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在拉萨,李然一见到杜小彬就说:"我们结婚吧。"终于轮到杜小彬呆住了,如果不是她听错了就是李然疯了。她是想过她会赢,没想过赢得这么容易--别的不说,李然可是知道她的底细的。如果仅仅是因为她怀孕了-&mdash
"我一直打,她家的电话一直就占线,你说,她会不会是在给李然打电话?"李越急慌慌地说。
"不可能,她根本找不到李然,我都找不到李然。"
"小宗,我不太放心。"
门打开了,周蒙苍白着脸出现在李越和小宗面前。
"我要北京。"她的嘴唇直哆嗦。
"好好,我去帮你买火车票。"小宗安慰道。
"不,飞机,我妈妈我妈妈……"她哆嗦得简直没有办法说下去。
李越赶紧把她扶到沙发上,下死劲儿搂着她,好一会儿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周蒙的妈妈手术之后昏迷不
醒,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
李越和小宗对了下眼色,心里都是暗暗叫苦:早知道,李然结婚的事儿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她。
不必叫苦,从另一个角度讲,时机选得恰到好处。唯有过度的痛苦才有麻醉的效果。
从江城到北京飞机是早晨八点半的。
不到七点,李越就听见周蒙起床的声音。李越昨晚没敢走,在周蒙母亲房里睡了一夜。
李越本是和衣睡的,这会儿一骨碌就爬起来了。
客厅里一股呛人的烟味,李越踮着脚走到厨房门口一看,屋角扔着两捧花,一捧是已经枯萎了的红玫瑰,另一
捧是黄色的康乃馨,还没有开败。蒙蒙正在水池里烧东西,可以想像她烧的是什么,也可以想像到她此时的心
情。
这是女孩子的伤心一刻,不过此时,周蒙丝毫感觉不到伤心,她没有心理空间为李然感到伤心。
比起生死,感情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
李然对她说过,"你不会失恋的,咱们可以打赌。"现在看来,这个赌局她是胜了,这份感情她是输了。
她回过头来看着李越,李越却不忍直视她。
"我妈妈不会有事的。"她又说了一遍,"我妈妈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再过几个小时你就可以见到她了。"
"我妈身体一直特好,她从来就没病过,她进的是最好的医院,给她动手术的是最好的医生,前天我妈还给我
打过电话呢。"周蒙打开水龙头冲掉灰烬,声音低了下去,"可是,我刚才给家里打电话,家里怎么没人呢?
"
"别担心,他们一定是到医院陪你妈妈去了。"
小宗来了,他带来了机票。
"你俩吃早饭没有?没吃?"他看看周蒙,"空腹坐飞机更容易吐。"
周蒙摇摇头。
小宗从口袋里拿出德芙巧克力,递给两个女孩子。
"昨晚我给你哥哥打过电话了,他会去机场接你。"
"我妈怎么样?"
"你爸在医院陪着呢,病情没有继续恶化。"
周蒙脸色缓和了点。
"那要没什么事儿,咱们现在就走吧,对了,蒙蒙,你先吃两片‘晕海宁’,你哥说你晕机。"
周蒙一仰脖把药吞下去了,平常她吃药可没这么利索,嗓子眼细,不知要用多少水送呢。
李越手快,给她倒了杯水。
喝水,能稳定人的情绪。
临出门,周蒙把地上一个小背包交到小宗手里,垂着眼说:
"你给他吧。"
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提过李然的名字。
李越瞥了眼她的手,戒指不见了,手镯也不见了。
在机场,目送周蒙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走廊里,李越长叹一声:"真可怜,不知道她妈妈现在脱离危险期没有
。"
小宗低下头:"她妈妈,昨天上午就去世了。"
"不可能!"
"李越,再告诉你一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小宗又说,"他哥哥本来准备亲自来江城接她的,不敢在电
话里告诉她。"
"天哪,蒙蒙今天早上还一遍遍地跟我说,她妈妈不会有事的。"
"所以讲啊,人生无常。"
李越红着眼圈骂了一句:"李然这个狗娘养的。"
小宗垂头丧气地说:"周蒙的哥哥也是这么骂的。"
在首都机场见到哥哥周离,周蒙没有哭。哥哥流着泪告诉她母亲的死讯,周蒙还是没哭;从机场到医院一路上
周蒙都没有一滴眼泪。
在医院的太平间,一见到父亲,一看到母亲的遗体,周蒙哭了,号啕大哭。
那种委屈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痛失是未曾经历过的。
是哭母亲,也是哭她自己,她完了,什么都完了。
也许,她才刚刚开始。
周蒙第一次去学校总务处领班级用具,总务干事瞟她一眼,爱答不理地说:
"叫你们班主任来。"
首页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