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马可的忏悔-和校花同居的日子续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我追出酒店后,没有看到郭澄和马可的身影,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足以让那些传说中隐居在深山老林的世外高人从此断绝了下山秀一下的年头。此时我能想象到在大连华灯初上的热闹街头上,一个泪水在风中的美丽女子在前狂奔,而身后紧跟着一个身材细长的排骨男,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听我解释……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我追出酒店后,没有看到郭澄和马可的身影,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足以让那些传说中隐居在深山老林的世外高人从此断绝了下山秀一下的年头。此时我能想象到在大连华灯初上的热闹街头上,一个泪水在风中的美丽女子在前狂奔,而身后紧跟着一个身材细长的排骨男,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听我解释……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作为和马可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的朋友,我亲身的见证了马可的风流史有盛到衰、由辉煌走向没落直至今天的东窗事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很佩服他换女友的频率比他换内裤的频率还要高,当时在我们这些女人就是生命中的一切的大一小男生里,马可就是一个圣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当作指引我们前进的明灯。更让我们佩服的是他矢志不渝地谈着恋爱,而且能在分手之后和各位前任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在天气转凉的时候,她们或发短信,或亲自致电,温言提醒他多加衣服。在大中小节日时,她们或发短信,或亲自致电,送上温馨的节日祝福。甚至还能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聚个餐。
  后来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我有了搬出去住的想法,而马可听到我的这个提议后,则瞬间产生了和我一起搬出去也就是“同居”的想法,但由于我怀疑他搬出去住的主要动机是为了节省每月居高不下的开房钱后,我严词拒绝了马可的这一幻想,可惜的是,马可却早已洞察到了心软这个我的最大弱点,于是在无数次保证和纠缠后,我终于筋疲力尽的向他妥协,并和他做了“严禁频繁带陌生女子出入”的规定,充分的考虑到了马可的生理健康承受能力,并且权衡了我和马可双方的忍耐程度后,人道的加了“频繁”二字,其更深的一层含义是偶尔领来一个女生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之后出现的情况让我意识到我显然低估了马可的应变能力,因为每个被马可带回来的女人都被会以马可表妹的身份出现,这属于正常的亲戚探视活动,我无权标表示对。之后我开始惊讶马可他们这个家族超强的繁殖能力,甚至我那时开始觉得马可的旺盛精力一定程度上是他们这个家族优良的传统。后来我奇怪的发现每个他的表妹都在一段时间后改称为他的女朋友,于是我曾经还像个事妈一样的向马可傻逼而又耐心的讲解三代以内近亲交配所面临的各种危险和给社会造成的危害。但随着马可表妹的逐渐层增多、面孔变化之快,已经超过了人类所能承受的范围,于是我终于认清了马可表妹的本质。后来我也懒得过问,对马可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于是乎,表妹走了女朋友来,女朋友走了女同学又来,更别说女朋友的朋友,女同学的女同学,以及女朋友的女同学和女同学的女朋友。终于有一天使我彻底的崩溃,选择逃离了那间曾经因为无数次听到充满兴奋得呻吟而让我半夜惊醒的小屋。
  时过近千,马可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他按安静静坐下来,耐心谈场恋爱女人,虽然也会偶尔的红杏出墙,频率已经大不如前。但生活往往就是愿意捉弄人,当两个人到了谈婚论嫁,甚至已经有了爱情结晶的时候,在爱情岸边欢快畅行的马可终于湿了一回鞋……正映了电影里的一句话,“长出来跑的……早晚都要还的……”,而这也是我在他们在一起时就一直很担心,也最不愿意看到的。
  由于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在海边,于是我沿着海边的公路四处转了转,在确定没有发现双双跳海殉情的悲剧后,我走回了酒店,却发现王琢也不见了踪影,服务员也早已把我们坐的那张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看到这里我的心也总算放下了一点,毕竟他们两口子在冲出酒店之余还没忘了买单,看来他们还都没有太失去理智。
  走出酒店后,我打车赶回了家,进门后却惊讶的发现马可的鞋竟然出现了在我的门口,由此也证明了马可看来并没有向郭澄解释清楚,反而被郭澄赶了出来。出于这个敏感的时期我不便过多的过问他们的家事,于是我轻轻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给秦可一打了个电话,例行公事般的继续给她读着小说,由于今天受到马可和郭澄的影响,我在读完小说后,又破天荒的对秦可一说了许多煽情肉麻的话,并加了一句,“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哈尔滨降温,多穿点……”,虽然这看似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平常话,却极具杀伤力,这由秦可一在电话一旁足足愣了四、五分钟后,才磕磕吧吧的问我“哪个筋不对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之类的话”就可以体现出来。之后我考虑了再三,还是把郭澄和马可的事情告诉了秦可一,当然我也隐瞒了王琢在我这里住的这一情节,这也是我和马可之前约定好的,不管发生什么,绝不能出卖我。秦可一听到后,首先理所当然的站在郭澄的角度上对马可的行为进行了愤怒的谴责,之后开始埋怨我不应该助纣为虐,帮助马可红杏出墙,最后还不忘提醒道,要以马可为耻,要以李松威为荣。由于秦可一很担心此时的郭澄,所以在匆匆的又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而我则开始忙着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