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来搬去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后来,晓辉跟潘多显摆起来必是:"周蒙是我捡回来的。"确切地讲,张晓辉是在科学院研究生院大门口捡到周蒙的。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科大研究生院和高能物理所这三个单位在一个院里,这个院的准确地址是北京玉泉路甲19号。院的正门挂的牌子有两个: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和中国科大研究生
后来,晓辉跟潘多显摆起来必是:"周蒙是我捡回来的。"
确切地讲,张晓辉是在科学研究生院大门口捡到周蒙的。
中国科学研究生院、中国科大研究生院和高能物理所这三个单位在一个院里,这个院的准确地址是北京玉泉路甲19号。院的正门挂的牌子有两个中国科学研究生院和中国
研究生院。
高能物理所也有自个儿的牌子,挂在一个不太起眼的侧门上。
院的正门对着玉泉路,门两边是两小片林阴地,小商小贩都在这两小片林阴地安营扎寨。
张晓辉正跟一个卖苹果的农民大叔激烈地讨价还价,一辆"面的"在院门口停了下来,从"面的"上下来一个
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孩。张晓辉立刻对这个女孩儿产生了好感,怎么讲?幺妹子一看就是一个软弱可欺的主儿。
看她从出租车上一点点儿往下搬她那点儿家私才好玩儿呢,脸盆、衣架、碗筷、热水瓶、鞋子、书、电饭锅、
自行车、箱子和折叠衣柜,大件东西太沉了,司机也不帮她,她搬不动就硬往下拖,也不知道爱惜东西,"嘭
"地往地下一摔。
等张晓辉讨到一个最低价,又跟农民大叔在分量上斤斤计较了一番,终于买好了两斤苹果,那个女孩还没走。
她也没法走,一大堆东西呢,她可怎么拿?女孩就在树下的石凳上坐着,看着她的东西,倒挺沉得住气。知道
的,她是在看东西,不知道的,以为她乘凉呢。
也不像在等人,没有一点儿东张西望的意思。
张晓辉心里一动,走过去问了一句:"你要租房吗?"
时间就是钱哪,张晓辉办事讲究效率,没五分钟,她带着三个男孩儿回来把周蒙的东西一趟就搬走了。
直到进了房间,周蒙才想起来,她还没问房租呢。
"对不起,房租怎么算啊?一个月多少钱?"
张晓辉租的房是中科院研究生院研究生楼的一间学生宿舍,很便宜,350元一个月还包水电。跟张晓辉同屋的女
孩上星期刚回江西老家,张晓辉正要给自己找个室友分担房租。
张晓辉眼珠一转,想说你交200吧。就是200也够便宜的了,新盖的楼,窗明几净的,冬天暖气倍儿足,楼下就
是浴室,出门就是地铁,外面哪儿找去?想当初她张晓辉住进来,江西女孩还不是让她交200,她还不是觉得拣
大便宜似的?
可是,看着周蒙那你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的样儿,张晓辉的舌头不由得打了个结。
"350一个月,咱俩一人一半。"一出口,张晓辉就后悔了,她干吗这么大方啊?
"这么便宜。"周蒙喜出望外。
傻妹子,就是便宜,您也别叫出来,张晓辉心里说。
"我是四川的,你呢?"张晓辉问。
"我老家在江苏。"江苏是周蒙妈妈的籍贯。
"你来北京多长时间了?"
周蒙边收拾东西边答:"快一个月了。"
"才来啊?你说话倒没什么口音,我都来五年了。"
五年,五年张晓辉还住在这种地方?周蒙不禁对自己的前景产生了怀疑。
"北京房子不好找吧?你今天这是投朋友还是奔老乡啊?要不是碰到我你可怎么办?"
周蒙想了想,如实回答:"我家住这儿。"
张晓辉看她一眼,奇怪,她家住这儿,那她为什么不回家?
周蒙今早离开在水碓子租的小平房是打算回家的,可是出租车司机错过了可以开进院的侧门,给开到正门来了
。那个司机态度很不好,一脸横肉,像个劳改释放犯,周蒙没胆跟他啰嗦。
"其实,是我哥哥家。"周蒙补了一句。
"哦。"张晓辉会意地点点头,从兜里拿出个苹果,犹豫一下向周蒙伸了伸胳膊,"吃吗?"
"不,谢谢。"
张晓辉笑:"你怎么跟北京人似的?那么多客气话,不吃,你还谢什么?"
周蒙也笑了。
当晚,躺在学生宿舍的架子床上,周蒙扳指一算,来北京不到一个月,这里是她第四个过夜的地方。
北京不到一个月,生活,已经露出了它狰狞的一面。
除了她哥哥家,周蒙在戴妍那儿住过几天,水碓子的小平房付了一个月的房租,她才住了一个星期。
希望这第四个地方她可以住得稍微长一点。
谁晓得呢?一星期前搬到水碓子的小平房,她以为她至少可以住到12月严冬来临。
周蒙听戴妍的话,找到工作再找房。
找什么工作呢?坐在戴妍租的一单元的地下室里,周蒙直发愁。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研究生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