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0
导读:在拉萨,李然一见到杜小彬就说:“我们结婚吧。”终于轮到杜小彬呆住了,如果不是她听错了就是李然疯了。她是想过她会赢,没想过赢得这么容易——别的不说,李然可是知道她的底细的。如果仅仅是因为她怀孕了—&mdash

在拉萨,李然一见到杜小彬就说:“我们结婚吧。”

终于轮到杜小彬呆住了,如果不是她听错了就是李然疯了。她是想过她会赢,没想过赢得这么容易——别的不

说,李然可是知道她的底细的。


如果仅仅是因为她怀孕了——

“李然,”杜小彬顿了顿故意说,“对不起,我又去医院作了次检查,我没有怀孕。”

李然眼里有什么东西快速一闪,又不见了:“我说的是咱俩结婚,跟你怀不怀孕没关系。小彬,我已经决定了

。”

这回,杜小彬笑了。

他们坐在杜小彬工作的出版社的仓库里,四周堆满了一捆捆的书,墙角拉的布帘,还是李然在临江县看见过的

柠檬黄格子布,布帘后面是杜小彬的床和杂物。李然是第一次来,没有椅子,他们都坐在书上。

“走吧。”李然站起身来。

“去哪儿?”

“结婚不是要买戒指吗?你还要给你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把你的结婚介绍信尽快开来。”李然彬彬有礼地拉开

门让杜小彬先走,“我们在拉萨结婚你没有意见吧?”

杜小彬缓过神来了,口气也自然了。

“买戒指急什么?我自己去打电话,你累了吧?就在这儿睡会儿,我把电热毯给你打开,不会冷的。”

她说着就去铺床,由始至终,杜小彬处变不惊,自有她的一套。

李然还真是累了,他一天一宿没睡了。

至少有一点他没看错,杜小彬不难侍候,她会是个体贴的妻子。

最便当的还是,他不需要向她承诺什么。

李然结婚的消息,是小宗通知李越的。

圣诞节的上午,李越正在中外合资的郊区温室花房采访,左右开弓忙得不可开交。

“结婚?蒙蒙不是还没毕业吗?李然跟谁结的婚?怀孕了?谁怀孕了?喂,听不清楚。”李越对着手机吼,“

小宗,我现在没空,中午回报社我给你打过去。”

中午,李越刚回报社,不等她坐稳,小宗的电话已经追了过来。

李越一听完,冲口而出是三个字:“不可能!”

小宗回答:“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还告诉你,我早算准了有这么一天。”

“那个叫什么杜小彬的,她不是你的情儿吗?”

“乱讲,她跟我有吗关系?谁告诉你的?”

“李然啊,一开始他说是他表妹,后来又说是你的情儿。”

“那都是瞎掰,实话告诉你,杜小彬是……”小宗刹住话闸,为了李然的面子他也不能去掀杜小彬的底牌,“

算了,不说杜小彬了,现在的问题在周蒙那儿,怎么跟她说?”

“让李然去说,他做得出来就说得出口。”

小宗大摇其头,恨不得现在就从电话线里钻过去,好让李越看见他大失所望的表情。

“李越李越,你让李然怎么去跟周蒙说嘛,周蒙一哭他还说得下去吗?”

“多新鲜哪,横竖把人家甩了,你们还落个心软。”

“你觉得李然就好受吗?他也不好受,去年他跟周蒙在机场那难舍难分的样儿你也不是没看见。”

李越沉默了,她不仅看见了而且记住了。可她记不清那个杜小彬的长相了,不漂亮是一定的。

“李然就那么听话?杜小彬一怀孕就跟她结婚?”李越想不通。

其实小宗也想不通,他不指望李然解释,李然给他的唯一解释是:

“小宗,我决定了。”

——“反正,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即使他不跟杜小彬结婚,跟周蒙也不可能。”

“我不明白。”

“唉,感情上的事儿谁能闹明白,不过作为男人,我能理解李然。”

“那当然,你们男人还不都是一丘之貉,喂不熟的白眼狼。”

“别损人啊,李然就算负责任的了,你说他要不结婚,杜小彬怎么办?怀着孩子呢。”

李越不响,小宗趁热打铁:

“还有件事儿拜托你,李然希望由你去跟周蒙说这事儿,说真的,李越,只有你去最合适。”

“李然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跟我说?”

“怕你骂他呗。”

“他不该被骂吗?”

“那你是同意去了?”

李越当晚就去了周蒙家。

去前李越打过电话,电话一响周蒙就接了。不是李越敏感,是周蒙的声音里根本掩饰不住失望。

李越立刻明白,在这个圣诞之夜,她在等谁的电话。

也许不该选择这个特别的晚上,可是小宗的主张是让周蒙越早知道越好,省得她一天往拉萨打三个电话。李越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