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灵〔美国〕劳伦斯。威廉斯

互联网 0
导读:即使在这么明显的麻烦中,让警察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强尼。达金的眼神依旧是那么自然、坚持而又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卡斯楚先生以前曾经在那一对黑溜溜的眼睛里看到这种眼神。他明白它们意谓的是什么,因此他立刻就做了一个决定。“你大概搞错了吧!卡尔,”卡斯楚微笑着对警察说,“这个男孩并没有拿我的锁。”
即使在这么明显的麻烦中,让警察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强尼。达金的眼神依旧是那么自然、坚持而又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卡斯楚先生以前曾经在那一对黑溜溜的眼睛里看到这种眼神。他明白它们意谓的是什么,因此他立刻就做了一个决定。
“你大概搞错了吧!卡尔,”卡斯楚微笑着对警察说,“这个男孩并没有拿我的锁。”
卡尔不耐烦地摇着他的大头,“别耍我,卡斯楚先生,”他说,“我明明看见他从你的架子上拿的!”
“当然啦,他是从架子上拿的。但,是我叫他去拿的。”
卡斯楚轻松地编造了一个谎话,他一向精于此道。卡尔警官并没有放开男孩的手。
“你正在造成大错,你知道吗?卡斯楚,”他大声地说,“这已经不是他的第一次了。如果你现在不提出告诉,只会使他更变本加厉罢了。你应该比其他人更明白的。好了,你愿意挺身而出了吧!还有其他的事吗?”卡斯楚先生回想起过去自己的纪录——那些曾经被列入档案的,他瘦削的脸上转变成一种宽容的微笑。
“但是,我不想提出任何告诉,卡尔,”他说。
“你看!”警官突然地打断他的话,“你以为这么做是在给小孩子一个机会吗?因为他只有十四五岁吗?我告诉你,大错特错!你只是让他再回到法兰克。佛森的手下,让那个恶棍再教他更多犯罪的伎俩罢了!我们这一带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卡斯楚。小孩们把佛森奉为英雄,而他正把他们聚结成一群不良少年来供他驱使。总归一句话,还是你自己决定。如果是佛森本人,难道你也要袒护他吗?”卡斯楚脸上的笑容顿时失去了大半,他透过玻璃橱窗望着外面的街道。
“不,”他轻轻地说,“不,我绝不会袒护法兰克。佛森。”
“但我们现在讨论的并不是佛森,对吗?我们说的是关于强尼。达金,当我叫他去取锁匙却被你误认为小偷的那个男孩,对吗?”卡尔不想再做任何争辩。他冷峻地瞪着卡斯楚那张固执的脸孔,过了几秒后便放开强尼。达金的手腕,转过他那肥胖的身子走出店门。他们两人——一个是六十岁的老人,一个是十四岁的小鬼,仿佛有了无言的默契,一直等到沉重的脚步声踏出门外。此时卡斯楚摊开手掌。
“现在,”他用认真的语气说,“你可以把锁还给我了吧?!”强尼。达金一语不发地松开手腕,把锁挂回架子上。他闪烁的眼光移动在架子和卡斯楚先生之间。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锁头,”卡斯楚把它拿起来,继续说,“把你的鞋带借我。”
一种类似命令的语调使强尼。达金不得不弯下腰,解开那双又破又脏的鞋子左边的鞋带。卡斯楚先生拎起鞋带,检查了一下带有金属片的一端,把它夹在手指中间,像夹铅笔那样。然后他把鞋带的那一端穿进钥匙孔里。他那看起来似乎毫无用处的手指轻轻挑动了三四下,锁头“啪”的一声就开了。强尼。达金惊讶地探过头来。
“嘿,你怎么弄的?”他说。
“别忘了!我是一个锁匠。”
小男孩的表情立刻改变了。
“嘿,你不只会这样吧!”他马上接口说,“我记得法兰克。佛森提起过你。我本来以为他是哄我的。他说你以前曾是保险箱大盗——最伟大的保险箱大盗!”
“以前的兄弟是这么称呼我的。”
卡斯楚先生顺手把东西整理了一下,“强尼,我们来谈个交易如何?刚刚我已经对你略施小惠了。我需要一个孩子来替我看店,一天三小时,放学以后来;星期六则是全天。我每小时付七角五分,你想不想做?”原先在强尼。达金脸上好奇、惊异的表情这时变成不屑一顾的神色。
“留着吧!”他说,“把机会留给那些呆小子吧!”
“你太聪明了,是吗?”
“如果我要钱的话,我知道该怎么去弄。才不要整个礼拜为了工作而操劳呢!”
“而且,如果你找不到门路,”卡斯楚先生接着说,“你的朋友佛森也一定能帮你。对吗?”那种骄矜、自恃的神色又出现在强尼的脸上。
“没错!”他说,“他很厉害的。”
卡斯楚露出轻蔑的笑容。
“厉害?那种偷银行的小把戏也算本事?我说,不出一年,他就要锒铛入狱了。”
强尼仰着头说:“不可能!”
“当然,他在一年之内也还能做一些案子。”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