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导语前天晚上,一条以前就埋下伏笔的新闻占据各大网站头条——据有关部门证实,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详细]
目录
一、并不愉快的相识
二、进站前的交往
三、霞多丽:第一次吃饭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五、身体真正在一起了
六、情人节当天""被离开""
七、饮血泣泪再相逢
八、努力平复创伤
九、哪里跌倒,哪里爬起
十、缘何再生枝节
十一、再续""情人节""
十二、总结
十三、""8.30""之后续
多么希望那天晚上我没有去中宇饭店,多么希望我的记忆就停留在那天下午。多么希望曹是酒后乱说,没有表达清楚,我也没有理解清楚。多么希望事情就是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复杂。
如果我在山西是正你要的结果,那我也就释然了。我也记着你那几天在信息中总说要我开心点,嗯,如果这样你开心,我一定也会让自己开心起来......】
以上是我写给衣老师的邮件。
补充:
邮件中没有给衣老师说,其实那晚我被姚颖和谢来辉送回宿舍后,我强烈要求他们离开,并保证自己没事。然后就爬上了窗户。张萌萌住的那间,外面是大阳台。我就跑到阳台上,骑上了窗户。尽管有酒精的作用,可我还是不忍心离开这个世界。我脑子里是父母双亲怎样供我上大学我的孩子是多么可爱;如果我一下去,明天家人必定就赶到了,可任何人不会为此承担责任的,""酒后失足跌落""可能就是最后的结论了。望着楼下,似乎有人在下面,但没有人知道我这个""疯子""要干嘛。世界每天都不缺少新闻,我无须再添一条。我竭力说服了自己已经被酒精与愤怒充斥的思维,下了窗。
直至现在我也无法真正原谅衣老师和杨老师的是,他们27日晚上谁都没有接我的电话,第二天也没有任何人接我电话,回我电话。衣不知道在中宇发生的事情,而杨老师是知道了的(姚颖当天晚上就给他打电话说了,而且提到我情绪不好)。
第二天,也即10月28日,杨和衣在编译出版社参加乔迁之喜庆祝会。而我,却在不足12平米的屋子里费心思量,泪流满面。脑子一片混沌,到底是杨还是衣,他们要撵我走?
要是现在,我也不会伤心难过了,因为我已经明白了是谁在背后做推手或操盘手,目的是什么我也清楚。总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以后,才变得头脑清晰。或者说,是有男性朋友一语道破天机吧!女性的思维与男性确实不同,所以我总是不知道衣老师他到底想干什么。现在想来,我早一点乖乖地脱掉自己的衣服,或者金钱拱手送上,就不会动不动被人找麻烦了。
之后2、3天便回到家里了,给衣老师写了上面的那封邮件。
那个时候,我不知是谁让曹荣湘跟我说那番话,是衣还是杨?现在,有了基本的判断。是衣。因为,有后来的几件事情作陪衬,就好理解了。
在家里待了一段后,我回到北京。回来后,第一件事情,是去给杨老师赔礼道歉,说给他添麻烦了。他说,你的事情我来解决,本来就是领导的事情嘛。
我还是陷自己于拿出档案的漩涡中不可自拔,我也下定决心要办好这件事情。我以为,自己需要付出些才行。没有与家里人商量(因为家里人一直也不怎么支持我想调到北京的想法,不过,现在他们也默许了,在看到我为此而折磨自己或者被折磨的情况下),我自己借了点,再加上从课题费中报的钱,又透支了几千现金,凑够了5万元(家里条件还算好,我从来没有缺过钱花,平时花销没有了就问老公要,从来没有攒过私房钱,所以到用时竟然也不方便),准备送给衣老师。
11月21日,我好像没有提前和衣联系,自己去大悦城定了房间。给他发信息在大悦城哪个房间等他,说别多想,等等。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我想看来今天没有希望了。我就去退房,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等我走回宏英园住处时,衣的短信来了,说自己在参加活动,会见保加利亚的客人。我说已经退房了,走得脚疼。一个人那天下午先是在银行取现,又背着个包包在寒风中走来走去。在大悦城逛过商场,吃过饭,但搞不清楚宾馆在哪里,竟然摸到了健身中心去。

五、身体真正在一起了

我当然没有给衣老师说我去大悦城等他是给他送钱。不知他猜到没有。
12月1日,编译局马克思主义文献典藏中心成立大会召开。一个多月没有见了。他那天,在讲话时,声音很苍老,精神状况不是太好。姜海波还说,衣老师这是怎么了,平时不这样啊。后来,我知道他是那一段血压有点高。
忘了是俩人谁先约的谁,说见面。我说我要海南,他说那海南回来见面。12月8日--9日,中国哲学论坛大会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在海南期间,我给他发信息,说说见闻。去海南前,我把那几万块钱给存了,回京后又取出来。
海南回来后,12月11日,我们约好见面。我问他是去饭店还是茶馆(我这么问他,他应该明白什么意思的,这两个地方多中性或者讲不带暧昧色彩啊!),他说还是像上次(西西友谊互赠礼物那次)一样,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就又通过携程定了西西友谊的房间。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