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第四骑士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过繁琐而又缓慢的验关手续,爵士和他的同伴终于走出机场简陋的大门。  爵士没有雇佣在四周游走的当地脚夫来帮助自己拿行李,因为他和同行的魏伦都没有携带太多东西,而且,对于这片落后地区社会资料的研究使爵士确信不能轻信任何一个当地人。魏伦显然对此不以为然,他把猎枪随意地斜挎在肩头,右臂上搭着外套,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用一种玩世不恭的神态打量着大门口勒勃朗将军的雕像。
  前言
  准确地说这不是一篇完整的小说,而是一篇小说大纲,炮制它的原因是我在某一段时间对这一题材产生了兴趣而暂时又没有写长篇的打算,我常有忘事的毛病,为了在正式写小说之前不把想写的东西忘掉,于是我写下了这个故事大纲。如果您有充足的时间而又不在乎在几十分钟(取决于您的阅读速度,本纲有三万字)里被某些可能引起不快的内容所烦到,那么这篇粗糙的东西应该是适合您阅读的。这是一个尝试,在写作之前让大家对大纲进行品评,如果您看完了有什么意见,请赐教。我会将您的意见整理出来并且在某一天正式写作时采纳,谢谢!
  (一)
  菲力爵士乘坐的108次航班到达勒勃朗机场的时候,正是这个地方黎明的开始,太阳从机场外围郁郁葱葱的雨林后升起,湿闷的潮气也就随之从四面八方涌来。通过繁琐而又缓慢的验关手续,爵士和他的同伴终于走出机场简陋的大门。
  爵士没有雇佣在四周游走的当地脚夫来帮助自己拿行李,因为他和同行的魏伦都没有携带太多东西,而且,对于这片落后地区社会资料的研究使爵士确信不能轻信任何一个当地人。魏伦显然对此不以为然,他把猎枪随意地斜挎在肩头,右臂上搭着外套,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用一种玩世不恭的神态打量着大门口勒勃朗将军的雕像。
  “亲爱的菲力,这个又矮又胖的家伙难道就是那个所谓的冒险家吗?”魏伦掏出烟点着,叼在嘴里,用不那么尊重的语气指点着勒勃朗的铜雕,“他只不过是发现了这块大陆,如果我们来开发这里,这里的人会不会用金子为我们雕像?”
  菲力爵士并没有理会表弟的玩笑话,两个月来,因停职而心烦意乱的魏伦在没有药物的维持下不歇斯底里已经是很好的事情,没有必要去理会他的疯话。爵士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纨绔的魏伦会那么坚决地要求参加这次注定艰险的旅程,但拒绝姑母的苦苦哀求显然不行,从另一方面来说,有身为军人的魏伦陪同也未必是件坏事,至少他在需要时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你打算在这个破烂的门口等到什么时候?”魏伦把他的包扔在脚边,不耐烦地问。菲力仍然没有回答魏伦的问话,他有些着急,联系好的向导并没有按照承诺准时接站,虽然爵士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这里的服务,可是仍然有些恼火。
  半个小时后,向导来了,他有一张当地人黝黑的脸,赤着脚,粗俗的言行表明他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爵士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某种狡黠的神色,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果然,向导并没有马上带他们离开的意思。
  “爵士先生,您是为‘塔蒂’来的对吗?”向导说,“但有个问题,现在‘塔蒂’已经绝种了。”
  “可是,您在信中说过可以帮我找到一两只!”爵士生气地叫道。
  “我只是说可能找到。”向导狡黠地笑着。魏伦把猎枪从左肩移到右肩,向导看了他一眼,仍然是狡黠地笑,“不过我可以带您去见知道塔蒂在哪的人,他叫阿奇,住在东部。”
  “这和说好的不同!”爵士抗议。
  “先生,只要找到塔蒂不就行了?”向导不以为然地回答,“虽然传说阿奇不喜欢你们这些外来人,但我们只要找到萨希就一定没问题。”
  “萨希又是什么人?”
  “教会医院的修女,给阿奇治过病,她现在在离这儿不远的村子里,如果您同意的话,一个小时后我们可以见到她。”
  爵士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十五分钟后,他和魏伦已经坐在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破车车斗里随着泥泞土路的起伏而颠簸。
  “我们当然不能挂标志,东部的祖卡人并不喜欢我们西部的达鲁人,我们也不喜欢他们,不管挂哪边的标志,走在路上都很危险。”向导坐在探险者们身边,喋喋不休地解释。
  “什么危险?”魏伦舔舔嘴唇,把猎枪抓在手里,饶有兴趣地问。
  向导耸了耸肩:“他们比较喜欢用砍刀,而我们擅长用斧子。”
  菲力爵士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你们没问题,这只是祖卡人和达鲁人之间的战争,你们不会有事。”向导笑着拍了拍菲力的肩膀。
  “那么你和司机不怕被祖卡人发现?”魏伦好奇地问。
  “我们?”向导得意地笑起来,“知道为什么别人都不行而我们可以做这个买卖?因为我们两个长得既不象祖卡人那样长手长脚,也不象达鲁人那么白,只要看清楚拦路军队手里拿的是什么武器,就知道该做哪边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迪马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