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

互联网 0
导读: 我提着大大小小、多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塑料带,穿过众多惊讶和同情的目光,跌跌撞撞的挪到了家乐福门口。此时我只希望上帝满足我两个愿望,把秦可一变成猪和把我手里的东西变轻。就在我用近乎绝望的眼神来搜寻秦可一的身影时,传来了令我感到一丝欣慰的声音。“康健,这里!”秦可一正站在一辆出租车旁边,兴奋的向我挥
 
我提着大大小小、多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塑料带,穿过众多惊讶和同情的目光,跌跌撞撞的挪到了家乐福门口。此时我只希望上帝满足我两个愿望,把秦可一变成猪和把我手里的东西变轻。
就在我用近乎绝望的眼神来搜寻秦可一的身影时,传来了令我感到一丝欣慰的声音。“康健,这里!”秦可一正站在一辆出租车旁边,兴奋的向我挥手,手里还拿着两个冰淇淋。谢天谢地,她还没有丧尽天良到让我一个人回家的地步。
我快步的走到车旁边,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打开了车的后门,把手里的东西都一股脑的扔在后座上。我此时的表现,可能引起了秦可一的少许不安,她支支吾吾的问了我一句,“你……你怎么了?很累吗?”我没有理会她的问题,放完东西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秦可一随后也坐进了后座。
“别那么小气行吗,开个小玩笑罢了。”秦可一以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向我说到,而我继续用沉默来以示抗议,其实我沉默的主要原因是我已经累得再不想说一句话了。
这个给你,别生气了。”秦可一从后座递过来一个冰淇淋,见我仍然没有说话的意思,举了几秒钟就又拿了回去,而我此时心里却在不停的抱怨着“为什么他妈的买的是巧克力的而不是奶油的?”
在连续碰到几个钉子后,秦可一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静静的坐在后座上默默的啃着巧克力冰淇淋。车子在一首《两只蝴蝶》即将结束的时候,停在了我家的楼下,而我此时也在心里暗暗发下毒誓,无论谁再翻唱这首烂遍大街小巷的歌,我都会问候他们家祖宗一遍。
就在我打开车门,将要下车的时候,秦可一忽然从后面喊道,“不用你了!我自己拎!”说完,打开车门,开始往下运东西。听到这句话,让我哭笑不得,我甚至怀疑秦可一在用激将法来使我帮他拿东西,或者是苦肉计来换取我的同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这个女人做出什么事,我都不会为之所动。就在我一步一步地挪动灌铅般的腿即将走到二楼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秦可一悦耳的叫骂声,“康健,你他妈的还真准备让我自己拎啊……,你够狠……”
也许是过于劳累的原因,让我晚上睡得格外欢畅,如果不是秦可一大早上起来拼命的凿我房门,我也许可能会就此长眠。在我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后,心里真不知道是否该感谢秦可一,进而又怀疑到她不会是我的仇家派来整我的吧。
“大姐啊!不是说好七点以前严禁大声喧哗吗?”我眯着眼睛,稀里糊涂的开门说道。
“那是为你定的,在我这不成立,再说现在都十点了,我都上完一节课回来了!”秦可一一边说,一边左手手腕递到我眼前,让我看看她手上的表。忽然闻到了秦可一手上漂来的香气,顿时让我清醒了不少。
“你又想干什么啊?”我无奈的问到,如果不是顾及男子汉的尊严,我此时此刻真想一下子跪在秦可一面前,抱住她的大腿恳求她放我回去睡觉。
“赶快穿衣服、洗脸、刷牙。然后陪我去买电脑。”秦可一边说边把我推向厕所。
我迷迷糊糊的跟着秦可一坐车到了教化——全哈市最大的数码产品销售场所,也是奸商欺诈剥削学生的罪恶之地。在和秦可一简单的交流了几个关于电脑的问题后,得出了个结论,她在这方面几乎属于白痴,只凭价钱和牌子来进行选择,在这的奸商们无不希望多几个秦可一这样的财神, 不过看起来她还没有笨到家,懂得找人参谋。
“你打算买什么配置,什么价位的?”在陪秦可一漫无目的的逛了两圈之后,我开始引导她做些有意义的选择。
“嗯……!不知道!反正比你的那款好就行!”
“那起码得两万元以上!!”
“哦。那又怎么样?”秦可一漫不经心的回答,让我体会到了贫富差距所带来的震撼。想想当初为了攒钱买我的那款笔记本,没少委屈自己,犹豫了好长时间才下定决心,但眼前这位大小姐,从决定到行动还不到一个小时。
我把秦了一领进了一家IBM专卖店,两万以上的又能让人放心的笔记本,只有那么几款,排除日货和看似美丽的韩货,也只有IBM能满足秦可一的胃口。谁知秦可一却以样子太丑为由拒绝,并对对面那家TCL专卖的一款红色机器产生兴趣。老板看到秦可一走进他的店并询问那款机器时,连夸秦可一是行家,有眼光,听得我毛骨悚然。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