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导语前天晚上,一条以前就埋下伏笔的新闻占据各大网站头条——据有关部门证实,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详细]
目录
一、并不愉快的相识
二、进站前的交往
三、霞多丽:第一次吃饭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五、身体真正在一起了
六、情人节当天""被离开""
七、饮血泣泪再相逢
八、努力平复创伤
九、哪里跌倒,哪里爬起
十、缘何再生枝节
十一、再续""情人节""
十二、总结
十三、""8.30""之后续
曹荣湘来了之后,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谈话,你一言我一语进行着。本来我的目的是要请求把档案调过来,可说着说着怎么变成了把我转成在职的意思。为什么会这样?衣说的办法到了杨老师这里,完全就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我的眼泪快出来了。强忍住泪水,结束了这次谈话。
这只是进入编译局后的第一次尴尬,其余的后面再叙。
回来后,越想越不是滋味,觉得既然没有人愿意帮助我调档案,也即没有要调我来的意思,我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呢?一气之下,我填了一份退站申请,让室友在她的打印机上打了2份出来。
第二天,我拿着这个申请去找了杨老师,说自己胃疼,身体不适,无法完成博士后的研究工作,申请退站。杨老师哼哼哈哈,说不要退,关键的问题避而不谈。之后我就回家了。退站未果。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秋天到了,天气微凉,想着送衣老师一个礼物。在西单几个商场也没有看到合适的,专门打车到人民大学附近的双安商场。看好了一件墨绿色暗格的羊毛衬衣,模特穿着非常漂亮,我就买了。结果给他发信息说想拿给他时,他说要出国11,马上集中,没有时间了。他国庆回来,紧接着就是假期。之后他又回了趟哈尔滨。
2011年10月14日,去太原开第六届国外马克思主义年会。衣老师也去了。晚饭后两个人一直在短信,也有些很暧昧的,明显感到他希望和我有点什么。会议名册上的房间号,他的是不对的。他告诉我在哪个房间,我在与他回复短信的几分钟之中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明明有求于人,人家已经挺热情了,咱再不上套,可能不好。后来,我想豁出去了,就鼓起勇气敲了他的房门。聊天中,他说本来这次要介绍我与省内的相关领导认识的,看来也没有机会了。还说这里(晋祠宾馆)是不是政府接待中心啊?离市里远不远啊?我记得自己穿件枣红色的高龄薄毛衫,袖子是镂空的那种,我坐在沙发上,几乎把半个脸都要躲进高高的衣领中了。我很紧张,搞不清楚他到底要表达什么,而且感觉自己冒昧地跑到他房间也不妥,很尴尬,说了一会儿落荒而逃。
第二天在会上我看见他就装作看不见,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中间休息时,周凡说我们大家同衣老师合影留念吧。他示意我站在他旁边,我没有。一来,我个子没有那么高,站到中间不好看;二来,我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就说不出的尴尬,觉得自己竟然送上门去,算什么啊,在他那里我根本不重要。想到这些,我根本不想离他近了,照相中也用一种自嘲的心态与表情来面对镜头。不过,这倒是我和他的唯一一张人数较少的合影了(其余的都是大会合影)。12
第二天下午就先离会了,说是要回来给中央党校的一个省部级班上课。我在太原会后没有参加考察,直接回家待了几天。回京后,俩人约好见面。
10月23日,西西友谊开房见面,这是第一次开房。
有了我们之前比较频繁的短信交流,我觉得衣老师是想与我有点什么,可我又没有十分的把握。那天上午,我给衣老师短信说我在西西友谊等他,那个楼上有不少饭店,他想吃什么我先去定位子。(其实,此时我已经打了携程的电话,定了房间,但从我这里走到酒店得差不多20分钟)。我出发了,等我到了酒店大堂,还没有去前台确认订房时,我收到了衣老师的信息。问我到了吗?我说到了,继续问他想去哪家吃。这个时候,他说有事情不能和我一起吃饭了。我差不多确定他想要什么了。我说,我在酒店大堂,在办手续。他很快地回复说,好。就是几分钟之内的事情,他马上就又有时间了。很明显的。
他到了,一进门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在太原那晚已经尴尬过一回了。我拿着买给他的那件衬衣,在他身上比量了一下,大小应该可以穿(可是,我却从来没见他穿过,可能是没有机会或者他不喜欢吧,平时上班都是西服、衬衫什么的,那件有点花哨了,第一次买我也没有经验的)。他送给我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和一对耳坠,是在出国考察时在免税店买的,深蓝色的,很漂亮。我也常常送老师们礼物,孝敬老师们,可从来没有人回赠我礼物。而衣老师竟然给我礼物,还是这么女性的首饰。甭管什么缘由,我都感到幸福极了!我跑去洗手间,对着镜子戴了半天也没有戴上,就叫他过来给我戴上。他说自己眼睛都花了。我没有接下去说。
我还拿着电脑,在改开题报告。我进站前将在站所需的各种表格都下载好了。开题前就提前填好了。就在那天,董莹打电话说我的表格与别人的不一样,需要重新填,我才不得不拿上电脑到酒店的。可能是后来挂出来的开题报告表格与我之前下载的不一样。(这一细节,他在之后几天开题中,竟然说出来。我们那一组,只有我一人是这样,他就问董莹是不是咱们有两种表格啊,咱们有的同学用的是另外一种呢!)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