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惜11

互联网 0
导读:回屋刚擦了把脸,银燕她们就闹了进来,非要拉着我去赏花赏月,说是德妃娘娘赏了月饼黄酒,还放了假,机会难得。我勉强着推辞,只说身子不爽,她们也不听,就强拉了我出来。大家都是一拨进宫的,平日里处得也还好,按说我已算是先一步登了高枝儿了,所以也不能太不合群儿,背地里教她们戳我的脊梁骨儿。
  第十一章 疼惜
"小薇,快点儿走呀……"银燕她们在前面儿直冲我招手,我一笑,也紧了几步,可还是慢吞吞的。今儿个是中秋夜皇上大宴群臣之后,又在御花园开了家宴,后妃阿哥和公主们,都已早早地在那里恭候了。今儿晚上不是我当值,因白天已搅得我一肚子心事儿,这心里头不是在想家,就是在那儿瞎琢磨下午发生的事儿,觉得心脏就好像撒了一层辣椒面似的,热得难受。因此只想早早地睡下,宁可去闭着眼做噩梦,也不想再睁着眼面对比噩梦更可怕的现实了。
回屋刚擦了把脸,银燕她们就闹了进来,非要拉着我去赏花赏月,说是德妃娘娘赏了月饼黄酒,还放了假,机会难得。我勉强着推辞,只说身子不爽,她们也不听,就强拉了我出来。大家都是一拨进宫的,平日里处得也还好,按说我已算是先一步登了高枝儿了,所以也不能太不合群儿,背地里教她们戳我的脊梁骨儿。心里虽是一百个不耐烦,可还是强笑着随了她们出来,往慈宁花园去。我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一天到晚对着人傻笑、假笑,说违心的话,做不愿做的事儿。
"唉……"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用手去按摩太阳穴……
"小薇呀--"我一顿,一抬头看见银燕跑了过来,她微喘着气说:"看你平常干活儿那么麻利,偏今儿个大伙儿出来玩,你倒像个乌龟似的。"冲头过来就是一顿数落儿。银燕出身不错,父亲是正白旗的四品武官,直属大阿哥旗下的,这些日子看来,她也是个极要强的女人,只是有些愚顽,偶尔会不分轻重。我微微一笑,还未及说话……
"现在也没主子在了,就别再装文气儿、走官步了吧。"春燕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心里自然明白得很,平日里德妃对我高看一眼,她们心里未尝不是拈酸的,只是我一向规行矩步,为人谦和,让人说不出什么长短也就是了。可就是这样儿,还是……不禁暗暗苦笑,我又能怎么样呢?唉!老一套--装傻吧!我笑得越发白痴起来……"燕姐呀,可怜我上午也是帮你搬了那些个东西,饶过我吧。"
"哧……"银燕笑出了声儿,这才不说什么,挽着我的手臂前行。
上午她收拾些私物,那么多个太监不使唤,偏要这些一起进宫的丫头们上手来弄,那我自然也是要去帮忙的。看她那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心知肚明,别人来不来倒在其次,我来帮忙,她才是挣了面子的。先不说我现在在宫中地位如何,就是出身原也是比她高的。但只要她不找我麻烦,出点子力气对于我而言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最在乎的对于我来说狗屁不是,随她去就是了。突然感觉她有点儿像纳兰蓉月,都特别喜欢出挑儿,哪怕大家都是屎壳郞呢,自个儿也得一次推着三个粪球,以显示出那份与众不同来……
"扑哧"想象着纳兰蓉月推粪球儿的样子,我不禁喷笑了出来。银燕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刚想问我在笑什么,那群丫头早已兴奋地跑了过来:"燕姐,小薇,你们可真慢!花园子里摆满了花灯,各式各样的,好看着呢!"银燕本也是一脸的兴奋,可又忙压了下去,端出了一脸的肃容来:"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们,什么好东西呀,也让你们这么叽叽喳喳的没了半点儿规矩。"这样子倒是很有些像冬梅她们的架势,我不禁偷笑。
这些个日子处下来,宫女们都知道她有些厉害,隐约间她也算是个领头的了,前两天儿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去要冬梅姐妹的强,被那姐儿俩不软不硬地顶了回来,才知道了些厉害。眼看着我和那姐俩儿好,对我可能更有些想法,所以今儿个上午才有了帮她干活儿那一出儿。
见众人都不再言语,她这才施施然地领头,向花园儿进发,我手里提着食物盒子,也随大溜儿跟着踱了进去。火树银花,五彩斑斓,清芬四溢,我也不禁暗叹,真是奢侈帝王家呀,就是现代,也见不着这么多精美的花灯……
今晚的天气晴朗,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四周繁星点点,与地面交相辉映……耳边丫头们笑闹声不断传来,看着四周衣香鬓影,嗅着空气中桂花的香气,我的心渐渐平和下来,不自禁地融入了其中,一路上分花拂柳,欣赏着各式花灯的奇妙之处,暗自赞叹工匠们的巧手,这真是万金难买呀!走着走着,猛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与银燕她们走散了,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人影重重的,也看不出个一二三来。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