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谈话气氛

互联网 0
导读:我走进屋子,把地上的面桶和秦可一的手机残骸打扫了一下,然后拿起电话给郭澄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知道秦可一去哪了,但郭澄的回答令我很失望,于是我又给张窈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张窈却关机,他俩是我唯一能联系到的可能知道秦可一在哪的人,而此时却都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秦可一的消息。于是我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仰望着天花板。心里一会在为秦可一担心,但一会又回忆起刚才同丁宁吃饭时的情景。有时会为
我走进屋子,把地上的面桶和秦可一的手机残骸打扫了一下,然后拿起电话给郭澄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知道秦可一去哪了,但郭澄的回答令我很失望,于是我又给张窈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张窈却关机,他俩是我唯一能联系到的可能知道秦可一在哪的人,而此时却都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秦可一的消息。于是我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仰望着天花板。心里一会在为秦可一担心,但一会又回忆起刚才同丁宁吃饭时的情景。有时会为临走时那样对待秦可一而感到后悔,同时又为今天和丁宁的约会一无所获而失落,总之围绕着秦可一和丁宁的问题在我心里不停的交织着,最后伴随着这些问题和矛盾的心理,我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早上由于生物钟的作用,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稍微的收拾了下自己,然后去学校上课。刚走到学校的二号楼,就发现一帮人在2号楼旁边的草坪上围观,旁边还停了两辆警车。我意识到这是出事了,进而联想到秦可一昨天一宿都没回来,冷汗刷的一下从脑后冒了出来,不顾一切的朝人群冲去。
围观的人实在太多,还好我的个子在人群里还算挺拔,我扒开几个人挤了进去,看到人群围着的地方,有一个人躺着躺在地上,确切地说是一个尸体,用白布盖着,两个警察正用粉笔在地上把这个尸体的轮廓描下来,而另一个警察正在拍照,从尸体露出的鞋可以看出,死者应该是个男的。于是我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问了问旁边的一个男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因为在学校的最后一次四级考试没有通过而担心自己会因此找不到工作,所以在今天早上选择了从2号楼楼顶跳下,来消除这个顾虑。我没有统计过这是第几个因为英语而走上了不归路的人。象前几个月华中农大一星期跳楼四个一样,人们可能照例会谴责和惋惜,谴责目前的教育制度吃人,惋惜如花的生命脆弱的象风中的游丝。谴责惋惜之后,照例是遗忘,生活还是先前的生活。在中国一个生命的消逝实在引不起多少涟漪,这一点,鲁迅几十年前就说过了。如果只是在一个时间的断点上看待一个知道姓名的人死去,确实很难引起我们持久的悲伤,原因只能归咎于死难者个人心理比较脆弱。但当我们在整个时间跨度上把所有因为教育制度不合理而死难的人与中国教育改革历程联系起来就会发现,正是他们以血的代价推动着教育前进。
这个发明考试并用考试束缚着几千年中国人思想的国家里,出现四级这个东西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奇怪。在我的眼中,它本身的价值比一张手纸贵不到哪去,特别是在现在这个答案满天飞、抢手满地窜的时代,它的存在已经毫无意义,自身的作用变得微乎其微,但衍生价值却越来越高,每年上亿元的报名费,围绕着这个考试的培训、书籍、补习班、甚至卖答案的小贩、抢手都在如火如荼的忙着,这也可能是国家迟迟不肯取消四级的原因。迟钝的相关部门终于在前年推出了一套看似美丽的改革,但实际上毫无疑义,而比相关部门更加迟钝的许多招聘单位却仍然固执的把四级作为招聘门槛。
说心里话,我一点都不同情面前的这位死者,他不值得同情,某位将军曾经说过:“坚强的人才配活着。”区区一个四级考试就能把他推向生与死的抉择,那么即使他选择了继续活下去而不是去寻短见,等他走到社会上时,面对比四级考试还要沉重千百倍的压力,他一样会走出这一步,既然是早晚的问题,那么末不如早一些解脱,如果有轮回的话,说不定可以早些获得重生。只是希望这位同学的死,能像孙志刚那样有意义,能够唤起相关部门的一些注意。
我向死者默哀了几秒钟后,向教室走去。教室里的所有同学都在为今天这个自杀事件来发表自己的评论,而我此时却在想着秦可一,我不知道她的这次举动是否就预示着我们从此会成为末路人,昨天我第一次开始怀疑到了我对佟晨的感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由于秦可一的出现,我也知道我对秦可一的感情到底是爱还是简单喜欢,但我知道经过这一个月的合祖生活,我俩已经开始慢慢的开始融入对方的生活。伴着这些问题和矛盾的心理,迷迷糊糊的上完了课,中午没心情去食堂吃饭,于是放学后选择回寝室躺着,不一会,老二和三胖子完晚饭从食堂回来,对我在寝室这一行为表现得很惊讶,于是我提议玩斗地主来消除他们的惊讶心理,同时也想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好使我不去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