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遇故知

互联网 0
导读:2000年7月1日,李越在香港看到李然。在特区最高行政长官的记者招待会上,她一眼看到了他。会后,她查到李然是代表一个外国通讯社来港的。她不认为李然也看到了她,她在前排,又没有提问,在那种场合,出风头的照例不是内地记者。两天后,在一个非官方的酒会上,她跟他相逢了
2000年7月1日,李越在香港看到李然。
在特区最高行政长官的记者招待会上,她一眼看到了他。会后,她查到李然是代表一个外国通讯社来港的。
她不认为李然也看到了她,她在前排,又没有提问,在那种场合,出风头的照例不是内
地记者。
两天后,在一个非官方的酒会上,她跟他相逢了。
不知怎的,李越立时非常懊悔去那个酒会,李然手上挽着个女伴,当然,他怎会寂寞?
我的老朋友,李越。”他跟他的女伴介绍她,“新华社香港分社首席记者。”
显然,他对她的现状略知一二,而她只知道他是1997年离的婚。
“王颖。”又向她介绍他的女伴,“港大物理系的讲师。”
那是个相当明丽的短发女子,虽然很时髦,不用讲话也看得出是内地出来的,随后李越知道王颖是李然的校友,或者,按流行称呼,是学妹。
“回北京给我打电话。”一边有朋友招呼他们两个,李然给李越一张名片,“你9月回去,是不是?”
他又知道
“李然,你在香港待几天?”李越也取出自己的名片。
李然没接她的名片。
“我有你的电话。”临转身,他笑着,亲切地对她说。
“他是谁?”李越的一个女同事凑上前问。
我的前男友,满意了?”
“哇,好英俊,怪不得你到现在都不肯将就。”女同事同情地问,“那么你还爱他?”
李越知道开错玩笑,只是懒得解释。所以她不适合在香港给内地做新闻,务必避开敏感话题。
这个角度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李然的侧影。
以前,李然也不是小生型的,只是因为年轻,总给人青湿流丽的感觉,不似现在,头发修得短短的,皮肤黝黑,举止干练,一笑起来,牙齿闪白。
第二天早上,李越接到李然的电话,他是从机场打来的,马上要登机了。
短短的几句,也不知道彼此都在讲些什么客气话。
等放下电话,李越起身去沏茶,失手打了个杯子。
是的,他想问没有问,而她想说也没有说。
9月,李越奉调回京。
她去了趟秀水街,这一次,她没有再看见那个人,她初恋的那个人。
李然的名片她一直放在手袋里,一直也没有打。不过她已经几次听到李然的名字和他的工作室,在北京,只要你想见一个人,总不愁没机会。
一个星期五,吃过工作盒饭回来,李越看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有一份《精品购物指南》,在三版的一条文化快讯上,有人用粉红色的彩笔画了个圈。
李越禁不住抬起头来环视左右,当然没有人。作为新华社的资料室主任,李越至少还享有个人办公室。
那条文化快讯的标题是“李然摄影个展”,时间从本周六开始,为期一周,地点是保利大厦。
是谁这样鬼祟?
这不像李然的作风。
到星期六那天,李越在人民日报社大院儿父母家吃完中饭,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才不疾不徐地去了。
场面比李越预想中热闹得多,已经下午了,来捧场的人还是不少,有记者照相,李然在一角接受访问。李越随即会意到,他们大概都是下午才来的,星期六上午要揪个大活人出来还真不容易,都躲在家里补觉呢。
李越看到一个人,小梁,资料室的小梁。
她心里有点儿谱了。
小梁看到她,笑容满面迎了上来:“主任大驾光临,李然刚刚还说起你呢。”
“是你,是你一直出卖我。”李越几乎指着他的鼻子。
“本职工作本职工作,这是咱们资料室老常主任常讲的,一定要热爱干好本职工作,资料室就是为大家提供资料的。”
“那么李然的资料呢?”
“据我所知。”小梁眨眨眼,“他离婚了,还没有结婚。”
“这我也知道,”李越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跟李然很熟?”
“是的,主任,我们曾在西藏并肩战斗过。”
西藏?李越不响了。
“这一排都是赞助公司订下的,”小梁挥着手给她介绍,“保证绝版,李然只洗这么一张,底片都毁了。”
那一排都是黑白的,大都是老少边穷地区的风土人情,中国的城市还远远没有形成个性,已有的一点也在被迅速毁掉,好像北京胡同和上海的弄堂。
李越巡视全场,大多数作品下面都有写着阿拉伯数字的标签,少数几幅标着“非卖品”的字样。
在一张小幅的非卖品前,李越久久驻足。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