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天火-科幻小说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他是谁?是谁允许他进来的?”阿波罗愤怒地扯下手套摔在座上。  “他叫法厄同,是你的儿子,我们没有理由阻止他。”卷发雪白如同冰雪的副手回答,原住民们叫他冬神,冬天的神祗。  “我是您的儿子。”年轻的法厄同张开双臂迎向他的父亲,但阿波罗紫色长
  蓝色的星球日复一日缓缓地旋转,宁静、秀美。阿波罗坐在巡行的单人飞船里,有些惆怅地望着这个星球。
  很久以前这里就不再战场战场已经延伸到星系的边缘,这里曾经是必争的要塞,如今,它不过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当大部队走后,阿波罗留了下来,他成了留守者。留守小队的队员们一批批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只有他,阿波罗,始终驻守在这里。
  基地的影子出现在前面,在这个星球的原住民传言中,那是神的宫殿,有着发光的圆柱和宽阔的银门。
  阿波罗把飞船驶入了圆柱间的银门里,停在了坪上。他走下飞船,进入基地的指挥间,在那里,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年轻的孩子。这孩子有着原住民白皙的肤色,黑卷的头发以及高耸的鼻梁,他用一种充满温情的目光看着阿波罗,使阿波罗感到不适。
  “他是谁?是谁允许他进来的?”阿波罗愤怒地扯下手套摔在座上。
  “他叫法厄同,是你的儿子,我们没有理由阻止他。”卷发雪白如同冰雪的副手回答,原住民们叫他冬神,冬天的神祗。
  “我是您的儿子。”年轻的法厄同张开双臂迎向他的父亲,但阿波罗紫色长袍上散发出来的灼热令他无法靠近。父亲是大家口中的太阳神,法厄同无法接近太阳神。“我是法厄同,是克吕墨涅为您生的孩子。”法厄同渴望那个怀抱,在梦中,他已经渴望了很多次。
  阿波罗慢慢地解开了紫色的长袍,他知道,残留在隔热服上的热量足以烫伤这个孩子。阿波罗脱下了长袍,“是啊,克吕墨涅,我记得她。”
  那个美丽的、原住民的女儿。
  阿波罗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张开了手臂,“过来,孩子。”法厄同扑过来,偎在他的怀中。父亲的怀抱是宽阔的,然而有着相当的节制与理性。“那么,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阿波罗问法厄同,“什么使你到父亲的宫殿来呢,我的孩子?”
  “啊,父亲。”法厄同回答,“因为大地上的人们都嘲弄我,并诽谤我的母亲克吕墨涅。他们说我自称是天国的子孙,而实际不过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不知名的人类的儿子而已。所以我来请求你给我一些表征足以向人间证明我的确是你的儿子。”
  阿波罗没有回答,指挥间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声音。
  “父亲,答应我好吗?”法厄同伸出手臂挽住了阿波罗的脖子,孩子的体温从他柔软的双手传了过来,阿波罗感觉到怀里这个小小的躯体在颤抖,纤细地颤抖。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在阿波罗心中崩塌了,他似乎能听见它碎掉的声音。于是他亲切地拥抱法厄同并对他说:“我的儿子,既然你的母亲已将真情告诉你,那么我永远也不会在世人面前否认你是我儿子为了要永远消除你的怀疑,你可以向我要求一件礼物。”
  “真的吗?”法厄同的眼里是惊喜。
  “真的,我可以对着斯提克斯河发誓,你的愿望将得到满足,无论那是什么。”阿波罗说。斯提克斯河是原住民的圣河,如果阿波罗这么发誓,法厄同是没有理由再怀疑的。
  “那么,让我最狂妄的梦想实现吧!”法厄同眼里流动着天真的快乐的光彩,“请让我能有一整天可以驾驶您的太阳车!”
  阿波罗脸上的温情突然间消褪了,他的脸因为忧惧而阴暗,然后,他摇起了他的头。“孩子,你让我说了轻率的话,但愿我能收回我的诺言,因为你要求的东西是超过你力量的。要知道,那不是什么太阳车,你是个年轻的人类,而那是神祗才能驾驶的东西,而且不是你们所信仰的每个神祗都能驾驶的东西。”
  法厄同眼里的光华渐渐黯淡下去,“您骗我,父亲。”他喃喃地说。
  “不!孩子,改正你的愿望吧,驾驶太阳车固然神气,可是,那并不象你所想象的那样容易。在那上面,天是不停转动的,即使是我,有时也会头发晕,没有准确的驾驶,抗不住那样的大回转速度,是有生命危险的。”阿波罗试图想劝回他的孩子
  法厄同只是睁着迷茫的眼睛,他听不懂,父亲的话让他迷惑。“不,父亲,您在骗我,因为我不能得到神的承认对吗?”法厄同挣脱了父亲忧虑的怀抱,“就象母亲得不到承认一样对吗?您根本不希望我来找您。”
  阿波罗拉住了儿子的手,“为什么你不能相信我呢?你可以挑选天上地下所能给与的任何东西,只要不要求这最危险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