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签名18

互联网 0
导读:“我是一个新入伍的士兵,又是个残疾人,竟然当了个小小的头目,那两天我很是得意了一番,头两夜,我和那两个旁遮普省的印度兵把守堡门。他们俩一个叫莫罕密忒?欣克,一个叫艾伯杜拉?辛格他们都参加过战役,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他们的相貌凶狠,个子很高。两人的英语都说得非常好,然而在我面前却是整夜站在一起,用古怪的锡克语哇啦哇啦地说个不停,我一句也插不上嘴,只得一个人站在门外,望下面

“我是一个新入伍的士兵,又是个残疾人,竟然当了个小小的头目,那两天我很是得意了一番,头两夜,我和那两个旁遮普省的印度兵把守堡门。他们俩一个叫莫罕密忒?欣克,一个叫艾伯杜拉?辛格他们都参加过战役,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他们的相貌凶狠,个子很高。两人的英语都说得非常好,然而在我面前却是整夜站在一起,用古怪的锡克语哇啦哇啦地说个不停,我一句也插不上嘴,只得一个人站在门外,望下面宽阔的大道蜿蜒的河流以及城内的万点灯火。从对岸传来的鼓声和锣声,还有吸够鸦片烟后的叛军疯狂地乱喊乱叫的声音,都不断地告诉我:对面是危险分子是叛乱士兵。为防止出现意外,这里每过两个钟头,值勤的军官会到各处巡查一次。

“到了第三天晚上,阴沉沉的天空飘起了小雨。在这种天气里,一站几个小时,真是心烦无聊。于是我又试着和那两个印度兵沟通,可他们对我还是爱搭不理的。零晨两点的时候,例行巡查稍稍打破了这里的沉寂,之后又一切照旧。既然他们不愿意和我谈话,我只好自寻消遣。我放下枪,划着火柴点燃烟斗。正在这时,两个印度兵猛然向我扑来,一个抢走了我刚放下的枪,把枪口对准我;另一个用一把大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威胁说只要我动一动就用刀割断我的喉咙。

我本能的意识是:这两个家伙和叛军是一伙的,这是他们突击的开始。倘若他们占据了这个堡门。那么整个城堡无疑会陷入敌手,城堡内的妇孺也将落到与布尔城内妇孺相同的可怕下场。也许你们几位会认为我是在自我吹嘘,但是我可以发誓,虽然我感觉到了刀尖就抵在我的咽喉上,我还是想要大喊,即使这将是我的最后一声呐喊,因为说不定这样能给护卫中心一个警告。那个按住我的人似乎觉察到我的心思,因为就在我要叫喊的时候,他轻声说道:‘别出声,城堡没有险情。我们也不是叛军走狗。’他的话听起来似乎很恳切,而且我也明白,只要我一叫那就必死无疑,从这家伙褐色的眼里就可以看出这点。因此,我沉默不语,静静地等待着,看他们要把我怎样处置。

“那位个子更高、人也更凶的名叫艾伯杜拉?辛格的说道:‘先生,听着!现在只有两条路供你选择:要么与我们合作,要么就死。因为这件事情太重要了,咱们谁也不能犹豫。要么你城心诚意地向上帝起誓与我们合作;要么我们今晚就把你的尸体扔到沟里,然后过河投奔我们的叛军兄弟去,除此,再无其他路可选。是生是死,你选哪一条?只能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因为时间紧迫,我们必须在下一轮查哨时间到来之前把一切都办妥。’

“我道:‘你们并没有告诉我是什么事,我怎么决定?如果你们所干的有害于城堡的安全,我决不参与。我们干脆给我一刀好了,我不怕!’

“他道:‘这事与城堡毫无关系,我们要你做一件事,与你们英国人到印度要做的事一样——是叫你发财。如果你今晚与我们合作,我们就以这把刀对你庄严起誓:把得到的财宝公平合理地分给你一份,也就是财宝的四分之一归你所有,不可能再有比这更公平的做法了。我们锡克教教徒是绝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的。’

“我问:‘什么财宝?我愿意和你们一样发财,可是你们得告诉我该怎么干呀?’他道:‘那么你起誓,以你父亲的生命,你母亲的名誉及你的宗教信仰起誓,从今往后绝不做不利于我们大家的事,不说不利于我们大家的话。’

“我答道:‘只要不危害城堡的安全,我愿意这样起誓。’

“‘那么,我们两人也一道起誓:你将得到财宝的四分之一,这就是说,咱们四个人,每人平均一份。’”

“我说:‘我们这里只有三个人呀!’

“‘不,我们有四个人,多斯特`阿克巴必须分一份。在等他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你一切。莫罕密忒?欣克,请在门口站着,他来时通知我们。我现在告诉你,事情是这样的,我知道欧洲人是信守誓言的,所以我们能信任你。你如果是一个惯于说谎的印度人,无论你怎样发誓,我们都不会相信你。这把刀早已染上了你的血,你的尸骨也已被扔到了河里。但是,锡克族人了解英国人,英国人也了解锡克族人。那么注意听我说吧。’

“‘在我们的印度的北部有一位酋长,他领地虽小,财产却不少,他的财产一半是他父亲遗留给他的,一半是他自己搜刮来的。他十分吝啬,而且嗜财如命。战乱暴发后,他即不得罪叛军,也不反对白人,他一面附和叛军抵制白人,因为他听到的都是白种人惨遭屠杀的消息,一面又怕万一有一天白种人反过手来,自己定会遭受到不利。他是个精明人,经过再三考虑,他想出了一个两全之策:他把所有的财产分作两份,金银钱币都放在他宫中的保险柜里,而把最值钱的钻石和最珍贵的珠宝放到一个铁箱里,派一个亲信扮作商人,将这个铁箱送到阿格拉堡内藏起来,直到天下太平时再去取。如果叛军胜利了,他就保住了他的钱财;如果白种人得胜了,金钱虽失,他却仍保全了他的珍珠钻石。他把财产安顿妥当之后就投入了叛党的怀抱——因为他那里的叛军实力很强。根据他的所做所为,先生你试想,他的财产是不是应该归属始终尽忠于一方的人手中。’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