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你怎么找到我的?"我问。  "你爸以前提过你在水上警备队干,我向他们要了你的电话号码。"  "找我应该有别的事吧,否则不会突然想联系。"我打断她的话,"对不起,早上七点还要上班,有话请直接说好吗?"  &l
  "罗伊丝小姐,我想您应该改变对药物人体实验偏颇的看法,事实上每种药物在正式投入使用前都必须经过这种实验,而您,也肯定是它的受益者。"文森特医生走过来,再次把协议书递到我面前,"您不必为良心会受到谴责而担心,这是个医学和药物获得飞跃发展的时代,医疗和药物水平都达到了前所未有高度。不过人们只看到了表面,事实上新药物越多那就说明对药物的实验越多,所以不是您一个,而是很多人都在做这种选择。我明白,在个人道德和社会利益之间选择会很难,可是,我相信您知道什么是最有利的答案。"
  我并没有去接协议书。
  "想想吧,您的父亲也许会因此得救,您的债务也可以免去,当然受益的还有将来千千万万因为这药而得救的病人。"文森特医生温和地劝说着,用一双淡蓝的眼睛盯着我,"亲爱的小姐,我相信您会同意我的意见。"
  医生再次把协议书塞进了我的手里,"您可以考虑一下。"医生说,"当然,最好在您父亲病情恶化之前。"
  (四)
  十九点三十分,我下班。
  雪下了一天,整个世界都是白的,我决定从岸上走回去,穿过挂满节日彩灯的街道。
  街上人很多,喧闹而繁华的世界,商场的门口有红衣的圣诞老人,派发节日的礼物,广场的中心站着白衣少女,她们捧着乐谱在低声唱着圣歌,"主啊,听我诉说……"
  蓝色小车在我身后的街边停下了,是麦杰,他身边坐着一个小女孩,十二三岁的孩子,眼睛里仿佛有一层白膜。
  "我送你一程。"麦杰说。
  我坐进他的车。
  "这是茜茜,你见过她的妈妈,就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女人。"麦杰指了指身边的女孩,"我还没有告诉她那件事,她一个人在家,所以我带她出来买点食物和衣服。"
  茜茜从前面的座位向我转过身来笑,她的眼神不在我身上,我想她是盲人
  我伸出手拍拍茜茜的头,"你好,我叫罗伊丝。"
  "你们是恋人吗?"茜茜问。
  贫民区的孩子有时候不太懂得对陌生人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而瞎了眼的孩子,通常感觉又是相当敏锐的。
  "以前是,"我回答,"现在是朋友。"
  麦杰没有作声。
  "你准备告诉她那件事吗?"我问麦杰。
  "等一会儿,等会儿会告诉她的。"麦杰从观后镜看了我一眼,"很漂亮的手套。"
  我带着白色绒线手套,纸袋中的一双。
  "妈妈送的,一年一双,我今天一次全收到了。"我苦笑一声,看自己的手。
  "你还是爱她的吧?"
  "我也知道。"
  麦杰沉默了一阵,他问我:"比利住哪间医院?"
  "康奈尔儿童医院。"
  麦杰把车缓缓滑到街边,街那头是康奈尔儿童医院。
  "我并没有请你帮我决定什么事情!"我有些生气。
  "下去。"麦杰没有回头。
  我没动。
  麦杰打开驾驶室的门,从车那边绕过来,打开我旁边的门。
  "过一个小时我来接你,下去吧,我还要照顾茜茜。"他温和地说。
  我走下车。
  麦杰把车开走了。
  雪已停了,但风却把雪末从医院的楼顶吹了下来,撒在我的头上和脸上。
  我感觉很冷。
  (五)
  比利有双清澈的眼睛,隔着无菌室的玻璃,我看到他正小心地窥视我。
  "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间无菌室。"妈妈说,她想站在我的身后,但这一举动会让我不安,她发现了,往旁边挪了挪。
  比利在砌积木,他的手脚都很纤细,脸色是那种没有日晒的苍白。
  "你已经告诉过他我是谁了吗?"我问妈妈。
  "还没有,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他。"妈妈回答。
  我也不能肯定。
  "比利,过来。"我把手伸进无菌室前的橡胶手套,那使我可以把手伸进无菌室里的空间。
  比利走过来,他的脸上有一种好奇的神情。"姐姐,你是新来的医生吗?"他走过来,把手放进我的手中握着。
  比利的手很小,我不知道它是否很柔软,因为隔着厚厚的手套。
  "不是。"
  "那是新来的护士吗?"比利还是很好奇,他用手轻轻地捏我的手,但我却没有被触摸的感觉。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