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导语前天晚上,一条以前就埋下伏笔的新闻占据各大网站头条——据有关部门证实,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详细]
目录
一、并不愉快的相识
二、进站前的交往
三、霞多丽:第一次吃饭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五、身体真正在一起了
六、情人节当天""被离开""
七、饮血泣泪再相逢
八、努力平复创伤
九、哪里跌倒,哪里爬起
十、缘何再生枝节
十一、再续""情人节""
十二、总结
十三、""8.30""之后续
衣的回复:
【上午开会,理解你的困难和心情,别给自己施加那么大的压力。以后找机会面谈,不在这里多说了,还没散会,多保重 】
自从2月16日回到家里后,情绪一直非常糟糕,几乎是整日躺着,以泪洗面。气愤不过,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就忍了。
2月19日,21:41 发给衣:
我的情绪很糟糕,自己并不想如此失态。希望明天能等到你的电话。第一,解释清楚为何苦苦相逼离开编译局?第二,今后让我怎么办?】
21:52发给衣:
【给你三个选择:
1.每月见我一次,再无其他要求;
2.给我60万,从此形同陌路;
3.给我30万,5年内把我调到北京,到时悉数奉还。
不回答也可以。等理清思绪,把这几年的种种写清楚,昭告世人时,便是我离开时。除了孩子,再无留恋,但也管不了了。只当我自言自语也行。】
22:01衣回复
明天下午我找时间通话。别在短信中说好吗?】
22:17发给衣
对不起,我恨我自己这么逼你。算了,别打电话了,让我自己慢慢排解吧。即使想不开,也别搭上别人,那太无耻…… 】
2月20日,星期一,下午5点左右,衣打来电话,打的是临汾号18635743121,说了半个小时。期间,我直接问他聂是不是他找来的说客。他根本不想过多谈论聂。还骂了聂"""他是什么东西!""因为,我说聂找我说那些实在是太明显(我和他没有什么冲突,他实在是犯不着那么关心我在京与否),衣就避开聂不谈。着重说姜海波是与我搞的专业、方向接近,怕我先进了编译局,影响他之类的。给我分析了半天,也哄了半天,总之不说是自己找这几人做我的工作。衣说:""你脑子好使不?我和他们什么关系?我找他们说让你走,我怎么说?说我们什么关系,说我们之间是谁纠缠谁?你要是认为是我,也太低估我了。""后来,说得我也半信半疑。最后,问我说那几个选择题怎么办?我都差点忘记了是啥了。真晕啊!(可见,我给他那几个选项,根本就是心烦意乱时的冲动,根本不是为了得到什么)然后,我说,那就作废。
通话后,他发给我一个""总结颂""的段子,逗我开心。
2月22日,星期三,上午、下午都有课。半上午突然情绪又不好,就又给他信息,说那三个选项,他到底选哪个?他回复说,在会上,别急,回头联系。下午4点多吧,给我发信息,说方便通话不?我说方便。打到北京号15011558110上。结果,他说怎么声音有点杂啊?(我家楼下就是马路,噪音有点大;我那会声音哽咽,抽抽搭搭的)问,还录音啊?我解释说,可能楼下有点吵吧,窗户隔音不好。让他打临汾的手机号。打来后,又聊了7、8分钟。选择第一""每月见一次面""。他还说,见两次甚至天天见都行。这两次通话,还提到工作的事情,就是将来留下的事情。我已经对他失去信心了,没有进脑子。还说,以后要好意思拒绝别人(指不要给聂写东西),不要给什么人都打工(帮忙写东西)。他说""大小姐,脑子进水了,好好往出甩甩啊"",就是哄我。反正,被他一哄就高兴了。
2月24日,星期五,中午12点多,衣发信息说,刘召锋昨天(星期四)拜访他了,说是我同学。我说是,在短信中简单说了下刘的情况。问他是不是局里今天开会了?他说是,""在京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及课题组首席专家参观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展览馆"",场面很大,中午陪一部分人吃饭,等等。衣问我在干嘛?我说刚吃过饭。他让我开心点。我说开心着呢。他说祝我周末快乐。我说,也祝他开心每一天。回复说谢谢。他说下午还有会(与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举办交流座谈会)。两人的短信交流感觉比较温馨,中午有点时间还和我说会话(但也不排除不放心我,担心我情绪不好)。

七、饮血泣泪再相逢

我是脱产博士后,理应在北京的。为什么我就不能在北京了?被不明不白地外围施压之后,我竟然就被气回山西了。
2012年上半年的几个月时间,我除了上课时强打精神装出高兴的样子出去之外,其余时间基本都在家里。
我要忍住伤痛,继续和衣老师""交往"",包括身体上的。除了些许自身的""思念""、""欲望"",我更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机会来了解这个男人。到底是善人还是恶人,要靠路遥识马力、日久见人心的功夫。这便有了泣血饮泪、强颜欢笑的再相逢。
相关热词搜索:时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