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有的尴尬

互联网 0
导读:我和秦可一异性同租的日子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开始了,其实没有什么神秘,或许每个人在这样的生活开始之前,会充满期待和憧憬,甚至是想入非非,但是一旦开始了,却也只是一个慢慢习惯的过程,习惯对方的习惯。秦可一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子,没有很多女生固有的斤斤计较和虚伪的假矜持。和她相处的日子并不多,但是我已经感到学校的钟走得很慢了。每天从出门的一刻起,
我和秦可一异性同租的日子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开始了,其实没有什么神秘,或许每个人在这样的生活开始之前,会充满期待和憧憬,甚至是想入非非,但是一旦开始了,却也只是一个慢慢习惯的过程,习惯对方的习惯。
秦可一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子,没有很多女生固有的斤斤计较和虚伪的假矜持。和她相处的日子并不多,但是我已经感到学校的钟走得很慢了。每天从出门的一刻起,我就总是在盼望着下课,好不容易下课了,我就忙不迭地往家里赶。这都是为了什么呢?我往往在上楼时问自己,然后给自己一个无关秦可一的理由,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喝酒、蹦迪等类似和狐朋狗友的聚会能推就推,推不掉的也尽可能早回来。每次放学的时候,路过超市或菜市场,我都会买菜回去,虽然秦可一的不平等条约中规定我每周给她做四顿晚饭,但事实这段时间,只要我在家,几乎都给她做晚饭,而秦可一也经常顺路买很多东西让我给她做,虽然我会跟她时常抱怨,但其实我心里到很愿意,毕竟留住一个人就要留住她的胃。有时候我上课时会主动给秦可一发短信问她吃什么,而有时候秦可一也会给我发短信主动告诉我她想吃什么,但为了保持身材,秦可一每次吃的都不是很多。
我们的生活很少有交集,只是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即使在学校也很少能碰到,只有在晚上回到家里才能见到对方。但我们会每天都抽出一点时间进行交流,聊天的内容不限,好像我们是为了聊天而聊天一样,两个人每次都很默契的出现在客厅,即使有时聊到无话可说,我们也会尽量挑起另一个话题来继续我们的交流。虽然和佟晨度过了一年多的同居生活,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由于职业特点她每周至少四天的时间是在飞机和异地度过的,除了短信和电话,每次做爱后我们相拥着聊天成了我们最主要的交流方式。
我和秦可一之间的尴尬和隔膜也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而减少,除了睡觉的时候,秦可一的房门总是敞开着,而有时候她也会忽然闯进我的房间把我从熟睡中拉起来。当我在房间里对着电脑忙我们工作室的作品时,秦可一会尽量的保持安静,在客厅里看电视时,也会把音量调到最低,有时候还会默默的走进来递给我一个洗好的苹果或扒好的香蕉然后再摸摸得离开。我们的心里都默认了这种类似情侣似的生活方式的存在……
今天早上秦可一好像起的出奇的早,一大早上就开始叮叮当当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使我本来想逃课睡个懒觉的冲动完全消失,于是我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出了房门,看到秦可一正在把一个洗好的床单搭在阳台上的晾衣绳上,浅色的被单中间,有一团发黄的污渍。
“呵!这么大还尿床啊!”我幸灾乐祸的说到。秦可一听到后,红着脸白了我一眼,然后一声不响的走进了房间。这让我感到了很莫名其妙,我们经常开的玩笑中比这过分的她都不在乎,怎么今天会有这样的反应?看了看表,马上就要到上课的时间,于是我匆忙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向学校赶去。
在即将下课的时候,我给秦可一发了一条短信,问她想吃什么,但秦可一却没有给我回,从短信的回执可以知道,她应该是收到短信了。就在我正为今天秦可一古怪的表现迷惑不解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闪现在我的脑海中——莫非秦可一的生理期到了?我开始回忆佟晨生理期到来时的状态,似乎有些相像。于是在下课后去超市买菜的时候,我特意的买了一块猪肝,因为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猪肝不仅名目还补血。我曾一度有卖只鸡回去给她炖鸡汤的冲动,但考虑到那是坐月子的妇女的专用食品,好像不太适合秦可一现在的状态,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我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秦可一正盖着一条毛巾被,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双手捂着肚子,表情有点痛苦,对我的进门也不理睬。这种情况很好的证明我的猜测,同时也证明了另一个事实,秦可一属于在女性中占80%左右的痛经群体。我把东西拎进厨房,然后给秦可一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她旁边的茶几上,秦可一仍然对我不理睬,继续看着她的电视。而我此时也意识到以她目前的这种状态,还是不去招惹她为好,因为我曾经在一本杂志上了解到,生理期到来时的女性脾气都不会太好,尤其是痛经的女性。于是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小心翼翼的开始做饭,尽量不给她和我吵架的口实,其实我倒不是怕和她吵架,只是觉得以她目前的状态再和她吵架,似乎有些不人道。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