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史3

互联网 0
导读:“你一定要死死盯着我,我肯定会随时让你看见的。”“是。”“我一举起手——就像这样子(他作了一个动作),你就把要你扔的东西扔进屋子里,然后,大声喊‘着火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一定要死死盯着我,我肯定会随时让你看见的。”
“是。”
“我一举起手——就像这样子(他作了一个动作),你就把要你扔的东西扔进屋子里,然后,大声喊‘着火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
“那就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了,”他说着从衣袋里拿出一只长长的像雪茄烟似的卷筒,“这是一只管工用的烟火筒,两头都有盖,能够自己燃烧。你要做的事就是管好这个东西。当你喊着火时,肯定会有很多人来救火,趁这个机会你就到大街的那一头。我在十分钟以内会去找你。我希望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一直保持不介入的状态,紧挨着窗户,盯着你,一看到你的手势就把烟火筒扔进去,然后大喊着火了。办完这些事后到街拐角去等你。”
“很好,就是这样。”
“那你就等着瞧吧。”
“太好了。我想,我该准备扮演新角色了。”
他走进卧室,待到几分钟以后再出来时,完全是一副和蔼可亲的中年牧师的形象。他戴着一顶宽大的黑色帽子,裤子宽松而下垂,打着白色的领带,他那富于同情的微笑和他那和蔼的、仁慈的神情,恐怕只有约翰?利耳先生才能与之相比。福尔摩斯不仅是换了衣服,甚至他的神情、态度以及他的灵魂都随之而改变。当他成为一名侦破专家的同时,舞台上少了一位有名的演员,科学界也因此而少了一位推理家。
我们六点一刻离开贝克街。比预定的时间早十分钟到达塞彭泰恩大街。天已经黑下来了,我们在布里翁尼府第的外面来回地踱着步。房屋的主人一回来,灯就亮了。这所房子在我的想像中正像福尔摩斯说的那样。但是不像我想得那么安静,相反,这条小街不像附近安静的地区,这里非常热闹。在街的拐角有一群衣衫褴褛、吸着烟说笑的人,有一个用脚踏磨轮磨剪子的人,有两个警卫在和保姆调情,还有几个年轻人,穿着比较体面,嘴里叼着雪茄烟,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
“你看,”我们在房子前面漫步时福尔摩斯说,“有了他们这桩婚事,我们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这张照片成了双刃武器:她肯定不愿意哥费雷?纳顿看见它,就像我们的委托人不愿让公主看到它一样。眼下的问题是: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那张照片呢?”
“是啊,到哪里找呢?”我当时更无法确定。
“她随身携带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那张照片有六英寸,太大了,没法轻易藏在女人的裙子里;她也知道国王会对她进行拦截和搜查,这种事已经发生过两次了。我们可以断定她没把它带在身边。”
“那会在哪儿?”
“银行或者律师那儿,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可我认为这两者的可能性又都不大,因为女人天性讳莫如深,总喜欢自己动手藏点东西。她为什么不把照片交给另一个人呢?她信赖自己的守护能力,可她不明白这样做对一个职业人士会有什么间接或政治上的影响。再说,别忘了,她还决定要在这几天内利用这张照片呢。所以照片一定是放在她唾手可得的地方,一定在她自己的房子里。”
“可房子已被搜过两次了。”
“嗬,他们不知道怎么找而已。”
“那你会怎么找?”
我不找。”
“那怎么做?”
我要她自己指给我看。”
“她会断然拒绝的。”
“到时你看吧,她没办法拒绝。我听见马车声了,是她的车。现在严格照我说的去做。”
正说着,马车两侧的灯光在街道的拐角处出现了。那是辆小巧的活顶四轮马车,“伴着得儿得儿”的马蹄声驶到卜里奥尼大院的门前。车还没停稳,一个流浪汉就从街角冲过来开车门,希望赚一、两个铜钱,却被另一个怀着同样想法的流浪汉一肘挡了回去。他们大吵起来,两个警卫站在这个流浪汉一边,那磨刀的站在一个流浪汉一边,起劲地吵着,越吵越凶。突然有人动了手,这位刚从车上走下来的夫人马上被卷入这群面红耳赤、拳头棍棒相交的人群中去了。福尔摩斯猛然冲进人群想保护那女士,但就在他靠近她的那一瞬间,他喊了一声就倒在地上了,鲜血从他脸上留了下来。一见他倒在地上,两个警卫拔腿就跑,那些流浪汉则朝另一个方向逃之夭夭。有几位衣著整洁、在旁边看热闹而没有参与的人挤拢来,帮着夫人照料这位受伤的先生。爱仁娜·阿得勒——我还是愿意这么称呼她——急忙跑上了台阶,但却在台阶顶上站住了,回头望着街上,大厅里的灯光勾勒出她优美绝伦的身影。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