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签名13

互联网 0
导读:我一直睡到下午很晚才醒来。由于睡得踏实,疲劳已完全消失。歇洛克·福尔摩斯仍坐在那里。他已把提琴放在一旁,正埋头细读一本书。见到我醒来,他放下书本,看了看我。我注意到他脸色阴沉,一副不愉快的样子。“你睡得很香。我原还担心我们的谈话会把你给吵醒。”“我什么都没听见。和什
我一直睡到下午很晚才醒来。由于睡得踏实,疲劳已完全消失。歇洛克·福尔摩斯仍坐在那里。他已把提琴放在一旁,正埋头细读一本书。见到我醒来,他放下书本,看了看我。我注意到他脸色阴沉,一副不愉快的样子。
“你睡得很香。我原还担心我们的谈话会把你给吵醒。”
“我什么都没听见。和什么人谈话?有什么新情况吗?”
“遗憾得很,还没有。我感到奇怪、失望。按理,这个时候总该有进一步的消息送来的。韦金斯刚刚来报告过,说没有发现一点汽船的踪影。真让人等得心焦。因为时间紧急,一分一秒都至关重要。”
“我能帮点什么忙吗?现在我身心完全恢复过来了,就是再出去跑一夜也毫无问题。”
“不,咱们现在哪儿也不能去。只有等待。要是我们现在出去,有消息来而我们又不在,反会误事的。你要有事可随尊便,反正我必须在这里守着。”
“那我就到堪伯维尔去拜访一下塞西尔?布里斯特太太,她昨天与我约好了的。”
福尔摩斯眼里闪动着微笑,说道:“仅仅是拜访塞西尔太太吗?”
“当然还有摩丝坦小姐。她们急于想听听这个案子的进展情况。”
“别跟她们透露得太多,对女人,不能完全信赖。哪怕是最好的女人。”
我对他的荒谬言论不予反驳,只说:“一两个钟头后我就会回来。”
“好吧,祝你一路顺风。等一下,顺便带上托比,把它送回原主吧,暂时咱们可能不需要再用它了。”
福尔摩斯的吩咐,我把托比还回原主,酬劳了谢尔曼半个英镑。到达坎泊瑞尔,见了摩丝坦小姐和布里斯特太太。我注意到摩丝坦小姐经历的那次冒险还在她身上留有余迹,她还是有些疲惫,尽管如此,可她还是十分挂心进一步的消息。布里斯特夫人也对此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急于想知道一切。我向她们大概描述了案情的经过,但删去了那些凶险恐怖的内容,说到舒尔托先生被害一段时,略去了那可怕场面和唬人的凶器。尽管如此,她们依然觉得太受刺激。
布里斯特夫人说:“这不是生活中的情节,简直是小说中的情节。一位被冤屈的姑娘,五十万英镑的珠宝,吃人的黑生番,再有,一个安木腿的罪犯。一般小说与此相比也大相径庭呢。”
摩丝坦小姐愉快地看着我说:“您还忘了两位义士的拔刀相助呢。”
“玫立,一旦这次破案成功,你将至少拥有二十五万英镑,可你怎么对此一点也不热心呢?设想你摇身一变就成为天下巨富的情况,多令人神往啊。”
她摇摇头,似乎对此并不热心。看见她对宝物的冷淡反应,我心里反而感到一丝安慰。
她说:“我想撒迪厄斯?舒尔托先生的安全才是最值得关心的,其他的都无所谓。舒尔托先生是多么地善良、正直,我们有责任帮他洗清冤屈。”
回到住处已经很晚了,我搭档的书和烟斗都在他原来坐着的椅子上,但不见他的身影。我向四周看了看,希望他能留下一张纸条,可是我并没有找到片言只语。
赫德森太太进屋来放窗帘时,我问道:“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是不是出去了?”
“没有,先生。他回他自己屋里去了。”她放低嗓音,悄悄地说道,“知道吗,先生,我想他一定是生病了!”
“赫德森太太,你怎么知道他生病了?”
先生,你走以后,我看他的行为有点怪。他在屋里不停地来回踱步,他的脚步声我都听烦了。后来又听见他自言自语。每次门铃一响,他就会到楼梯口来问:‘赫德森太太,是谁呀?’现在,他又把自己关在屋里。但是,我听见他又在屋子里面来来回回地走个不停。我希望他没生病。刚才我冒昧地告诉他吃点凉药。可是,先生,他转过身瞪眼看着我,那样子吓得我稀里糊涂地从那屋里跑出来的。”
我劝道:“赫德森太太,你没有必要为此大惊小怪的,他那样子我以前见惯了。他是心里有事,焦躁不安。”
我故作轻松地跟我们这位可敬的房东讲着,但是,在这漫漫的长夜里,当我仍不时地听到他那来回踱步的单调声时,我和房东太太一样忐忑不安。我知道,他渴望采取行动,可是迟迟不见消息,却又不能剑拔弩张,这使得他心中无比焦躁。
第二天早餐时,我见他面容憔悴,两颊微微泛红,便说道:“老兄,你别和自己过不去了,我听见你夜里不停地来回踱着步子。”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