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

互联网 0
导读: 我始终认为,人的每个阶段都需要有一个目标,有了目标后,做事情才会有动力,否则生活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比如小学的时候,老师会像我们灌输"好好学习,为四化做贡献"的思想,这也是大多数我们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小学时常常挂在作文最后面的一句话。当我们跨进初中时,思想相对成熟了些,不再会被轻易的蒙蔽了,所以老师们开始改走现实路线,改向我
 
我始终认为,人的每个阶段都需要有一个目标,有了目标后,做事情才会有动力,否则生活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比如小学的时候,老师会像我们灌输"好好学习,为四化做贡献"的思想,这也是大多数我们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小学时常常挂在作文最后面的一句话。当我们跨进初中时,思想相对成熟了些,不再会被轻易的蒙蔽了,所以老师们开始改走现实路线,改向我们灌输"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这一吃人的念头,并伴随着我们一直跨进大学的校门,尽管现在很多血淋淋的例子证明了老师当初的这一观念是屁话。而自从把三胖子从哈站解救出来的那天开始,参加明天的舞会就成了我这几天生活中为之奋斗的唯一盼头,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一天,每时每刻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
晚饭由于没有了秦可一而失去了做饭的动力,随便的吃了些煮面条后,躺在沙发上看着新闻,忽然想起前几天送去学校附近的一间洗衣店的衣服似乎到了取回来的日子,于是出门懒洋洋的向洗衣店走去。
"洗衣服还是取衣服?"看我进屋后,服务台上的一位中年妇女向我问到。
"取衣服。"我边递给他取衣单,边对她说到。此时她正听着收音机里的点歌节目。
"下面播放的是来自哈院的听众朋友肖宾为同样是哈院1号公寓233寝室的秦可一点播一首来自刘若英的《很爱恨爱你》,并且要对秦可一说,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轻易放弃……"虽然很鄙视这种土鳖式的泡妞方法,也知道这种方法对秦可一毫无用处,但当听到这个傻小子给秦可一点歌,并有如此露骨的表白时,心里还是会莫名的感到不爽,也第一次意识到了秦可一给我带来的压力,呆呆的站在那里听着刘若英的《很爱恨爱你》……
"老板!你拿错了!这不是我的衣服。"可能是听到了有男生给秦可一点歌后精神恍惚,所以没有再接过来的衣服。快跨进家门的时候,才发现包装袋里的衣服不是我的,于是又无奈的返了回来。
"噢!我看看!好像拿错了,你这是6号,我给你拿的是9号!不好意思啊,等一下!"老板看看了包装袋上贴得标签,满怀歉意地说到。
"老板这不是我的衣服,这是一个男生的衣服!"背后忽然想起了熟悉都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于是我迅速的转身确认了一下,果然是秦可一!秦可一显然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我,站在用惊讶的目光愣愣的看了我几秒钟后,然后装成素不相识的样子走到了柜台前。
"呦!真巧!他拿了你的衣服,你拿了她的衣服!你们两个互相换一下就行了。"老板笑呵呵的说到。
"缘分啊!"我笑着对秦可一说到,并把衣服递到了她面前。
"是啊!我看你们俩也挺有缘分的,还真是挺般配的!"老板插话道。
"呵呵!谢谢老板!"秦可一在我说完这句话后,狠狠地把衣服从我手里抢走,同时把我的衣服狠狠地塞在我的怀里。
"可一,等等我!"在秦可一快步的走出了洗衣店的时候,我追了出去。
"秦可一!你给我站住!"我追上了秦可一,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但被她迅速的挣脱开。
"想干嘛?还想扛着我回去是吗?"秦可一站在那里几秒钟后,转身对我冷笑道。
"哪敢啊?"我笑着说到。
"呦!别谦虚了!女寝你都闯了!还有什么你不敢的!"
"为了你上刀山,下油锅我都敢,何况是闯个女寝那!呵呵!"秦可一听到我这句话后,狠狠地白了我一样,然后转身走了。
"可一!我们好好谈谈好吗?"我跟在秦可一的身后,边走边说到。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秦可一冷冷得说到。
"你听我把哪天的发生的事情解释一下,你再生气也不迟啊!"
"照你这么说,反正都是要生气!那还是不听了!省得让我恶心!"
"你总得听我把话说清楚吧!"我快步赶到了秦可一前面,把她拦住,激动地说到。
"我记得我给过你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把握的!现在我没兴趣听了!"秦可一说完,狠狠地撞开了我,然后继续向前走。
"你不想听我也要说!要分手也要等我把话说完!"我有点激动地再次抓住了秦可一。
"分手!?我们在一起了吗?"此时秦可一的这句话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心脏,我已分不清秦可一此时说的是气话,还是心里的想法,但似乎说的确实有道理,虽然我们曾经无比的亲密接触过,但我们谁也没有捅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在中国这个强调意识形态的国家里,有时候形式和口头承诺变的很重要,甚至超过了事实。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