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互联网 0
导读: >  明也笑,继续玩他的网络游戏。  对于明玩的游戏,我一向不太感兴趣,那是一种建设游戏,设定繁琐,明玩它已到痴迷的程度,事实上从我认识他到现在,就没发现他每晚这个时候做过其他事情。  但这与我无关,继续喂鱼,喂完后去门边的躺椅上接着看头天没有看完的书,每天也只有这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是可以心安理得看书的&mdas
  “其实对你真好的人也有,只是你没在意。”李冬叹气,当日背着人时的失魂落魄,时至今日想起胸口仍然憋闷。
  “每个对我好的人我都珍惜,怎会不曾在意?”姚佳苦笑,“可惜一时真好的人是有,象你这般一直真好的却不曾有过。”
  李冬心中激动,“你竟也知道我是真心对你好?”
  “怎会不知道?你我那时也算是兄妹一场,你处处为我,我都记得的,所以每有男生追我,一定先说给你知道。”姚佳叹道,“但你凡事帮我,偏偏不与我在这方面出主意,现在想想,若是多向你请教,想必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李冬脸色忽变,看上去似乎有火烧心,“你就只知道我对你好,竟然从来不知道我也是喜欢你的吗?”
  姚佳愕然止步,半晌讷讷发声:“我……确实不知道。”
  李冬脸上表情哭笑不得:“追你的男子不是帅哥就是富公子,我自然排不上队,但我好歹是个男人,不能喜欢也不能窝囊到为其他男人牵线罢?”
  姚佳哑然。
  “你选了汤森,我帅不如他,只好去外地读书,等听说你离开他时回来,你又选了曹沐,我又不如他出身豪富,只好去外地从商,再听见曹沐娶了别的女人后赶回来,你又嫁了人去了外地再无消息。”李冬说,“这次,总算是没有人在你身边,你就不能把我不当兄长看一次吗?”
  “但是,到了这个年纪,还谈这些做什么?”姚佳低头,“我是个拖孩子的离婚女人,你已有美满家庭。”
  “也不是不能挽回……”
  “冬哥,我虽是谈过多次恋爱女人,但从不作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你可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几十年?”
  “你何不一早争取?”姚佳摇头,“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如今要我不把你当兄长也难。”
  说话间,学校已在眼前,进去却没有接到孩子,仍然是晚了一步,孩子已经让当爸爸的坐小车接去游乐园。姚佳无可奈何,却又心急如焚,“现在我也不想别的事情,只要把孩子保住就行。”
  “他能底气十足,无非是欺你经济不好,钱,我可以帮你。”李冬相劝道。
  “但没有稳定的收入,仍有可能被法庭判过去。”姚佳十分忧郁。
  “若你我重新开始,孩子自然会有良好的经济环境,我会待孩子如已出。”李冬已是走火入魔。
  “那你的妻儿将会如何?”姚佳面色极难,“我不能做坏女人。”
  “我的财产颇厚,分一半给他们,足以养活他们下半辈子。”李冬说。
  “我始终不能这么做,冬哥。”姚佳欠欠身,是要告辞分手的意思了。
  李冬的失望溢于言表:“为什么你就不能把我当成个普通男人?”
  “其实是曾经有过,那时我们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但你看上去总是兄长的样子。”姚佳说,“你看其实我们都错过,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该认的命就要认,我们不能因为自私而伤害别人。”
  李冬看着姚佳过了街,头也不回往远处走。
  绿灯,红灯,又绿灯。
  突然,李冬冲出街边,向姚佳追过去,“姚佳!姚佳!”他大声地叫,全不顾周围小车喇叭愤怒的鸣叫声。
  被追的女子听到身后的异样,回过头来,惊得目瞪口呆。
  李冬冲上去抱住了那个总是别人女郎的姚佳,“姚佳!姚佳!我已经等了你一生!我知道,这次再错过,我又会失去你的消息!我们都老了,没剩多少年可活,说不定就永远这么失去了你,所以这次我不能放手!”
  怀中的女子身体僵硬,一句话也说不出。
  “若我不见到你,也许可以与别人平安过完下半世,但一切已经挑明了,再当今天的事没发生也不可能,和他们在一起时心在你这里也是害了他们。”李冬紧紧地抱着终于能搂在怀中的姚佳,已是泣不成声,“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他们!就算是失去一切也不要紧啊,只要这次不再错过你!”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姚佳脸上滚落下来,“冬哥!冬哥!”她伸出颤抖的手回抱面前这个曾经总是遥远不可及的兄长,“我们将是罪人……”
  桌上闹钟的脆响提醒旁观这一切的我和明第二十五小时即将结束,明把目光从屏幕上在街头相拥而泣的两个人身上收回来,站起身,去桌边倒咖啡。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