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互联网 0
导读:周蒙接到一个电话,是周离,她哥哥。她哥哥说:“爸爸准备今年过年跟王阿姨结婚。”周蒙懵了:“哪个王阿姨?”“就是我岳母。”周离声音里有一丝不耐。对,周离媳妇曹芳的
周蒙接到一个电话,是周离,她哥哥。
她哥哥说:“爸爸准备今年过年跟王阿姨结婚。”
周蒙懵了:“哪个王阿姨?”
就是我岳母。”周离声音里有一丝不耐。
对,周离媳妇曹芳的妈妈是姓王,而且守寡多年。
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合理的,周蒙只是没有思想准备。
暑假,周蒙分配的时候,周从诫特地到江城陪了她一个月。父女两个人都尽量回避提到母亲。
不是说周从诫不难过,只是多年的两地分居,他已经习惯了妻子不在身边,真正不习惯的是周蒙。
有她妈妈的老同事来访,看到周蒙都要感叹两句:“周蒙长得越来越像方老师。”
周从诫总说:“像德明年轻的时候。”
他怀念的是妻子年轻的时候。
等周从诫回了北京,周蒙暗暗地松了口气。
是在母亲去世以后,周蒙才发现父亲是那么懦弱的一个人,懦弱到失去能力正视自己的感情。
不管那是爱还是怨。
至于她哥哥周离,周离胖了也开始歇顶了,人就是这样慢慢磨老的吧?
周蒙身边也没个可说说话的人了,除了小宗。
——“过年我不北京,累死了,我还想在家里好好睡几天觉呢。”
已经当老师的人了,讲起话来神态还跟受了欺侮的小孩子一样。
“那怎么行?”小宗不由得放柔了声音,“你爸爸会认为你赌气。”
周蒙不语。
她有什么可赌气的?这不过是她爸爸,她自己未婚夫跟别人结婚,她也只在事后被知会了一下,而且,由于她
周蒙为人一向大方的缘故,至今她都不敢跟任何人表示:她生气了。
“——下午没课吧?没课我陪你去买衣服。”毕竟是已婚男人,对付女人小宗技巧是好的。
“不买了,学生都在周记里给我提意见了,说我一天一件新衣服,搅得他们每堂课的前五分钟不能专心听讲。
小宗乐不可支:“给你提意见的是男生还是女生?”
“女生。”
国家“九五”计划即将圆满完成,老百姓穿件新衣服不算事,可是像周蒙这么一天一件确实让人眼晕。她身上
这件高领白毛衣大概又是新的,反正小宗头一回见。
虽然嘻嘻哈哈,小宗是个有常识的人,按照常识,女人的购物欲和心理健康是成反比的。
挨到年前,周蒙还是乖乖地去了北京
到了北京,周蒙敏感到爸爸、哥哥,包括曹芳都对她有点儿小心翼翼的,小心得好像她是个外人。爸爸又特别
提到要给她往北京调工作的事,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王阿姨可以鼎力相助。对了,王阿姨还是国家教委的一个
科长。
周蒙婉言谢绝,她真不是跟谁赌气,在哪里当老师还不是一样?
可是周蒙这样不领情,还是让周从诫有点儿伤心,女儿冷淡的样子就跟她妈妈一个样儿。做父亲的没有不疼女
儿的,周蒙小时候跟他还亲近,越长大性子越独。就说李然那件事,简直不能跟她提,要是她妈妈在,还好一
点儿。
一个人在南边,打电话过去,她跟周离还能说几句,跟他就没有什么话了。周从诫心里嘀咕,女儿是不是怪
他,为了她妈妈的事儿?
德明术后昏迷是被耽误了。凌晨的时候,值班大夫年轻,不敢拿主意。当时去砸主治大夫的门就好了,不知道
啊,不知道人就那样醒不过来了,都说手术很成功呢。
和王心月的事儿是快了点儿。
周从诫五十七岁,曹芳妈妈王心月五十三岁,两个人正式谈了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关系
这一年周家的年夜饭是在饭店和王阿姨吃的。
看着一桌子菜,周蒙只是怀念她妈妈做的熏鱼风鸡八宝鸭子,如果一个人可以关在怀念里过日子,那有多好。
不过周蒙还是春风满面的,她不忍坐视爸爸脸上的歉意,于是和哥哥一起向王阿姨敬了酒。
阿姨身份尴尬而表现得体,她带来了两件羊绒毛衣,一件粉色的是给周蒙的,另一件黑色的给曹芳。
阿姨轻轻说了一句:“周蒙皮肤白,穿粉的好看。”
曹芳凑趣:“真的,又白又嫩,天生的好皮肤。妈,周蒙连洗面奶都不用。”
这顿年夜饭,周蒙只是吃得累。
宴罢,周从诫亲自送王心月回家。
趁着曹芳走在前面,赶回家看八点钟的春节联欢晚会,周离跟妹妹说了一句:“周蒙,我老觉得妈妈是出差了
。”
“是一个长差。”周蒙握住了哥哥的手臂。
周蒙一年没来北京了,一来,每个人都在谈钱。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