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互联网 0
导读:“你怎么找到我的?”我问。  “你爸以前提过你在水上警备队干,我向他们要了你的电话号码。”  “找我应该有别的事吧,否则不会突然想联系。”我打断她的话,“对不起,早上七点还要上班,有话请直接说好吗?”  &l



  (一)

  凌晨,电话铃响,我习惯性地看床头柜上数字时钟的荧光字。

  四点十七分。

  不喜欢晚上或是凌晨时分的工作,上床前喝过酒,没有做临时起床的准备。

  不是工作,电话是母亲打来的。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提醒她。

  “对不起,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她在电话那头犹豫着说。

  我沉默。

  母亲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喂喂……”她试探着小声叫,声音有些着急。

  “你怎么找到我的?”我问。

  “你爸以前提过你在水上警备队干,我向他们要了你的电话号码。”

  “找我应该有别的事吧,否则不会突然想联系。”我打断她的话,“对不起,早上七点还要上班,有话请直接说好吗?”

  “不想和妈妈聊聊?”

  “我要挂了。”

  “罗伊丝,等等!”母亲喊起来。

  我没有真的挂断。

  “你有个弟弟……五岁了。”

  “我知道。”

  “你能否来看看他?比利很可爱,他就住在康奈尔儿童医院,离你工作的地方不远。”

  “比利的事和我没关系。”我说。

  “他的免疫系统有问题,活不了多久……”母亲开始哽咽。

  我没有作声,母亲也只是在电话那头小声抽泣。

  “比利知道我是谁吗?”过了一会,我问。

  “对不起……我会马上告诉他。”母亲急切地回答。

  我有些烦躁,“既然这样你根本不用告诉我他的事!”

  “如果能够做骨髓移植,比利能得救。”

  “那就做吧。”

  “可是我的骨髓不合适移植给他……医生说,兄弟姐妹间的骨髓移植成功率比较高。”母亲吞吞吐吐地说。

  我总算明白她打电话的用意。

  “没有别的办法?听说治疗免疫症可以用基因疗法。”我说。

  “我已经拿不出那么多钱。”母亲为难地回答。

  “钱的话我无能为力,爸爸最近也需要一笔钱做手术。至于骨髓嘛,我理解你因为着急,哪怕一点希望都要抓住,可我和比利只有一半血缘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改变的。”我拒绝了电话中的母亲,“我应该比你更不合适,而且,即使合适我也不能做,一住院我就会失业,你知道,现在工作很难找。”

  我挂断电话。

  四点二十一分。

  十年了。

  母亲离开十年后给我来了个四分钟的电话。

  (二)

  五点十三分,再次被电话叫醒。

  十四号桥桥洞处发现不明物体,我要去打捞。

  队里大多数人在休圣诞假,我需要钱,没休假,所以该我去。

  十四号桥在贫民区附近,那里总是肮脏零乱,我从巡逻船的驾驶室里可以看到河面上飘浮着各种杂物,冬天里的枯叶也在水中腐烂,河岸弥散着一种臭气。

  我把船停在桥洞边,中间的那个桥墩下面有个白色的物体,是用白色布单裹着的长条东西。

  麦杰刑警站在河岸边的车旁,他向我抬了抬他的帽子。

  水很冷,即使穿了橡皮的工作服也很冷。

  我下了水,对现场拍照后把绳索拴在白包裹的外面。

  白包裹里有一股臭气,令人恶心的死人臭气,这当然是浮尸,而且是他杀的,这并不难猜出,因为我捞起过那么多自杀的人,他们都没有想过给自己裹上白布单。

  船上的丹尼把白包裹向上拉,我在下面推扶着,布单的一角在离开水面时垂下来,我看到一张泡肿的女人脸。

  天上开始有细雪飘,这是个白色的圣诞节。

  我们把浮尸拖上岸,下面的事交给法医,丹尼从河里提上一桶水冲静甲板上尸体躺过的地方,他很小心地用拖把把水迹拖干,如果甲板结了冰,那么对他对我都会很危险。

  我没有参与丹尼的工作,走上岸,靠在麦杰的车上。

  当我在冰河中打捞的时候,麦杰去买了白兰地,他把酒递过来,我喝了,希望能因此暖和起来。

  喝酒时,我闻到手上传来的臭气,尸体的臭气。

  “令人诅咒的工作。”我小声地骂。

  麦杰笑了:“不是给你介绍了一个文员的工作吗?”

  “我去了,但他们有更健康的人选。”我耸耸肩。

  麦杰笑得有些不安。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