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计划前传(一)-和校花同居的日子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在我苦与无法很快的适应秦可一每天晚上搂着我脖子睡觉的这种生活方式时,有关部分的一纸公文及时的拯救了我。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的大学,很不幸的发生了几起关于在校外租房子学生的安全问题,致使相关部门极度脆弱的神经再度的紧张了起来,从而使本处于紧张准备评估的小学校也更加的紧张起来,很迫不及待的把我们这些过着“校外桃园”生活的人全部召回
 
在我苦与无法很快的适应秦可一每天晚上搂着我脖子睡觉的这种生活方式时,有关部分的一纸公文及时的拯救了我。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的大学,很不幸的发生了几起关于在校外租房子学生的安全问题,致使相关部门极度脆弱的神经再度的紧张了起来,从而使本处于紧张准备评估的小学校也更加的紧张起来,很迫不及待的把我们这些过着“校外桃园”生活的人全部召回了学校。
在有些诡异的国度里,“防患于未然”永远只是一句空口号,某项制度的诞生必须伴随着几起流血事件的发生,死人的号召力往往高于活人,而有些人本应该在生前享有的待遇和认可却往往在死后才被迟钝的舆论所承认……
秦可一一边帮我收拾着东西,一边婆婆妈妈的嘱咐我,让我感觉到我们即将要久别一样,我真怕随着我们感情的不断加深,秦可一会向家庭主妇特有的本质——唠叨这一方向发展。于是我不得不放弃了在网上与两个可爱的“贫农”斗地主,开始向秦可一解释学校的这种决定大多都属于“阳萎”性质的这一根据我多年总结出而得出的结论,并郑重其事的向她保证不出半个月她就会重新投入到我温暖宽敞的怀抱中,并且还保证在寝室战斗的这段时间,我会严守属于她的那片阵地,不会让可疑分子有一丝一毫的可乘之机。
秦可一终于被我的真诚所打动,在奖励了我数个吻之后,和我在女寝的门口挥手告别,而我对于这一场面却没有什么反应。除了这段时间见面的次数减少和晚上不在一个床上睡觉以外,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何况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也要在一起。而秦可一的这一婆婆妈妈的表现我不知是不是一个她正在向我所担心的那方面发展的危险信号。
带着的秦可一的叮嘱我再次昂首踏进了阔别了不算太长时间的寝室。对于我的回归,没有我期望中的那种热烈欢迎的景象和热泪盈眶的拥抱。老大、老二和老七正在运用会计学中所学习的专业理论来为记的异常混乱的斗地主的分数各抒己见,三胖子仍然捧着我的旧笔记本专心致志的学习,只有老四对我的回归表现出了少许的热情,但在此时寝室的这种不健康的气氛的大环境下,我很难相信老四的这一行为的背后没有包含什么更深的寓意。于是在我的耐心引导下,老四终于态度端正的对我说到,全班四级报名费就差我自己没交,是他替我垫付的,希望我尽快把钱还给他……
秦可一在晚饭的时间准时地打来了电话,于是我们开始在电话里讨论晚饭吃什么的问题。也许是平时我太惯于拿主意,在我处于礼节性的询问“吃什么?”这个问题时,秦可一表示了无所谓,但当我每提出一项意见时却又被她无情的否决,费了很大的周折最终还是选择了食堂这个最不愿被提及的地方……
徘徊着无数苦苦等待的男生身影永远是女寝楼下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线,特别是在我们这种男生处于弱势群体的学校里,也只有在吃饭时间的女寝的楼下才能见到每平米男生数量如此高密度的壮观场景。当初以极度嘲笑的眼光看待这一景象,但没想到不久之后我也不知不觉地就沦为了他们其中的一员,于是在等待之余,不免多了几分感慨。
每当一个女生从寝室走出来挎着一个男生离开时,所有的男生都会下意识的把走出的女生和自己的女友进行一番比较。觉得没有自己女友漂亮的,会面带笑容、心满意足的继续等待,同时很欣慰的庆幸自己的女友不是很难看。而那些被他人女友比下去的人,则会多数稍感到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找个更好看的。但当秦可一从寝室楼里走出来到我身边挎着我离开的这个时间,我永远是这个群体中笑得最灿烂的。
“康健!我们去二食堂二楼吃面好不好!?”秦可一跨住我的胳膊后,笑着向我问到。
为什么去那阿!”
“去找些回忆啊!”
“回忆!?什么回忆?”
“你忘了!猪头!你是怎么认识我的了!?”经秦可一的提醒,我才想起来她指的回忆是我们在二食堂二楼的那次尴尬遭遇。于是我们便已一种触景生情的姿态,出现在了二食堂二楼,并选择了离当初事发地点比较近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大妈还是那个大妈,饭菜也还是以前的熊样,只是不知道当初作为连接我和秦可一得纽带的那个碗是否还健在。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盛着洒在秦可一身上的汤的那只碗做个记号,以便多年以后我和秦可一再次故地重游时相认。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