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导语前天晚上,一条以前就埋下伏笔的新闻占据各大网站头条——据有关部门证实,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详细]
目录
一、并不愉快的相识
二、进站前的交往
三、霞多丽:第一次吃饭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五、身体真正在一起了
六、情人节当天""被离开""
七、饮血泣泪再相逢
八、努力平复创伤
九、哪里跌倒,哪里爬起
十、缘何再生枝节
十一、再续""情人节""
十二、总结
十三、""8.30""之后续
衣老师是稳住我的情绪,又去擦痕迹去了吧!我不怕,我不要""证据"",我就客观地把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说出来就好了,就是一种最大的解脱。我给洪城铭豪酒店打电话,告诉他们,不许删除视频记录,不然他们会为此而负法律责任的。
哪怕什么都没有,都没有关系
回到宿舍,有点饿,还是先解决精神食粮,再填饱肚子吧!
一切都很平静,我很平静。衣老师带给我的伤痛多了,我便也麻木了。微笑着面对一切,生死荣辱,皆于我何干?
再续情人节,果然有大礼,彼此都有心意。

十二、总结

我对衣老师有感情,他对我不应该没有。
他现在一再强调我们之间就是有感情,他以前用好感这个词,现在说过去喜欢我,现在依然如此。
二人起于潜规则,我没有遵守好游戏规则,早后悔了,一步步毁了自己的生活;他也真后悔了(从安徽回来才说的,说怕了山西人了)。
我不适合扮演情人(抑或小三?小四?小五?情妇?)这个角色,有些人只拿自己该拿到的,而我太贪心,该要的不要(以前我也没有问他要过什么),竟然问他要感情,且是专一的感情。
他不只有我一个女人(包括与我同时的),别的是谁我现在没有权利讲。
他是个优秀得让人炫目的男人,同时也是个虚伪的人,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是颗冰冷的心,多年的政治生涯决定的。
他抗拒过这份""感情"",我也抗拒过。我不是主动献身,起初我认为自己不配与他在一起,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现在,我们在一起有时会对着吵,很凶的争吵,电话里,当面;一方强硬,另一方就示弱了。
我们不是没有感情,但彼此都恨着对方。
命运、制度毁了这一切。
不是我不珍惜我们的感情,我爱他,直至现在。打字打到这里,我忍不住再次流泪。
我与他交往的很多细节,存在别的地方。以后有时间再写出来,或者再提出来吧。
一个女人""混""学术圈太难了,不小心进入,还不甘心落后,为此而付出""发展的代价""。
我承认自己没有城府,没有大度的心胸,不可以与别人分享感情。
我承认自己不够年轻,不够漂亮,不够性感,性子还很刚烈,但这并不妨碍很多人追求我。
衣老师会说我常说的""伤害""是因为我认识的人多,交往的人多,说不准是谁伤了我了。我已料到他会将来回应我的
我想说,不爱便不会有伤害。
我爆出丑闻,是他逼的,他惯用外围施压法(屡试不爽);而我只会直接逼他,这是我们的差异。
就算有人说我感情丰富,我再善于联想,也不会把没有的事情杜撰出来这么多。信不信由您,没有关系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想整衣老师的人不是我,我恰好在特定的时期被作为一颗""棋子""了,具体谁运作,大家心里有数(但请别扯上俞可平副局长,我不认识他,且发自内心尊重他,一切优秀的人与事,都值得我尊重。但这并不妨碍我与衣老师有一份源于潜规则的感情。)
衣老师某些方面是什么状况,圈子里人应该会有判断。于我也一样。我不求大家说我好,说我可怜。东北师大的仇竹妮在洛阳会议上第一次见我,就直接说你们局长是衣俊卿吧?在太原会议上,仇问我你的关系办过来了吗?在来我们桌敬酒时,对我讲祝你永远年轻,醋溜溜的。她对我、对编译局比较感兴趣,却没有上前与衣老师攀谈或者说打招呼之举动,她可是从黑龙江出来的。前一段,某一天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是让我帮着查资料,却问东问西,尤其是我的家人有否来京,等等。(此处有我的臆想成分)
清华大学的夏莹,在太原会议上,就餐排队时我与她聊了几句,说""夏老师,我早就听说你了""(我意思是说她学问好,我们很羡慕),夏的回复让我吃了一惊,""我上学时就给衣老师写过书评""。我并没有说是从衣老师那里听到她的,也还真不是他告诉我的,而夏莹自然而然认为是衣老师在我跟前说她。
一个女人天生都很敏感,大家觉得会有事情的,还真会有事情。这是宿命!
我不可怜,自作自受,早有心理准备。
我只不过是告诉大家""皇帝的新衣""在哪里,以不要脸、不要命的勇气了揭开了中国学术圈的潜规则之冰山一角。
哪里都有潜规则,而我则亲身尝试一把。我已经、并且还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