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窗事发

互联网 0
导读:  对于王琢这种类似恐怖片中,女鬼突然出现在你背后的情景,我和马可真就像恐怖电影里那些被女鬼吓到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惊恐那样,我此刻能明显的感觉到马可的腿带动着整张桌子在颤抖。此时只有不明白内情的郭澄一副奇怪的眼神在我和马可之间游荡,我忽然觉得今天的这顿饭更像是马可他们一家人的家庭聚会,正房、侧室还有未出生的baby均以列席,看来只有我算是编外成员。  
  对于王琢这种类似恐怖片中,女鬼突然出现在你背后的情景,我和马可真就像恐怖电影那些被女鬼吓到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惊恐那样,我此刻能明显的感觉到马可的腿带动着整张桌子在颤抖。此时只有不明白内情的郭澄一副奇怪的眼神在我和马可之间游荡,我忽然觉得今天的这顿饭更像是马可他们一家人的家庭聚会,正房、侧室还有未出生的baby均以列席,看来只有我算是编外成员。
  “这位是……”郭澄向我问到。
  “啊……这是我一个亲戚家的妹妹……在大连上大学……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吞吞吐吐的向郭澄敷衍到,转而向王琢问到。我此时注意到王琢并没有保持着她平时一贯的打扮,而是改成了普通大学生的淑女装,不知道是脑子烧坏了还是经历了一场大病后,忽然大彻大悟决定重新做人
  “我在这附近转悠!看到哥哥你在这里我就进来了……”
  “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听说你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啊?”郭澄有些奇怪的向我问到。
  “啊……是一个远房的亲戚,我一直没提过……”我再次硬着头皮向郭澄应付到。
  “哦!你还没吃饭吧!一起来吃吧!”郭澄很殷勤的笑着向王琢说到,不知道在有生之年,郭澄是否会知道她面带微笑并热情招待的女人竟然和她分享一个老公。更不敢想象郭澄当知道今天发生的这一切的背后故事后,还不会像今天表现得这样的贤良淑德。此时我想到这里,不仅的替马可打了个寒战,于是我转而向马可望去,两眼交汇,我能清晰的读出马可内心世界里所折射出的恐惧和一个立志成为新世纪好男人所承受的压力。
  “哦!不了!她晚上还要回学校上自习!”我抢在王琢回答之前急忙说到,以便能迅速的接触此时的危险环境。
  “破晚自习少上一节没什么!你大学时什么时候上过!怎么在妹妹面前到装起纯洁来了!”郭澄白了我一眼说到,我真希望总有一天她能知道我的用心良苦,但想到马可的幸福生活,我又开始矛盾的希望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好啊,谢谢姐姐!”王琢很高兴的接受了郭澄的邀请,而这一行为也直接致使马可额头上的含水量显著增加。
  “哎!康健!别在那发愣啊?给我们互相介绍一下啊!”郭澄似乎对于王琢的到来显得很高兴,不知道这时候那些总被女人挂在嘴边的,所谓的“第六感”都跑到哪去了?为了使戏演的更逼真,我只好硬着头皮给向郭澄和马可隆重的介绍王琢,王琢更是主动的站起来和郭澄握了握手,而我则很荣幸的鉴定了这一罕见的历史时刻,只不过这次握手觉不代表反映他们二人共建和谐家庭的决心。此时我更多的是开始为郭澄如果有一天知道王琢的真实身份,知道他们曾亲切的握手并欢笑畅谈后,会对马可是一个怎样的态度而感到忧虑。
  马可在经过了短暂的调整后,开始逐渐的适应了这一场面,从他的语气和神态上,也感觉到他开始乐观起来,于是我开始明白原来真正乐观的人就好比坐在火上的茶壶一样,屁股被烧得通红,却还仍然吹着口哨。
  这顿饭因为王琢的到来而注定是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下进行,郭澄和王琢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一直在说说笑笑,郭澄更是以一个大姐姐的身份对王琢的学习和生活等各个方面都表现出了难得的关心。而我和马可则一直在一旁默默地担心,真害怕一旦王琢说漏了嘴,这个气氛融洽的家庭聚会,会在转眼之间变成两个泼妇之间的残酷杀戮。
  “对了!你现在交男朋友了吗?”郭澄忽然向王琢问到。
  “应该算是交了吧……”王琢笑着说到。
  “怎么样?长得帅吗?”
  “还好了!和你男朋友一样帅!”王琢的这句话,直接让一帮刚刚有些放松的马可再次的紧张起来,刚送到嘴边的勺子也因为忽然颤抖的双手而掉了下来。之后王琢去了洗手间,而我则觉得这是个和王琢交流的重要机会,于是我在稍微坐了一会后,借口出去打电话,溜到了洗手间,这里的洗手间也是一个男女厕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并排两个隔间。我推门走了进去,发现王琢正在镜子前洗手。为了安全起见,我把拉着王琢走进了挂着男人头像的隔间。
  “你推我进来干嘛阿?”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