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多多"?听起来多么像一条狗的名字。好像有一部香港电影,那里面有一条狗,名字就叫多多。郭劲松请客那晚,周蒙第一次听到"多多"这个名字,晓辉也认识多多。他们都说一个叫多多的人一定会来,本来就是买了生肉蔬菜活鱼等多多来做的。可是,等大家凑合着烧熟了吃完了,
北京男孩子,那张嘴真是甜。
不过,危险的,恐怕不是漆黑的楼道。
周蒙从大衣兜里搜出钥匙,打开门,按亮灯。
都不等她邀请,潘多踢掉鞋,一步就跨进门来了。
是的,潘多是直到走进周蒙的房间才真正动心的。
房间显得特空。
一张中床当中摆着,床两侧空空落落,床尾是个电视柜,没有床头柜。床靠里的一侧有个衣柜,衣柜连着个磨
砂玻璃的推拉门。
从床到门口大约有10平方米的空地,进门右侧靠墙是书架和书桌。左侧,靠窗放了张小巧的原木折叠式餐桌,
两把椅子。
餐桌上有一只白色冰纹花瓶,疏疏落落地插着几枝干花。
浅杏色木板地上随便扔了几个方枕,方枕和床罩是一套,橘黄的暖色调,图案是希腊女神和小天使。
旧楼高,房顶装了吸顶灯和两个射灯,一直垂到地面的长窗帘是米白的。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女孩子气的,纯净又美好,像个童话。
"你刚搬进来吧?你这儿不太像住人的。"
周蒙给逗笑了:"不住人那住什么?"
"反正,不是住我这种人的。"他看着她笑着说。
事实是,他很快就住进来了。
讲老实话,第一眼看到周蒙,潘多心里暗自叫苦,又上了老郭的当,完全是个还没发育好的慌里慌张的高中生嘛。如果不是因为穷极无聊,又没有旁的值得请吃饭的女孩子,他才不会傻等着她下班。
她的大衣一定不够暖,从她们公司一出来走到街上,她的肩膀立刻缩起来了,看起来怯生生的。
即使没有羊绒大衣也可以穿羽绒服嘛,女孩子只要风度不要温度是非常愚蠢的,没有温度又哪里来的风度?
在小饭馆里,一杯热茶下肚,她的样子就好看了一点儿,沉静的样子,更好看了一点儿。而且,人家到底是学
文的,讲起话来比理工科女生逗。
"你们影视公司挺来钱的吧?一个月有没有两千?"潘多试探道。
"两千五。"
潘多立刻觉着英雄气短。潘多大学毕业为着出国方便,没要国家分配,在中关村计算所下属的软件公司随便找
了份工作,他才拿1500不到。
"你有什么特长?你,"潘多眼里闪着笑意,"不会是编电视剧的吧?"
"不是。"周蒙想了想,说,"我工作认真忠于老板,另外,也有点儿小运气。"
"漂亮女孩找工作特容易,是不是?"潘多问。
"那你要去问那些漂亮女孩。"周蒙答。
研究生院的暖气烧得热,一转眼,周蒙已经换上了一件薄薄的米色大开领毛衣。
人是环境中的人,在这间童话一样的房间里,潘多看到了一个理想中的温柔典雅的太太。
潘多翻翻书架上的小说,转过身,说:"你特像我第一个女朋友,她也特爱看小说,她也姓周。"
周蒙递给他一杯菊花茶。
不是不想说点儿什么,只是不论说什么,都像老调重弹。
可是从一开始,她也没有拒绝他。
潘多是很难拒绝的,你可以拒绝人,但你很难拒绝一只渴望和人类亲近的动物。
潘多就像一只动物那样直接。
第一次见面,他进了她的房间。第二次见面,他吻了她。第三次见面,他跟她上了床。
如果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周蒙没有等待潘多的电话,那是自欺欺人。
现实就是这么的富于戏剧性,等了好几天,他都没给她打电话,周蒙上卫生间回来,同事告诉她,刚才有个男
的打电话找她。
把她懊恼的……
周蒙先给周离挂电话:"哥,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吗?"
周离说没有。
那么,就是潘多了。
周蒙看着表足足等了一刻钟,他没有再打过来,她打过去了。
在电话里潘多约她明天去中关村玩。
周蒙决定拿拿架子,推辞说太累了,周末要睡一天觉。
"来吧,我挺想你的。"潘多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情意绵绵。
第二天,是冬天里温暖得像春天的一个日子。
周蒙晚到了近一个小时。
在人群中,潘多一眼看到了她,她穿了件灰蓝色的薄呢连身长裙,一个色系的长大衣,口红是浅浅的玫瑰色。
唉,上回,她要也是这身打扮,他早给她打电话了。
灰蓝这种颜色,是特别适合周蒙的一种颜色。
"对不起,我起晚了。"
潘多想也没想,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走,先吃饭去。"
他怎么可以,就这样--亲她了?
从麦当劳出来逛海淀图书城。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