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惜11

互联网 0
导读:回屋刚擦了把脸,银燕她们就闹了进来,非要拉着我去赏花赏月,说是德妃娘娘赏了月饼黄酒,还放了假,机会难得。我勉强着推辞,只说身子不爽,她们也不听,就强拉了我出来。大家都是一拨进宫的,平日里处得也还好,按说我已算是先一步登了高枝儿了,所以也不能太不合群儿,背地里教她们戳我的脊梁骨儿。
我捏捏脖颈,刚才一直仰着头看灯笼,这会儿倒觉得有些酸痛了,心想想还是算了,这么热闹,想来她们也不会像学生似的排队参观,八成也早就走散了,我大可不必再四处寻找,反正走不出宫门去,早晚都得回长春宫。想到这儿,倒也有些高兴,总算是摆脱了她们,可以清静一会儿了,看看周围倒也安静,我琢磨了一下,就往里深走了几许,走到一个假山石后坐下,石头虽有些凉,可倒也还受得住。把食盒放过一边,我两手撑在石头上,后仰过去望着星空,真的很美……以前怎么没发现月亮这么圆这么亮呢……
过了一会儿,微风吹了过来,只觉得脸上湿湿的,这才回过神儿来。看来自己近来水源似乎是丰富了不少,水满则溢嘛。要不然就是最近用脑过度,老年痴呆提前,搞成了泪失禁,“呵呵……”我撇了撇嘴,坐直了身子,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打开食盒,看看里面有几块儿月饼,还有一小壶黄酒,就顺手拿了出来。我一向不太喜欢吃这些玩意儿,不过一来确实是饿了,二来在这清风明月里,倒觉得别有一番风雅。不禁也兴头儿起来,掰了一块儿放在嘴里慢慢地嚼……嗯!好像是自来红,味道也不错,甜而不腻的。
我的酒量不好,以前在家也就是多半杯啤酒的量,因此虽倒了一杯酒,也只是应景地抿了一小口,喝个情趣罢了。正在自得其乐中,隐隐的人声儿传来,我一愣,就竖了耳朵去听。只听见一阵脚步声儿是越来越近,不禁皱了眉头,觉得有些扫兴,心里暗盼着他们只是路过而已。可偏偏不知是谁,就走到了我的左前方停了下来。
“咱们就在这儿吧,这里僻静,一向没什么人来,这儿又高,下面咱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我大大地一愣!这声儿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呀!好像是……
“嗯……”一个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却像是一把大号的重锤,狠狠地敲在了我的心上——是小春!我动也不能动地僵在了那里,只觉得连呼吸也停止了,那口月饼正堵在我的嗓子眼,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可我连咽都不敢咽,只是让自己也变成了一块儿假山石。
“春儿,前儿个皇阿玛宣你了是不是?”听见太子轻轻地问,没什么声响儿,我想小春可能是点了点头。“唉……”太子爷低叹了一声,“这也好,这样就算咱俩在一起,也不会被……”顿了顿,又说,“我和你是真情真意的,不是为了别的……”话未说完,小春已是轻泣了出来……
我正慢慢地用唾沫把月饼浸透,好一点点儿地咽了下去,听见太子也这么说,差点儿被噎住,强使力地咽了下去。心中不禁苦笑,看来这古今中外,人都是一样的,做的事情越龌龊,就越得为自己找个纯洁无比的借口。当权者发动战争总会说是为了正义,而偷情的男女十有八九也会说是为了真情。转念一想,自己更是无奈了,看来这正史也好,野史也罢,似乎都不是我努力做些什么所能改变的,那么我出现在这里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可怜小春,那今后又是谁来可怜我呢?原本以为自己是超脱事外的,可现在看来确是陷得比谁都深,我可以看见别人的未来,却唯独看不见自己的……
脑子里乱转,只听得耳边不时传来太子爷哄慰小春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子,声音突然有些变了——我一愣,仔细听了听——不禁苦笑出来……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听窗根的一天,可我却已僵硬得连脸红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非礼勿听的原则,自己就在心里头数羊,一只两只……可耳边的声响儿时大时小,由不得你。最后我也只得出一个结论:不论古今,男女搞在一起,肉麻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心里尴尬得要命,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偏又一点儿也不能动。这要是被发现了,恐怕我也就不会感到尴尬了,不是吗?死人是没感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觉得很想上厕所,可这前头那对儿……我不禁咧了咧嘴——看来我不光会泪失禁了,跟着还会尿失禁了……
太子爷……”远远的老公公的声音传来,我精神大振,看来是太子爷身边的人找来了。只听得小春也是催着太子快走,一阵儿衣衫窸窣的声音过后,太子爷走了出去,过会儿子就听见他对下人的训斥声:“大晚上的鬼叫些什么,我还能让狼叼了去不成?”太监们忙着赔笑,嘴里解释着什么的就紧跟着他走了……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