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动17

互联网 0
导读:夜里的温度可能有零下二十度,呼呼的北风打在脸上,只觉得鼻子都快要冻了下来,可我依然慢慢地走着,脑子里乱得不行,各种念头飞来飘去,潜意识里只希望这寒冷的天气最好连这些个念头都冻住了才好。只可惜,就算什么都不想,刻意地让自己辛苦,可心疼的感觉依然无法自已。
  第十七章 情动
屋里一片的静默,只有四爷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这话说出口后,我的心里反倒是有些轻松了起来,与其钝刀子割肉,还不如一剑穿心来得痛快。就算这会儿子四阿哥活剐了我,我也不在意了。心里情不自禁地想着,好像哪本儿书上说过:"人都是天生的无情。"当时觉得这观点太偏激,可现在才有些明白过来,就因为太多情所以才会那么无情吧。
"咝--"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下巴又被生生地捏了起来。心里却忍不住苦笑,一直想有个瓜子儿脸的,看来今儿个这愿望终于是实现了。先有十四阿哥,后有四阿哥……不管心里怎么想,眼光还是不可避免地与四阿哥对视着。愤怒、嫉妒、痛苦以及一丝冷酷,就那么毫不掩饰地出现在我面前。唉!不禁在心底轻叹,他可是雍正皇帝呀!我闭了闭眼,把所有怜惜、心痛和那些我自己也不甚明了的感情,都强压了回去。再睁眼望去,心想着自己眼中,应该只剩了一些的坦然。
四爷正直直地看着我,想来我表情的变化,是一丝也瞒不过他的。只见他的情绪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又是那副淡漠如水的表情,方才的柔情、暴怒仿佛从未发生,只有眼中隐隐的还有些余热……
他仿佛想把我看穿似地盯着我……
对视良久,终还是我败下阵来,轻轻垂下眼皮,只是盯着他的下巴上冒出的青髭儿看……
冰凉的手指突然划过我的眉际,一怔,四爷的嘴唇已是贴到了我的耳边儿:"咱们满人最不讲究这些了,你不知道吗?"我不禁僵住了:"哼!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也知道吗?"四爷的热气不停地吹进我耳里,可到了心里却是彻骨寒风,我打了个寒战。四爷一顿:"呵呵……"竟轻笑了出来。我猛地站起身来,踉跄地退了两步,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如果说四阿哥的柔不是我所能轻易承受的,那他的狠……一阵晕眩袭来,我忍不住闭了闭眼。四爷见我挣脱了他,眉头一蹙,脸色有些阴沉,可转眼见我面青唇白的样子,目光又是一缓。过了半晌儿,他转了头,挥了挥手说:"你下去吧!"
"是。"我一顿,忙得弯身行礼,实在是片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转身儿伸手掀开帐帘儿,未及迈步,四爷淡淡的声音传来:"早些歇息吧!"我一怔,心里一紧,"是。"也没有回身儿,只是轻轻答应了一声儿。
放下帘子时,终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四爷正靠在抱枕上,微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间或又咳嗽了两声儿。转过身,仰望着灿灿星空,我做了个深呼吸,转脸却看见李海儿正缩头缩脚地站在一旁,脸上的样子复杂得很,一副跟我说话儿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表情。我替他解决了难题,只对他淡淡点了个头,抬脚就走,也用不着他头痛脚痛的了。
夜里的温度可能有零下二十度,呼呼的北风打在脸上,只觉得鼻子都快要冻了下来,可我依然慢慢地走着,脑子里乱得不行,各种念头飞来飘去,潜意识里只希望这寒冷的天气最好连这些个念头都冻住了才好。只可惜,就算什么都不想,刻意地让自己辛苦,可心疼的感觉依然无法自已。一路上,只有巡逻的士兵还在活动,被盘查了一次。见了我腰牌儿,身份不低,倒也客气。眼瞅着我的营帐就在前方,双腿已经麻木不堪了,心里暗暗祈祷冬梅她们都已经睡熟了,我实在是没有半分儿力气,再去应付任何人的好奇心。
"呼,呼……"喷出来的热气,瞬间结了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疲劳猛地袭了上来。我呼哧带喘地往营帐挣扎,现在是真的什么也不想了,只念着赶紧回去,抱着暖炉睡大觉才是正经。
"站住!谁?"身后一个男声传了来,火把也猛地亮了起来,很晃眼。我一愣,怎么又碰上巡逻的了,下意识地停住脚步,侧过身站在当地喘着粗气,心里想着,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正琢磨着,一个军官走过来几步,上下看了我两眼,突然一怔,又跨了一大步,惊喜地叫:"小薇?!"
"啊?"我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退了两步,借着火光仔细地看了他两眼,长相端正,身材高大,倒真是有些英气勃勃的味道……眯了眯眼,这个人我还真的见过,在哪儿呢?
"小薇,自从上次你病好后,我去你家,姑姑总说不方便见。等我再去,你已是进了宫了,我……"那青年有些语无伦次的,我这才想了起来,他不就是那次从假山后蹿出来的那个嘛!叫什么来着?我挠了挠脸颊,明明问过小桃的……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