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15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帐外人声渐渐热闹了起来,我缓缓直起身来,腰背酸得不行,斜斜地靠着床榻歪了一宿,一夜没合眼,只是痴痴望着十三,想着他还有那个跟他有相同血缘的人
"咳咳……"一阵儿咳嗽声将我惊醒了过来,回身望去,四阿哥正斜依着大靠枕,眼神阴郁地看着我。
唉……我默默地叹了口气,走到熏炉旁,倒了杯热奶子出来,小心翼翼地吹了吹递给了他。他接了过去慢慢地喝了个干净,却不将杯子递还给我,只是捏在手里把玩,并不理我。不知为什么,四爷说话时我从不害怕,可只要他一沉默起来,那种莫名的压力就会让我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为了避开这种感觉,我开始在帐子中没事儿找事儿做,收敛杂物,归置书籍,看似手脚不闲,其实只是在杀时间罢了。更何况心底里更怕他会问我那些我根本没法回答的问题,因此也乐得他不理我。
就这么过了半晌儿,也没见御医过来,四阿哥灼然的目光就随着我在屋里转,那感觉就如芒刺在背,却打死也不敢伸手去拔了它,豁出去让四爷盯个痛快,只是在心中将太医的祖宗三代请出来问候了个遍。
收拾到干净得无以复加,已经变成了个样板儿帐篷,实在是无事可干了,突然看见角落里散着本儿书,就过去捡了起来,才发现是本宋词。翻开来那一页,就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心中一紧,想起了那是在卡拉OK和朋友唱歌儿时,我的拿手曲目,每次都唱的,现在却……我呆呆地站在那里……
"这曲子很好听,你配的吗?"四阿哥的声音突然传来,我猛地醒过味儿来,才知道自己竟不知不觉间哼唱了出来,心中一酸,脸上却是一红,轻轻地摇了摇头。四爷静静地看着我,慢慢地伸出手来,示意我过去,我有些不知所措,就这么站了一会儿,只觉得手里的书都要被攥烂了,用力定了定神,就一步步地蹭了过去。
到了跟前,我不想与他对视,只是低垂了眼睑,安静地跪坐在他的床榻前。"再唱一遍给我听,嗯……"四爷轻轻地说,竟有了一丝请求的意味,而不是命令。我抿了抿嘴唇,心中暗叹,如果这是他故意的话,我只能说四爷他真的已经看透了我,知道如何做会让我无法拒绝……也无法离去。
转开了眼,轻轻地唱着这首歌儿,心情慢慢地转了向,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对家人、朋友的深深思念,我第一次这么用心地去唱一首歌儿,也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这首歌的含义。
清辞婉转,一曲终了,我的心依然沉重,泪眼迷茫什么也看不清,直到一只手温柔在我脸上拂动,眨眨眼看去,一抹温柔,就如同我早上在另一双黑眸中所看到的一样……我定定地跪坐在那里,被动地感受着这份柔情,心里却隐隐有着一股深深的恐惧……一切似乎都是早上的翻版,温柔,眼泪,难道说,这暗示着我今后注定要为这兄弟两个流尽了眼泪吗?不禁打了个哆嗦,四爷一顿,伸手想来抱我,我下意识地往后退缩,正纠缠间,帐外传来了太医请见的声音,我不禁松了口气。
四阿哥放了手,我站起身来,去请太医进来,看他要坐正身体,我微微靠过去,帮他整理靠枕,他也随我去弄。看他坐舒服了,我正要离开,四爷突然在我耳边轻声地说了两句话……我一怔,退了两步,福下身去,好像什么都没听清,只是脚步有些踉跄地向帐外走去。陆太医见我一脸苍白,也是不明所以,我只是强笑着打了招呼,就这么看着他给四爷请脉,验伤,开方子,煎药……直到冬梅来替了我,这才浑浑噩噩地回了自己的营帐去休息。
他清淡却硬如铁石的话,不停地在我耳边回响:"十三弟给的,我也能给,他要的,我也要!"………
"你看我做的这个风筝好不好……给你买的,还热呢,快吃……"十三阿哥笑眯眯地对我说。"好。"我笑着刚要接了过来,他却突然面色哀戚,紧紧地看住我,"再也别离开我好不好……只有我一个,好不好……"
我愣住了,看着他心痛的样子,闭了闭眼,张嘴正想对他说好……张眼看见的却是四阿哥那双淡漠的黑眸,毫不放松地盯着我。"他要的,我也要……"声音坚如铁石……
"不,别说了,别说……"我心底疯狂地祈求着……
"小薇,小薇……"
"啊……"我猛地张开眼,一阵晕眩,眼前一片黑暗,过了会儿焦距慢慢地对准,才发现冬莲正一脸着急地看着我:"小薇,你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呀,啊?"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