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导语前天晚上,一条以前就埋下伏笔的新闻占据各大网站头条——据有关部门证实,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详细]
目录
一、并不愉快的相识
二、进站前的交往
三、霞多丽:第一次吃饭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五、身体真正在一起了
六、情人节当天""被离开""
七、饮血泣泪再相逢
八、努力平复创伤
九、哪里跌倒,哪里爬起
十、缘何再生枝节
十一、再续""情人节""
十二、总结
十三、""8.30""之后续
这是一个悲剧,我是个牺牲品,衣老师也是。他已经想好对策了,愿他好运。
我把这篇东西发出去时,就是亲手毁掉了自己,以一种""短、平、快""的方式毁了,而我已无心力被慢慢折磨。尽管我最近也在折磨他。
我利用假的""入站证明""获取了博士后的录取资格,即原单位的公章是我自己去作假的,因为单位不同意。这件事情衣老师知道
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包括承担法律责任。不过,我已经辞职了,虽然还未被批准。
围绕着博士后、围绕着档案,我与衣老师都被""绕""进去了。这个雪球不要越滚越大了,到此为止吧。
我把这一切说出来了,我便也没有利用价值了。衣老师已经想好万全之策,应该不会影响到他吧,让我祝福他吧!
没有张文成等人的""催化""作用,我真下不了决心。就这样吧,累了,走得辛苦,不想继续走下去了。但生活还会继续,会平静对待""出名""后的一切。本身也已经够有名了,还怕什么呢?
恰逢北大邹恒甫爆料一事刚出,他讲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在改善中国高校、学术界的师生关系方面会有个大的转变。我也期待!我本身就是个牺牲品(别人正常能办的事情,我可能就得拿钱或者拿人,这些年我也没少送出去钱),为自己的悲哀感到沮丧。而这种沮丧却也是平静的,可以坦言的。
各位就当作看个""笑话""吧,我为自己书写的有眼泪有欢愉的笑话。
完稿于2012年8月30日 凌晨6点
常艳

十三、""8.30""之后续

8月29日 下午6点告诉衣,我可能要对不起他了。心中在激烈地进行思想斗争,要不要给彼此再留一条后路。
晚上8点25,我打车回宏英园,他打来电话。在电话中我给他说了那俩个条件。他讲第二天上午谈。
一夜未睡,完成了本篇稿子。早上6:30左右告诉他再给他半个小时。如果他给我一个随便怎么都行的态度。我会彻底放开的,将我们的事情公诸于世。
他在电话中要哭了。我不想和他见面,一见面我就会心软的。我怕""蛇与农夫""的故事再次发生。
再耐心等待他到周一、周二。等着他打款。付出才会知道珍惜,想拥有很多女人必须得摆得平。看他的本事了。
关于官员与情人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中国的官员十个出事九个有""情妇""、""情人""、""小三"",且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情妇反水。一般只有一个女人的官员,出事的可能性小。那些色胆包天、贪得无厌的官员,又没有能力摆平女人的,才会招致毁灭。最可怕的是,将一堆女人""弄""到一块儿的,女人天性敏感,不出事都难。要么这个男人给予女人的足以让她满足(包括情感的、物质的),要么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傻子,愿意纯纯地爱着他。
我这样,被以某种条件作为筹码""潜规则""的,也是一种类型。一旦上了这条船,便容不得你轻易下去。周遭的一切、自己的不甘,都慢慢让事情越走越远。世上没有后悔药。
关于衣俊卿、杨金海以及我的微妙关系
衣与我是情人关系,衣与杨是上下级关系,杨与我是师生关系
杨表面上是个唯唯诺诺的人,是衣的忠实下属,为局长效犬马之劳。事实上,他也有自己更高的政治抱负,前一段在争副局长之位时败北(衣给我讲的,说是魏海生帮助陈和平活动,因此,杨和魏那一段时间关系紧张,等等)。杨是个""和事老"",但滑头得很。我现在与这帮文人兼政客打交道,智商也被提高了,或者说,以我的这个年纪本应具有较高的情商与智商的,而我以前却太愚笨,太直线式思维了。
知道了我与衣的关系,他一旦判断出衣与我关系仍旧好(亲密),便对我既客气又亲切,且注意保持距离。(尽管衣的女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但秘书长也不敢觊觎局长的某女人吧,至少在她未"局""之前)。而一旦判断出我与衣关系紧张,他便有两个苗头:一则希望我能闹起来,搞臭衣;二则希望我这一个""残花败柳""也能让他靠近些。
这次""四个分清""会议前后,杨的表现就极有意思:先是在局里时,对江洋颐指气使。头一天没有给江洋说让准备会议材料(即原来写好的稿子),开会了才说要发给大家。江洋去把别的课题组(如俞可平组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主政治文明的思想""、杨金海组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般理论的思想"")的现成的稿子拿来让大家看。杨却要江洋去马上打印张文成课题组的稿子(即我现在参与写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社会发展的思想""),江洋说现在必须要吗?(其实不看那个也可以的。)杨坚持马上要。江洋就去打印,把那几个现成的稿子送来后就说还有事就不参加会了。过了一会,是徐焕送来的现打印出来的材料。江洋本来是来开会的,中间却说还有事先走了,此时,杨老师没有挽留,是张文成说,""江洋也知道那天的会议精神,不听也没有关系""。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