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涉过同一条河

互联网 0
导读:窥着小林妈妈的脸,出于礼貌,在接待时我不能盯着她的脸仔细看,现在总算可以看个够。  我从没见过这么一张奇怪的脸,她并不是因为瞎了一只眼而残疾,而是那张脸上原本就只有一只眼睛,在我们通常称为右眼的地方,只有一个凹坑,上面是完整的与颊相接的皮,没有眉毛,连一条象眼睛的缝都没有。这样看来,小林妈妈的残疾是天生的,是生就的畸形。  后来我感到
  小林的妈是个残疾人,这在开家长会前我一点也不知道,虽然我和他同学并同桌一年多,但我们的话题从来不涉及到父母兄弟,我一直以为他的妈妈和我们所有人的妈妈一样普通。
  我是班委,在家长会开始前被老师安排负责接待,小林的妈来得很早,她象一只暗夜里的猫悄没声地从课桌间的狭道靠过来,带着谦卑的神态小声问:"我是小林的妈,他的座位在哪儿?"我不敢多看她,赶紧将她带到小林的座位上,小林的妈便在那个位子上低下头来,静悄悄地坐着,一直坐到家长会的开始。
  开会的时候,我从窗外向里看,看到小林的妈脸红红的,那是因为班主任在夸赞小林的成绩怎么好,平时怎么有礼貌,对她的家教大加赞扬。大概是因为兴奋,小林的妈稍稍抬起一直低着的头,于是我可以看到她的独眼中有泪光一闪一闪。我好奇地偷窥着小林妈妈的脸,出于礼貌,在接待时我不能盯着她的脸仔细看,现在总算可以看个够。
  我从没见过这么一张奇怪的脸,她并不是因为瞎了一只眼而残疾,而是那张脸上原本就只有一只眼睛,在我们通常称为右眼的地方,只有一个凹坑,上面是完整的与颊相接的皮,没有眉毛,连一条象眼睛的缝都没有。这样看来,小林妈妈的残疾是天生的,是生就的畸形。
  后来我感到有人在拍打我的肩膀,于是回过头,刚好看到小林愤怒发红的眼睛,"你在看什么?"他恶狠狠地问。我支吾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想他肯定知道我在看什么,会生气是当然的,只好让他少生点气,于是我说:"其实……你妈妈从左边看过去是个大美人。"小林揪着我的领口把我拖到教学楼拐弯僻静的走道上,狠狠地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扬长而去。
  那是我第一次挨男孩子的打,或者说也是唯一的一次我的脸被打红了,肿得很厉害,因此家长会结束后不能按老师的要求去送家长们。我坐在楼梯下的暗处看着满面焦急的老师四处找我,而小林则炫耀地挽着他妈妈的手臂专门绕着弯子从我面前走过。在走过楼梯口时,他装作不知道我在那里挽着他妈的脖子问,"妈妈,我表现得好不好?"他的妈妈,当然看不到周围有人,将头低下来,用额头顶了顶他的额头,笑着说:"当然好,非常好。"我知道,小林是故意的,他要报复我用异样眼光看他妈妈的行为,正因为知道他是故意的,那天我哭了好久,并发誓一生一世也一定要报这个仇。
  那天以后我和小林基本处于绝交状态,虽然同桌,但半个字也不交谈,人人都知道我们交恶,但我们死也不说那是为什么,连老师对此也无可奈何。初中毕业后我们分道扬镳,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从此不通音信。
  我在骨子里并不是一个规矩的女生,去了一个陌生而嘈杂的环境后,失去了以往熟悉环境里的种种羁绊,而父母又因为工作的繁忙而对我无法象以前那样严加管教,很快,用世俗的话来说,我"变坏"了,抽烟、喝酒、涂口红,成为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女。或许是叛逆期的来临,我开始讨厌一切条条框框,在夜晚的回忆中嘲笑曾经规矩老实的幼年时的影子,偶尔想起小林给我的那一耳光,便用烟头在蚊帐上烫个洞。
  之所以一直没有被退学,一半是因为父母的恳求,另一半则是因为出于怪异的兴趣和天赋,我的理科成绩一直异乎寻常的优秀。学校本着"有教无类"的原则收容着我,而我也乖巧的不把麻烦带到课堂上去,这种微妙的平衡一直保持到我高中毕业那年为止,直到生物老师发现我夜间在实验室里做小白鼠与兔子的心肺互换实验,而被动手术的小动物并没有打过麻药的迹象时才被打破。校长在血淋淋的解剖台前面无人色,他失去了往日的儒雅,揪着我烫过的长发对我破口大骂,他说他从未教育出这么残忍的学生,他骂我不是女生,是恶魔。
  我没有解释我打过麻药,虽然这实验并不是教学大纲中的要求,但我可以做得好,麻药没生效不是我的错,生物老师跟为实验室提供材料的人有买卖早就人人皆知,但我不想解释,我只是很讨厌校长揪我的头发,于是用解剖刀抵在他的喉咙上,让他放开手。
  校长放了我,我回了家,从此离开了中学
  父母当然对我很生气,他们是有体面的上等社会的人,不可能让我如此游手好闲下去,用钱也好,通关系也好,反正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只是几个月后的一天清晨,他们撬开地下室的门,把我养的白鼠、蛇和蜥蜴统统扔到大街上,然后命令我去大学报到。
1 2 3 4 5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