸只可能产生于无重力引力的太空。蓟肯定了我的猜想,他说那是我们的武器,一个失控并被抛弃在X21上的战争用机械人。
  "听说他已经追了几百年,"蓟说,"真是可怕的家伙。"
  我相信蓟的话,因为每次从太空站补给休整完回到X21的大气层作逡巡时,夸父总在飞船后跟着。"他为什么要追?"我问蓟。蓟开玩笑的回答:"孩子们不是总爱追逐流星吗?也许他也是这样。"
  我知道,从地面上看,由于飞船在高速飞行中和大气的磨擦会发出火一样的光亮,它在空中划出的痕迹很美,特别是在过去几百年的黑暗世界里,这例行的飞船一定象空中日日划过的流星,也许也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可是,在乌云散去的今天,夸父仍然这样执着的追逐着我的飞船,用追星来解释是行不通的。
  "那么,大概是它的主人留下过什么讯息,让它知道我们和它来自同一个地方?"蓟又这么说。
  这是个无法考证的推测,夸父的主人死在最后一次战争中,正是他的死使夸父变得失控并既而成为战争的弃儿。
  我不喜欢这个推测,被一个弃儿追逐的感觉是令人难受的,有一次我问蓟,为什么不干脆让这个可怜的家伙被消灭,蓟无可奈何地摊开他的双手,告诉我他从他的上任口里得来的解释:"要知道,夸父的能量来自于一个蕴藏巨大热能的内核,清楚那个内核构造的人在最后战争中死光了,资料也被遗失,如果贸然破坏,也许会对X21造成灾难性后果。""那么就放任它这样追下去?"我问。"不会太久,"蓟看着地面上夸父的身影有把握的说:"最近它的速度慢了很多,也许能量已经接近枯竭,等完全枯竭的时候就可以摆脱它了。"
  夸父的日渐衰弱是很明显可以看出来的,X21上几百年来带侵蚀性的风雨和不停息的奔波已使它的躯体接近散架,当夸父躬身在大泽边饮水时,我可以用观测镜清晰地看到他腿上的裂痕。夸父总在同一个地方取水,他每次的取水量都十分巨大,常去的大泽已经接近干涸。蓟说夸父好象已经取干过一个大泽的水,这个已经是第二个了,那些水大概用于冷却过热的内核,这应该是夸父的自我保护机能。我很好奇被夸父取走的水最后是否都被这巨大的身躯所吸收,曾经为此很久的观察这个庞然大物,后来,我看到一股股细流从遍布夸父残破躯干的裂缝中流出,那大概是用过的废水,水流随着夸父的不断奔走而流向路的两旁,这使我明白为什么夸父所经过的那条本该是干涸沙地的线路上总是生机盎然。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