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多多"?听起来多么像一条狗的名字。好像有一部香港电影,那里面有一条狗,名字就叫多多。郭劲松请客那晚,周蒙第一次听到"多多"这个名字,晓辉也认识多多。他们都说一个叫多多的人一定会来,本来就是买了生肉蔬菜活鱼等多多来做的。可是,等大家凑合着烧熟了吃完了,
真的不是没有诚意,大概齐,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人,也就是周蒙了吧,潘多不止一次地这么盘算过。不过,真
说要结婚,好像又太早了点儿。而且,既然结婚的所有好处他都已经提前享受到了,干吗还非得急着结婚呢?
至于出国,那是要看运气的。
大学刚毕业的潘多并不急着出国出国一个博士读下来就是五六年,哪有现在的日子舒服,不考试,天天下
馆子?
朦胧间,他拦腰抱住了她。
"不要。"不胜厌烦地。
"求你了,就一下,昨天都没有。"
"我不舒服。"
"我准让你舒服。"
周蒙又给逗笑了。
"吃药了吗?"
"忘了。"
转天周蒙十一点多才醒过来,潘多上班去了,他换下来的衣服袜子堆了一床一地。
这一辈子--就是他了吗?
对着镜子梳头的时候周蒙看出眼睛有一点儿肿,想吐的感觉却没有了。
想想还是去上班吧,文化公司,迟到几个钟点不要紧,可一天都不去就说不过去了,云总要找她一般都在下午
--上午,云总自己也起不来。
一走到街上周蒙就不对了,虽然她对气味一向敏感,也没有敏感到一闻油荤味就想吐,联想到几年前的戴妍,
怀疑像一盆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
周蒙支撑着到药店买了试纸,知道有这种试纸还是一次在药店里潘多指给她看过。
回到家,手忙脚乱地做实验--并无发生化学反应的迹象。刚松了口气,才发现手里的试纸插反了。
果然证实以后,周蒙觉得,不管怎样她需要先睡一觉,可这一次,她没有睡着。
"你认识医生吗?"潘多下班一进门,周蒙就问。
"认识。"潘多已经在电话里知道了,不过他可不敢乱出主意。
"明天就去做,好吗?"
潘多不回答,--这么痛快?是试探我吧?
今天人显得特别漂亮,一定是睡了一天休息好了,不像平常,下班回来就没法看了。长长的黑头发没有扎起
来,半倚在床上看电视,穿的是一件白底红花的棉睡衣。
想到周蒙平时的娇弱,现在又怀了他的孩子,潘多有点儿动情。
"周蒙,我们结婚吧,做我的太太。"
她突然紧紧地抱住了他。
"怎么了怎么了?"他板起她的脸,以为她哭了。
"没怎么,你去打电话吧。"
"真的要做呀?"
"当然,越快越好,我不想再吐了。"
潘多犹豫地看着她:"很疼的。"他知道周蒙怕疼,就没见过比她更怕疼的女孩。
"有多疼?"她顶认真地询问。
"我怎么知道?"潘多笑着说,"反正比那个要疼。"
"可以用药物。"
"一样疼,还不一定管用。"潘多一副权威的口吻。
"那生孩子不是更疼?"周蒙表现出高瞻远瞩的理智。
"那倒是。"
这可不是他逼她的啊,是她自愿的。
"我饿了,饿死了。"周蒙说着下床换衣服。
就这么定了吗?就连潘多也觉得太过迅速了。
研究生院附近一家上海馆子点了几个周蒙爱吃的菜,吃着吃着,潘多冷不丁地问了一句:"周蒙,你就不怕
把孩子打了,我一出国会把你甩了?"
周蒙笑着摇摇头,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潘多这么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更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他这样把心里的肮脏
念头说出来。
奇怪的是,她信得过潘多,可她信不过李然。
其实潘多挺色迷迷的。他是工科大学毕业的,一般念工科的男生,在求偶意识最旺盛的大学时代,没见过几个
漂亮姑娘,所以,但凡见着一个模样略为周正的就紧着念叨。
一次,他一回来就咂着嘴跟她讲今天在地铁里看见一个女孩儿,特别的漂亮,也说不上哪儿那么招人,后来
发现,是那个女孩儿的牙齿,特别白也特别整齐,一笑,满面生辉。
观察还挺细致。
男人没有不看女人的吧?区别只在说出来还是不说。
周蒙笑起来特甜,而且,不管他跟她胡说什么她都不生气。是不在乎还是气量大?潘多说不清,她跟别的女孩
儿有点儿不一样。
她挺淡的,不怎么黏人。
有时候潘多甚至觉得,她更愿意一个人待着。
当然,他要是一连几天不来,她也想他,一见面会比较主动地跟他亲热。
周蒙的所谓亲热,也就是抱抱。
这也是最让潘多心怀不满的,要论床上,周蒙是太不行了,简直碰不得,都那么多次了,还疼,也绝了,她就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