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计悔多情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木婉清道:"他不听话,我便老大耳括子打他。"玉虚散人嗤的一笑,斜眼向丈夫瞧去。段正淳笑道:"正该如此。"玉虚散人伸左手去接木婉清手中的酒杯。烛光之下,木婉清见她素手纤纤,晶莹如玉,手背上近腕处有块殷红如血的红记,不由得全身一震,颤声道:"你……你的名字&helli
段正淳等回到府中,内堂张宴。一桌筵席除段正淳夫妇和段誉之外,便是木婉清一人,在旁侍候的宫婢倒有十七八人。木婉清一生之中,又怎见过如此荣华富贵的气象?每一道菜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她见镇南王夫妇将自己视作家人,俨然是两代夫妇同席欢叙,自是芳心窃喜。
段誉见母亲对父亲的神色仍是冷冷的,既不喝酒,也不吃荤,只挟些素菜来吃,便斟了一杯酒,双手捧着站起,说道:"妈,儿子敬你一杯。恭贺你跟爹爹团聚,咱三人得享天伦之乐。"玉虚散人道:"我不喝酒。"段誉又斟了一杯,向木婉清使个眼色,道:"木姑娘也敬你一杯。"木婉清捧着酒杯站起来。
玉虚散人心想对木婉清不便太过冷淡,便微微一笑,说道:"姑娘,我这个孩儿淘气得紧,爹娘管他不住,以后你得帮我管管他才是。"木婉清道:"他不听话,我便老大耳括子打他。"玉虚散人嗤的一笑,斜眼向丈夫瞧去。段正淳笑道:"正该如此。"
玉虚散人伸左手去接木婉清手中的酒杯。烛光之下,木婉清见她素手纤纤,晶莹如玉,手背上近腕处有块殷红如血的红记,不由得全身一震,颤声道:"你……你的名字……可叫作刀白凤?"玉虚散人笑道:"我这姓氏很怪,你怎么知道?"
木婉清颤声问:"你……你便是刀白凤?你是摆夷女子,从前是使软鞭的,是不是?"玉虚散人见她神情有异,但仍不疑有他,微笑道:"誉儿待你真好,连我的闺名也跟你说了。你的郎君便有一半是摆夷人,难怪他也这么野。"木婉清道:"你当真是刀白凤?"玉虚散人微笑道:"是啊!"
木婉清叫道:"师恩深重,师命难违!"右手一扬,两枚毒箭向刀白凤当胸射去。
筵席之间,四人言笑晏晏,亲如家人,那料到木婉清竟会突然发难?刀白凤的武功与木婉清本就差相仿佛,这时两人相距极近,又是变起俄顷,猝不及防,眼看这两只毒箭势非射中不可。段正淳坐在对席,是在木婉清背后,"啊哟"一声叫,伸指急点,但这一指只能制住木婉清,却不能救得妻子
段誉曾数次见木婉清言谈间便飞箭杀人,她箭上喂的毒药厉害非常,端的是见血封喉,一见她挥动衣袖,便知不妙,他站在母亲身旁,苦于不会武功,无法代为挡格,当即脚下使出"凌波微步",斜刺里穿到,挡在母亲身前,卜卜两声,两枚毒箭正中他胸口。木婉清同时背心一麻,伏在桌上,再也不能动弹。
段正淳应变奇速,飞指而出,连点段誉中箭处周围八处穴道,使得毒血暂时不能归心,反手勾出,喀的一声,已卸脱木婉清右臂关节,令她不能再发毒箭,然后拍开她穴道,厉声道:"取解药来!"
木婉清颤声道:"我……我只要杀刀白凤,不是要害段郎。"忍住右臂剧痛,左手忙从怀中取出两瓶解药,道:"红的内服,白的外敷,快,快!迟了便不及相救。"
刀白凤见她对段誉的关切之情确是出于真心,已约略猜到其中原由,夹手夺过解药,将两颗红色药丸喂入儿子口中,白色的乃是药粉,她抓住箭尾,轻轻拔出两枝短箭,然后在伤处敷上药粉。木婉清道:"谢天谢地,他……他性命无碍,不然我……我……"
三人焦急万状,却不知段誉自食了万毒之王的"莽牯朱蛤"之后,已然诸毒不侵,木婉清箭上剧毒奈何不得他丝毫,就算不服解药,也是无碍。只是他中箭后胸口剧痛,这毒箭中者立毙,他见得多了,只道自己这一次非死不可,惊吓之下,昏倒在母亲怀中。
段正淳夫妇目不转瞬的望着伤口,见流出来的血顷刻间便自黑转紫,自紫转红,这才同时吁了一口气,知道儿子的性命已然保住。
刀白凤抱起儿子,送入他卧室之中,替他盖上了被,再搭他脉息,只觉脉搏均匀有力,实无半分虚弱迹象,心下喜慰,却又不禁诧异,于是又回暖阁中来。
段正淳问道:"不碍吧?"刀白凤不答,向木婉清道:"你去跟修罗刀秦红棉说……"段正淳听到"修罗刀秦红棉"六字,脸色一变,说:"你……你……"刀白凤不理丈夫,仍是向着木婉清道:"你跟她说,要我性命,尽管光明正大的来要,这等鬼蜮伎俩,岂不教人笑歪了嘴?"木婉清道:"我不知修罗刀秦红棉是谁?"刀白凤奇道:"那么是谁叫你来杀我的?"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木婉清 散人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