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当时可能被巩的“心愿”打动了19

互联网 0
导读:晨阻拦下了巩,她当时可能被巩的“心愿”打动了。巩对白天的事情的准备看来是很充分的,已经提前的料到了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他虽然急功近利,但也不忘记保持冷静的头脑,早已将自已的退路准备好,实际是明退暗进,晨不光原谅了他,还被他感动了…..我面对着眼前的晨,不知应该如何去责备她,我竟然在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就败了。
十九
晨阻拦下了巩,她当时可能被巩的"心愿"打动了。巩对白天的事情的准备看来是很充分的,已经提前的料到了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他虽然急功近利,但也不忘记保持冷静的头脑,早已将自已的退路准备好,实际是明退暗进,晨不光原谅了他,还被他感动了…..我面对着眼前的晨,不知应该如何去责备她,我竟然在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就败了。晨,我的妻子,你为什么要将此事全部的隐瞒呢,你哪怕当时旁敲侧击的提醒我一些,我可能也不会到今天。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她也同样在这场较量中失败了,我不我这个丈夫在你的心理处在一个什么位置......后来我明白了,她没有说这件事情,并不是仅仅因为她怜悯巩,而是....
和我说,在那件事情过去以后,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巩还是做着自已应该做的工作。如果说那天的事情对晨毫无影响是不可能的,虽然巩的演说让晨原谅了他,但原谅只限于不会将事情告诉给我,不会辞掉他的工作。晨对他的态度却变得不冷不热,随时注意保持着距离。巩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似的,根本不在意晨的态度,他不再去和晨聊起那些敏感的话题,只是更加努力的工作着,不去落下一丝细节。其实,晨那时的态度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内心仍然保持着那种不清楚的依赖。
知道她们这种状况不会长期的保持下去,晨认为"只要一直维持这种状态就可以了,那样谁也不会受到伤害。"她的想法让我觉得无奈。
巩似乎没有预料到那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此突然,本来让巩有些厌恶的那个人却帮助了他,而那个人却害了自已。
这件事情,本来晨是不想说的。我对她说:"事到如今你还怕伤害到我吗?没有必要,我应该有这一点了解真相的权力吧。"其实,我何偿不知道,听她讲述这些是对我内心的一种摧残。但我想从这里面找到原谅她的理由,或者是抛弃她的理由。事情来的很突然,晨没有想到自已在那天抛弃了尊严,忘记了身份,一下撕开了多日对巩冷漠的面具!巩长久以来的慢性投毒,终于在那一天彻底的发挥了效力,像是积累多年的火山,看则平静,可一旦爆发,威力势不可挡。
在05年的年底,我经常往返于深圳和北京之间,那时的我正在将全部的精力投放到在深圳那份工程之中。这件事情,就是在那一段时间发生的,
"你那时经常往深圳跑,巩每天都要负责接送楚楚,那一段,我母亲生病住院,巩接送完楚楚还要去医院帮忙,一个多星期每天都这样。你中间回来一次,匆匆的来医院看了一会,就又走了。那天忙完,巩送我回去。在车上,他问我‘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那天的气?’
我不是说过了吗,过去了不要再提。’
‘嗯,其实你每天我的态度我也可以理解,我也不怪你。’
我没有说话,我不想去理会这些话题,这也是我这些天一直坚持的。我虽然原谅了他,但并不是还对他没有任何警惕。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很认真的说‘姐,我一直都有一个梦,你说对神去祈祷能不能实现?’
那一段时间我一直很敏感,我不想让他继续往深说下去,就说‘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已的梦,但是要看梦是不是现实,要量力而行,梦可以去做,但醒了就要回归到现实,不要去追求不可能实现的梦。
巩不在说话了。"
其实巩在那时,不可能不会在意晨对他的冷漠,如果晨长久这样下去,可能他会投降,放弃原来的计划。
继续向我讲述:"母亲康复出院第二天,楚楚想出去玩一玩,我刚要给巩打电话,他竟来了,还带来两个人,是一个女人一个小男孩,女人长得很强壮,小孩三四岁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刚从农村来的,虽然刻意打扮了一番,但还是难以掩示那种乡土朴实的气息。巩给我介绍,这是他的老婆和儿子,第一次来北京。因为他的儿子闹着要找爸爸来,妈妈实在没办法,想想自已和儿子都没来过北京,去看看也好,反正巩在那里,所以才决定座火车去北京。她们来之前也没告诉巩,到了以后才给巩打电话,巩刚从火车站把她们接来。我和她的老婆握了握手,客气的和她寒喧了几句,当时我也不知为什么,竟拿他的老婆和自已比较了一下。虽然这不用去比,但我不为什么就突然冒出一下这个想法。我要留她们吃饭。可巩说,不用了,他来这里是想向我请两天的假,她们第一次来北京,想带着儿子好好在北京玩两天。这我自然是不能拒绝,痛快的答应了,并且给巩提前支取了下个月的一部分工资,让他带儿子玩好。她的妻子不太爱说话,面部的表情也是一直很平淡,偶尔会笑一下。在她走的时侯,我发现她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我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还是察觉了。她们走后,我就觉得心理有些不舒服,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她们到来打乱了让巩带楚楚去玩的计划吧。没有办法,只能我一个人带着楚楚玩了,还好,她选择了就近的地方,北京游乐场。楚楚玩得很高兴,但是我那天来例假了,不舒服。所以就看着楚楚一个人玩,就在她玩蹦床时,我无意看见远处走来三个人,正是巩他们一家三口。他也带着儿子来这里了,巩显得很高兴,争着去帮儿子排队,还时不时回头和老婆说笑几句。我看到这个情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不舒服。今天这里人很多,我一个人照顾楚楚,觉得没有了巩忙前忙后还真是有点麻烦,我刚刚还在想这件事,这时巩就出现了,可他不是来照顾我们,而是去照顾另外一个女人和小孩。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好像是一种说不清的嫉妒,不知为什么觉得鼻子有些酸。她们没有看到我,我对楚楚说妈妈不舒服,回去吧。匆忙的就离开了游乐场,好像是怕被他们看到。回到家里,我越想越觉得难受,不知不觉的就哭了,结果还被楚楚看到了,她很少看到我哭,弄得她都慌了,不停的追问我怎么了。"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