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更短亭

互联网 0
导读:方德明女士对女儿的男朋友几个月来的考察结果是:堪为良配。她一向自认为是深明大义的母亲,对李然去西藏的事,打一开头就表示支持。私下里,她教训女儿:“男同志嘛,有事业心是好事,就是你们以后结婚了,在事业上你也要支持李然。再说,去一趟西藏,回来不管是评职
“四季”是当时江城唯一的四星级饭店,在“四季”跳一场舞,两个人的基本消费将近400元。
舞池并不是很大,跳的人也不是很多,环境当然一流。围着舞池的是散落的、点着粉红蜡烛的一个个小圆台子
,空气里弥漫着甜香。
两个人相视而笑,那样的笑容如同水波,是从心底漾开来的。
他们选了个角落坐下来,桌上照例是一枝红玫瑰,只开一个上午的红玫瑰。乐队所奏的舞曲并没有周蒙想像得
那样高深,是一首流行曲:《弯弯的月亮》——她本以为会是《蓝色多瑙河》之类的古典舞曲呢。
李然给她要了“利普顿”红茶和一个草莓圣代,又建议道:
“蒙蒙,这里的奶油蛋糕还有苹果派做得很好,给你要两个好不好?”
大概明知她会反对,他并不等她回答就直接跟侍者要了这两样。等侍者离开了,周蒙慢悠悠地问了一句:
“以前,你常来这儿啊?”
“来过一两次,吃醋了?是和李越他们一起来的。”
“谁吃醋了?以前你怎么样我才不管呢!”
她的潜台词不外是,以后,她是要管的。李然听懂了,看着她,笑了。
冤家路窄。
李然跟那个女孩一进来,姚姿就看到了。光线是比较暗一点,可是李然的轮廓在姚姿的记忆里再鲜明没有了。
姚姿也不一个人来的,跟几个男女朋友,她刚离婚,前夫是个高干子弟。
那个女孩子,二十左右,年轻的女孩子,也就是那点儿本钱,纯,一眼到底的纯。土倒是不土,纯黑短腰毛衣
配了条短短的格子呢百褶裙。这条裙子姚姿前一段在北京路一家时装店看到过,小小一条裙子标价五百多块呢
,号称台湾进口的。贵也是有贵的道理,非常洋气的橙黄暖色调,搁哪儿都抢眼,属于那种,女人一看见就要
占为己有的。姚姿当时也试了试,腰竟然没扣上,气得她,再也不愿进那家店。
两个人看起来不晓得多亲密,李然还是一年多前那个样子,穿一套深色西装。穿西装从来不打领带,在床上从
来不脱光,这是李然和姚姿其他情人大异其趣的地方。还有一点,他让她忘不了的:是他,先离开了她。
他在教那个女孩子跳舞。毫不刻薄地讲,女孩子很笨,腰够细身子也够轻,可惜天生就没有协调感,像随风乱
摇的柳枝。姚姿看着看着嗤地笑了出来,这个笑是那么肆无忌惮,不仅她的朋友,连带旁边几个座位上的人都
向她看,这有什么?姚姿是一向被人看惯了的,没人看她她还兴奋不起来呢。
周蒙也在笑,笑自己跳得蹩脚,她这不是跳舞,是被李然拖着走步。
“歇会儿吧,我肚子都要笑疼了。”
李然刮她的鼻子,说:“以为一教你就会呢,想不到会这么笨。”
两个人边说边回到座位上。
“你想不到的事儿多着呢,以后你肯定会后悔的。比如,我都不会自己梳辫子。”
“这没问题,我可以帮你梳。还有什么?”李然说着把蛋糕往她嘴里送。
“太甜了。”周蒙忙不迭地喝红茶,“还有,我不会熨衣服不会擀饺子皮不会生孩子。”
李然笑:“蒙蒙,你是不想生孩子,不是不会。”
“李然,这么巧,你也在。”
李然闻声抬头,一口热茶差点儿呛在喉咙里。——怎么就在这儿撞上姚姿了呢?当然,姚姿不比他们,人家是
常驻“四季”的,但是今晚,她就不必来抢镜头了吧?
香气袭人,周蒙一眼认出姚姿。姚姿,本市市民最熟的几张脸之一。听说她是幼师毕业的,因为一张面孔酷似3
0年代的大明星周璇,被电视台看中。姚姿一开始播节目预告,然后是主持综艺节目,现在也客串演演电视剧。
说真的,姚姿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年轻漂亮,漆黑的浓发绾在脑后,水滴滴的丹凤眼,一身黑丝绒晚装旗袍搭件
雪白皮短褛。她总有三十了吧,可真当得上“风姿绰约”这四个字。想不到,李然居然会认识大名鼎鼎的姚姿
,难道他也给她拍过照吗?
姚姿也在打量周蒙,近看,这女孩子又有几分好处,活像那类大眼睛的日本偶像少女,怪不得李然这般神魂颠
倒。
李然先跟姚姿寒暄两句,然后介绍道:“我女朋友,周蒙。”舌头打了个结,未婚妻这三个字到底没有滚出来
姚姿是应酬惯的,特别殷勤地跟周蒙握手,简单地报上自己的名字:“姚姿。”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