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IME-科幻小说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  明也笑,继续玩他的网络游戏。  对于明玩的游戏,我一向不太感兴趣,那是一种建设游戏,设定繁琐,明玩它已到痴迷的程度,事实上从我认识他到现在,就没发现他每晚这个时候做过其他事情。  但这与我无关,继续喂鱼,喂完后去门边的躺椅上接着看头天没有看完的书,每天也只有这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是可以心安理得看书的&mdas
  鱼在水里游,我在水边看。
  “说起来,到底是我在看鱼还是鱼在看我?”撒下一点鱼食,转身问明。
  “古老的问题。”明的手指在键盘上心不在焉地敲打着,我想他是有些疲惫了。
  放下鱼食,洗干净手,给明冲一杯热咖啡,放在他手边时我顿了一下,“虽然是老问题,总还是有人问的,比如我。”
  “无聊的问题。”明并不打算回答,直接作了结论,他端起杯子喝一口,总算从屏幕上把目光转了过来,“没有放糖?”
  “老是这么坐着不运动,少吃糖可以不发胖。”我笑。
  明也笑,继续玩他的网络游戏。
  对于明玩的游戏,我一向不太感兴趣,那是一种建设游戏,设定繁琐,明玩它已到痴迷的程度,事实上从我认识他到现在,就没发现他每晚这个时候做过其他事情。
  但这与我无关,继续喂鱼,喂完后去门边的躺椅上接着看头天没有看完的书,每天也只有这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是可以心安理得看书的——只要没有顾客来打扰的话。
  到这个从不关门的便利店里做夜班已有半年,明和我已经习惯了这样互不干扰的相处,我想我们都只是寂寞,所以有人在身边也就够了,并不强求太多的交流。
  闹钟在十五分钟后响了,我从书本上抬起头,看向窗外,街道上昏黄的灯光照在马路中间来往的小车顶上,折射出水光,让我记起外面本该是下着雨的,店内的灯光使昏暗的窗户玻璃成了一面镜子,从那镜子上我看到一张无奈的脸,那张脸属于我。
  为什么会无奈呢?因为忘却了窗外明显的事实吗?那本不该是我的错,在如此安静的夜里,无人记得雨声。
  放下书站起来,走到店门口,打开它,店外的空气比店内更加沉闷,于是我走得更远,走到马路边上抬头看向天空
  天上有些密密麻麻的小亮点,那是僵在空中的水珠,折射着四面透过来的光线。
  仰面,闭眼。
  只是一瞬间,空气中有了雨的清新气息,我听见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这个世界的气息霸道地将我吞没其中,而僵在空中的水珠落在了我的脸上,冰凉。
  不过是一两滴而已……
  我诧异地睁开眼,看见顶上的一把伞,明站在我的身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现在不是夏天,”明淡淡地提醒,“该点货了。”
  明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不过只限于他不玩游戏的时候。我笑,随他回店里去,点货、上货、打标签,下半夜只间或的有两个顾客进来,是路过的开车人,买的也不过是饮料。
  “这样说来,今天算是没有生意了。”无所事事地望着窗外渐渐车多的街道,我问明。
  “啊?”他点头,走过来站在我身边,和我一块儿向外看,“你很失望吗?”
  “和我没什么关系,失望的总是老板。”
  “反正是无本买卖。”
  “无本的权与利买卖,失利无所谓,失权呢?”
  好久,明缓缓地开了口:“你最近说话十分刻薄。”
  我耸耸肩,不予置评。
  明似乎是随口问起:“半年了,你找到要找的东西了吗?”
  “我想是的。”我回答,走去里面的房间换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明坐在收银机后,脸色十分难看。
  “怎么了?”我抓住他放在桌上的手问。
  “看来我又要找新店员。”他把手抽回去,不那么自然地回答。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有些难堪地把手收回来,向他微微揖了个躬,“今天晚上该是最后一班了,这么久以来,承蒙你照顾。”
  下班的路上人来车往,城市正在苏醒,过人行天桥的时候我停下来看,看到上班的人们脸色匆匆忙忙,我的结束正是别人的开始,此消彼长,这便是世界的平衡吧?真是绝妙的安排。
  也许是站在天桥上出神的时间太长,不免有老者上来解劝,“姑娘,有什么事往好处想,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结。”我诧异,然后莞尔——昨日的晚报上确有自尽者从天桥上跳下来的消息,“谢谢。”我谢那老者的关心。但我并不是一个很贪心的人,没的不多求,有的尽其用,所以几乎没有什么遗憾的东西,这样的人,跳桥的可能性并不比被别人用车撞进明那间便利店里的机率更大。
  说实话,被那个醉汉用车撞进明的便利店时我也根本不相信这件事会发生。我只是一个下晚班的路过者,很规矩地走在人行道上,旁边有一堵墙,还有一扇便利店的窗。我熟悉这家便利店,每天去餐馆打工都会路过它,但很少进去。那时我还不认识明,只记得从窗口看进去,总是看见年轻的店主坐在收银机后,或看书,或听音乐。我羡慕这样的人生,从学校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正式工作的我盼望着这样悠闲的生活,所以某天当看到店外贴出招店员的纸条时,就毫不犹豫地进去了。明并不愿意和我多谈,他不想雇佣一个女性店员,这个24小时便利店需要一个从凌晨1点到第二天下午1点的早班店员,从半夜上班的安全出发,以前几位都无例外是男性,而我显然不合适。明不到一分钟就打消了我的愿望并把我送出店外,然而在那个时候,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没有想到晚上的那次意外的再会。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